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霉味四溢,浴室與玄關

地板與牆壁的清理

磁磚、地板的清潔

                   採用濕式而非乾式施工的浴室地板,無論再怎麼謹慎管理,絕對還是會產生水垢的,尤其是磁磚與磁磚縫隙間的白色矽膠,相當容易變黃,因此可以利用蘇打粉和檸檬酸固定一星期清潔一次。

using 蘇打粉+檸檬酸+浴室用刷具

1 盡可能挪開擺在排水孔附近和地板上的東西。

2 先用蓮蓬頭將欲清潔處以熱水噴濕,然後撒上蘇打粉和檸檬酸粉。

3 十分鐘後便可以拿浴室用刷具刷洗,最後以溫水沖乾淨即可。

tip 進行浴室大掃除的時候,除了磁磚的清潔之外,可以先裝滿半個鐵桶的溫水再加入一杯蘇打粉,等待溶解完畢後,使用浴室用刷具刷洗每一個角落;檸檬酸的使用也與上述步驟相同。

 

浴室磁磚牆的清潔

  經常被水噴得到處都是而留下汙漬的浴室,使得浴缸或淋浴間的磁磚成為「保證發霉」的地方;只要懂得善用蘇打粉和檸檬酸,同時完成洗滌與靜菌,一切煩惱清潔溜溜!

using 蘇打粉+檸檬酸+浴室用刷具

1 均勻地將蘇打粉漿塗抹在欲清潔處,接著再塗抹上檸檬酸漿。

2 靜待十分鐘後,以浴室用刷具刷洗,最後以溫水沖乾淨即可。

tip 洗澡的時候,順便清潔浴室是最方便的。只要在浴室磁磚牆均勻撒上蘇打粉後,利用菜瓜布之類的東西刷洗,最後再以清水沖乾淨即可。

馬桶附近

馬桶的清潔

 

  馬桶的內側累積了形形色色的汙垢和髒東西,卻因為都是一些眼睛看不見的死角而被忽視;試著用蘇打粉和蘇打粉漿處理看看吧!

using 蘇打粉+菜瓜布

1 可以利用睡前的時間,在馬桶內側撒入二分之一杯的蘇打粉,隔天再用水沖掉即可。

2 馬桶的底部,可以用濕菜瓜布沾上蘇打水刷洗,接著以蓮蓬頭沖乾淨即可。

3 累積在馬桶深處,單憑雙眼無法看見的汙垢與髒東西在睡前用蘇打粉漿倒於馬桶深處,隔天多沖幾次水就能搞定。

 

馬桶座位部分的清潔

可以利用蘇打水擦拭直接接觸我們身體的馬桶座位部分。將蘇打水裝進噴瓶中,如此便能輕鬆進行大範圍的浴室清潔。

using 蘇打粉+乾布

1 在馬桶座位上均勻噴灑蘇打水

2 使用乾布擦拭蘇打水。馬桶內側與馬桶蓋的部分,也是使用同樣方法清潔即可。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3月強檔好書《生活清潔劑:過去使用太多化學清潔劑了!》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超越他人的期待

如果只按照上司的指示做事,你不管在哪裡都站不到重要位置,只會成為訓練有素的水獺而已。

—赫伯特‧牛頓‧卡森(Herbert Newton Casson),記者

 

你無法選擇天生的優點,也無法調整遺傳的智力水平。但是,你可以控制工作的努力程度。越努力,工作就做得越好。這是個簡單的真理。

  —麥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企業家、前紐約市長

 

☉ 比別人的期待多做百分之十五

  以運動比賽為例,在田徑比賽中十秒鐘跑完一百米並不算什麼。但是,如果是九點七九秒,你就能出名。在職業棒球比賽中,賽季擊球率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就能成為備受矚目的擊球手。但是,擊球率百分之二十七的擊球手只能得到中級擊球手的待遇。職業高爾夫比賽中,頂級選手和中級選手的成績差異也是一樣。頂級選手十八洞一局二十七推,而中級選手則是三十二推。雖然成績只有區區五次推桿的差異,但獎金額卻相差好幾倍。由此可見,小差異可以導致巨大的差別。

 

  再看看釣魚的例子。週末在蓄水池釣到三十點三公分以上的鯽魚(術語叫做「越尺」),釣友就會高興地製作魚拓收藏,說不定週一報紙的休閒版面還會報導「某市民釣到越尺大魚」的消息。然而,二十七至三十公分之間的鯽魚只能叫做「準尺」,雖然大小和越尺沒有多少差異,但得到的待遇天差地別。

 

  我們的工作也是一樣。當你完成任務的最後一個瞬間,最好再重新檢查一遍。這時你會發現有些地方還需要修改,有些部分需要完善。投資最後的五分鐘,能讓你從「還可以」躍升到「優秀」水平。誰也不能阻止你努力地工作。別忘了,在奧運會上奪得金牌的選手都是一直訓練到流盡「最後一滴汗水」的人。

 

  那麼,所謂比別人的期待做得「更多」,這裡的「更多」究竟是多少呢?做事情的程度不可能精確地用數字計算,但是如果硬要說一個標準的話,我想用「多做百分之十五」表達。和別人做得一樣多不會讓你脫穎而出。比公司的期待多做百分之十,可能會讓人看到你的努力,但還不足以差異化。但是,要一下子做到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話又會有負擔。所以,百分之十五正好是個適中的標準。在百米賽跑中,要把一百一十五米的地點視為終點全力奔跑。這兩者是同樣的道理。有時候數字能比你想像的發揮更大的傳達力。

 

☉ 在上司吩咐之前主動做事

  你現在正在進行的工作大部分不是你主動提出,而是上司吩咐的。大部分情況下,主管會議一結束上司就會下達各種指示,或者組長分配任務。有時候可能也會接手同事的工作。你可以做個試驗,計算一下自己主動去做的工作或提案的比例有多少。如果這個比例達到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就可以算是積極主動的員工。

 

  大部分的上司都希望下屬在自己吩咐之前就主動去做。當然,根據工作的性質,這樣的希望可能是強人所難,但上司都希望下屬至少要具備這種最基本的態度。所以,「在上司吩咐之前主動做事的職員」更容易得到認可。

 

  日本電產的社長永守重信就把「在上司交代之前主動做事」列為升職的七個條件之一。另一方面,他認為「只做上司交代的工作的職員」最容易被淘汰。這是金城浩的《日本電產的故事》中記載的故事。日本電產成立於一九七三年,到二○○八年已經發展為有一百四十個子公司、旗下有十三萬員工的國際性電子零件公司。

 

有發展前途的職員的七個條件

‧注重健康管理

‧對工作充滿熱忱、有誠意、執著

‧不論什麼情況下都有成本意識(Cost Mind

‧對工作有強烈責任感

‧在上司交代之前主動做事

‧認真把工作做完立即付諸行動

 

  工作可能落到等待的人頭上,但更有可能被積極找事情做的人搶走。守株待兔的人不會有任何成就。希望你帶著積極的態度,經常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

  「你要追求工作,別讓工作追求你。」這是美國民眾最尊敬的人之一—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寶貴建議。

大田-實用一輩子的工作術-立體書

本文摘自《實用一輩子的工作術:職場前輩不會教你的18個工作技巧》

2月5日 和你一起在職場 改、頭、換、面!(點我讀更多)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31小綠

 

 

圖文擷取自大田出版《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

給所有單身女生共鳴共感,遙遙結婚路上共同取暖!!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2/1日已經上市!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書腰立體書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3裕子

 

圖文擷取自大田出版《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

給所有單身女生共鳴共感,遙遙結婚路上共同取暖!!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2/1日已經上市!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書腰立體書

,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31小綠

 

圖文擷取自大田出版《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

給所有單身女生共鳴共感,遙遙結婚路上共同取暖!!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4526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2/1已經上市!

感覺不到有結婚的機會+書腰立體書

,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不見啊!兄弟~~」我和老弟大大擁抱,在我家社區的大門口。

桃園三結義這種詭異的事,我不確定現代人還做不做得出來,但我在三年前的確幹過了,雖然沒有歃血為盟,只有一瓶非常美味的威士忌,但我還是在廈門的深山裡,和一位來自福建的大哥,以及來自四川的小弟,決定結拜成為兄弟。

「這麼久不見,你居然連孩子都有啦!快點快點,給我看看……」

很多人來找我,第一件事都是要看蕾蕾,我已經非常習慣了。在這個奇妙的時代裡,小孩的收視率永遠比大人高,就連臉書上按讚數都有極大的落差,或許在這個能量極其混亂的年代裡,大家都渴望接近最原始的純真?

「唉唷,真的是好可愛喔……怎麼樣啊二哥,最近還有拍新戲嗎?」

這更是幾乎一句大家都會問,然後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因為我很難一下子就在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面前,說我最近在考慮是不是暫時不要拍戲這件事,因為這種可怕的話題只要一旦打開,我總是會收到很多擔憂與恐懼的回應……

 

心頭劇烈震動了……

來拜訪我的四川老弟,叫做KK,是一位我遇過賺錢最快、但卻不清楚為何要賺錢的神奇商人。他比我小三歲,滿腦子商業頭腦,三年前的我遇見他,就知道他未來一定會是個商業奇才,雖然當時他只是一個被老闆遺棄的落魄員工。但不出所料,才短短三年,他的財產大概就已經是我的十幾倍還不止了……

但我當時絕對不是因為這個理由才跟他結拜的,絕對不是。

「我喔……有啊……才剛拍完一部戲呢。你呢?最近在幹麼?」對於這種賺錢就像河裡撈水,朋友圈裡整天在分享去哪兒潛水、去哪兒賽車的小子,問他最近的動態還真令人洩氣。

「我最近在準備參加一個長距離的越野拉力賽。」我當下心頭一震。

「來,我給你看看照片……」

我不是一個聽到什麼都會心頭一震的人,如果是的話,那我肯定是個神經病,但是剛剛那句話的確有震動到我的地方,那就是「長距離」,以及「越野」這兩個詞……

「哦?這麼酷喔,這是什麼車啊?沙灘車嗎?」影片裡出現了一種怪怪的車。

「這叫ATV,全地形車,是一種馬力比較大的沙灘車,可以到一千CC……」

「是喔,那這越野賽要跑多遠?」其實我對ATV沒什麼興趣。

「大概六千公里,然後要跑十四天……」我的心頭又震了一下。

其實「長距離」比越野更吸引我,因為我一直對這種艱苦的長途旅程充滿奇妙的憧憬……二十四歲那年,我在澳洲開車超過一萬公里,然後又買單車騎了兩千五百公里;而我在上一本書《你,就是冒險王》裡許下的十個願望,幾乎也全都是和長途旅行有關—越野車環西澳、重機環美國、單車跨歐亞大陸,或是滑板車與搭便車環歐洲,當然也有誇張一點的,就是造船環世界、熱氣球環赤道、以及用各種交通工具縱切南北極等等……雖然這些真的很天馬行空,但也不難看出為什麼我聽到六千公里的時候心頭會劇烈震動了……

「那……這個比賽是從幾號比到幾號?」我問這個問題幹麼?

「從八月二十九比到九月十一……怎麼了?」KK看到我的表情有點怪怪的。

「呃……」

「那……我可不可以參加?」我只花了三秒,就決定問出這個問題……

讓光芒更亮
 

 四天後,我出現在寧夏回族自治區,一個名叫中衛的小小城市。這裡最有名的是沙坡頭風景區,但我不是為此而來的,因為這裡還有更多吸引越野賽車手出現的理由—騰格里沙漠、黃河河谷、安靜無人打擾的練車場地,以及提供所有修繕工作的基地。這個基地的創建者、也是這次要跟KK組隊的隊長兼教練,他叫L。「宥勝你好啊!哇哈哈,果然帥帥帥!......」聲音宏亮、精神飽滿,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但是他的樣子......也太像個房產投資人了吧?皮膚白皙、身材微胖,不管從什麼角度都沒辦法把他跟越野摩托車的亞軍賽車手聯想在一起......
 

 我真的要參加比賽了嗎?還不確定。因為除了現在收入越來越少之外,蕾蕾的年紀也還這麼小,如果真的照他們所說,每年這種類似的國際賽事都會有人身亡,而且一定會有很多人受傷、骨折,甚至半身不遂,那我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去冒這種險?KK說他只是想玩玩看,沒有什麼特別目的,甚至他也要我慎重考慮,畢竟這種事不是靠衝動,而且需要長期訓練,所以他也只是打算帶我來看看,而沒有任何要勸我加入的意思。或許,他心底也希望我來接觸一下之後,就決定要換別種方式長途旅行?

菜鳥奶爸問

我有沒有遇過哪種一聽到就超級想做的事?
       有沒有哪些事,我一想到就會雙腿癢麻、後頸發熱?
       我上一次最不理性是在什麼時候?
       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如果我把小時候被爸媽禁止的事情全部做盡,人生會有什麼不同?
       而當我把父母、長輩、同事所認為最好的事全都做完後,我還想做些什麼?

 

本文摘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計程車開到了一家知名飯店。它的二樓、一間擁有鋼琴演奏的酒吧餐廳,就是我跟高橋步相約的地方。

對我來說,這是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會面,但高橋步的開頭卻非常搞笑:「還記得我叫什麼名字嗎?」

「呃……阿……阿悠……母?」高橋步的「步」,日語發音就像「阿悠母」,他要我叫他阿步,不要叫他什麼高橋先生。

「哈哈!答對了!阿嬸!」他想要叫我「阿勝」,但每次發音都像「阿嬸」。

高橋步這個人,好像做什麼事都一派輕鬆,或許對於一個四十幾歲,又環遊世界過兩次的男人來說,這世上似乎也沒有什麼好執著的吧?但我對他如此氣定神閒的心理解讀,卻更傾向於來自他眾多的成功事業—因為他有如此成功的事業,所以他不用擔心收入來源,所以他可以這麼輕鬆。對,一定是這樣。

在一陣閒聊,以及點餐過後,高橋步拿出了他的平板電腦,打開相簿,然後開始一一介紹他曾經經歷過的人生—

在曼哈頓開的餐廳、在峇里島蓋的villa、在北美洲買的露營車,以及在沖繩搭建的樹屋……他的每一張照片,幾乎都是享受的,不管是在大笑、或是在放鬆,不管是在山上、或是在海邊……照片裡有他很多一起打拚的夥伴、有他的兒女、也有他的妻子……

他不只在日本開出版社,本身也已經是好幾十本書的作者,所以除了會在牙買加這麼怪的地方開餐廳外,也曾經在印度為當地小孩蓋了一間「純手工」學校……總之,沒有人有辦法定義他,因為他做的事情一直都不一樣,所以到最後,他給了自己一個稱號,叫做自由人。

自由人與認命人

自由人高橋步,就是他在日本闖蕩的名號。

他讓我聯想到維珍集團總裁—理察‧布蘭森,也是一位隨心所欲、創業玩樂的嬉皮資本家。這種多變、敢玩,有創造力又有行動力的創業家,一直以來都是我心目中最崇拜的英雄,而現在在我面前,就活生生地坐了一位。

「那你呢,阿嬸?你接下來要做什麼?也就是……下一件,你打算要做的事。」

「我啊……」我覺得我已經不打算有任何武裝了。因為在這半小時的談話中,我知道他根本沒打算氣任何人,他就只是用自己一貫的自由態度,真誠地過著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最後決定誠實以對,看看能不能從這個我崇拜的自由人口中,得到一點加速圓夢的關鍵啟發。

「我打算存到一筆錢,然後就去做我想做的事。」我故意講得很有自信。

「哦?那你想做的事是什麼呢?」他一臉好奇,但態度更像是關心。因為在他的人生哲學裡,每個人最需要關心的,就是他內心真正想做的事。

「呃……我……我想……就是……」我竟然整個人卡住了!

所有人靜靜地望著我,等待我說出那世界上最重要的答案,但是我卻看著大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尷尬地望向蕾媽,希望她能給我一點鼓勵,但蕾媽只是淺淺地對我微笑,那種不疾不徐、不前進也不後退的耐心微笑……

曾幾何時,我已經變成了那個不敢再聊自己夢想的認命男人了。

對,我在座談會上也只是拚命地叫別人完成夢想,卻沒有提到任何關於自己的。

對,在確定蕾媽懷孕之後,這件事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就連想,我都不肯再想。

對,因為它很痛苦、很遙遠,就算我把怒火全都發洩在高橋步身上,也不能改變我連一步都跨不出去的事實……

對,如果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很想忘掉的人、很想忘掉的事,或是很想要忘掉的回憶,那此刻我最想忘掉的,就是八年前我和自己的該死約定……

「我其實……好想要有一場沒有期限、沒有目的、也不用要求任何回報的環球旅行……」

但我知道我最終還是忘不了它。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讓我覺得自己很沒有用的深刻遺憾……
 

難道我的選擇錯了嗎?

我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不是個愛打高空的浪漫幻想者,而是個非常實際、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實實的創意實踐者。
  「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只有存滿一億元,我才有資格完成夢想......」但我的答案,卻是非常非常的打高空......
   「嗯∼」高橋步很喜歡發出這種聲音,當他正要思考、同時又想要回應的時候。
  「In my opinion......」其實我們的對話是用英語跟日語交雜完成的,而高橋步要說這句話的時候,特別用了In my opinion這個詞,也就是「在我看來」,或者「就我個人來說」,而不是用I think—「我覺得、我認為」—來當開場,所以我感覺他並不是想推翻我的想法,只是想要分享他自己而已。這態度讓我覺得非常舒服。
  「就我個人來說,我通常是先去做我想做的事,然後錢就會來,而不是先籌到了錢,才去做我想做的事。
  「例如,在我跟家人環遊世界的時候,日本突然發生了三一一大地震,我當時馬上決定停止旅行,回到日本,並且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投入震災。我被我老婆罵死了。她說我每次都這麼魯莽,難道就不能為家人或孩子想想嗎?但在我努力召集志工,並且拚命援助震災重建好幾個月之後,某個企業看到了我們,深受感動,所以就資助了很多現金,而我花光的錢就這樣全部都回來啦......
    「我從來都不知道錢會從哪裡來,但我永遠都知道我要做什麼。」

 

我被他毫無雜念的正氣以及堅定真摯的眼神給震懾住了。
  是嗎?
  是這樣嗎?
  不可能的......但是......
    他好像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那股怒火中燒的不認同感竟然開始有些動搖,而我原本認為那「只有金錢才能建構夢想」的世界,也慢慢開始產生裂縫,就像那搖搖欲墜的地震危樓一樣,雖然不能住人,卻又沒有崩塌......
  「我覺得我們可以一起旅行,然後一起來出個書什麼的,一定會很好玩。」
  「或是你可以加入我的下一個計畫:到澳洲開民宿,拜倫海灣,你去過嗎?」
  「我希望你可以認識我的其他夥伴,他們都非常專業,而且也很好相處。」 
  「明年三月我們會在福島聚會,十月會到撒哈拉騎駱駝,你一定要一起來......」

  高橋步開始對我提出很多邀約,而培園與翻譯雅雯也說只要我願意去,她們都願意免費幫忙,每個人都興致勃勃,每個人都充滿希望......但我的心情,卻像是全身力量被慢慢抽乾一樣,陷入呆滯,無法回應......

 難道我的選擇是錯的嗎?先賺錢再圓夢,這有什麼不對?但是就結果來看,高橋步從大學時期就不斷在圓夢了,而我卻只圓了那麼兩次......對啊!八年前的那兩次!澳洲打工度假,以及應徵《冒險王》主持人,我也都不知道錢到底該怎麼來,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成功,但我卻敢到處跟別人說,而且我很清楚我要做什麼!所以,我也是曾經用這套邏輯讓自己成功的啊!

那為什麼現在的我,反而在擁有更多之後卻喪失信心?那為什麼現在的我,竟然會比以前那二十四歲的窮光蛋還充滿更多恐懼?.......
   計程車又開到了那家知名飯店。它的一樓、一扇擁有巨大旋轉門及高級門房的大廳,就是我跟高橋步道別的地方。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跟他見面,但我更不知道的是,三年賺一億的目標,我到底是要持續,還是要放棄......

菜鳥奶爸問

我對錢的看法是什麼?
  自己的夢想,是不是已經與錢畫上了等號?
  錢到底是夢想的阻力、還是夢想的助力?
  我們的心,到底是願意為目標、為夢想而跳動著?
  還是願意為文憑、為金錢而操勞著?

 

本文摘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的我,滿腦子就想要賺錢。因為養小孩的花費,非‧常‧恐‧怖,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訊息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但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它。仔細回想,我明明就曾經看過一個跟我要飯的印度乞丐轉頭對他十六歲大的孩子說:喂!去把我的討飯缽拿來!然後這孩子又轉頭對其他弟弟妹妹喊:穆罕默德1!穆罕默德3!快去叫拉蒂亞把缽拿來!有觀光客!……但我還是覺得以我現在的經濟能力,絕對養不起我心目中想要生的兩、三個孩子,絕對養不起。

於是我開始去上股票課,打算重操舊業(我是中央大學財務金融系畢業的),看能不能在資本市場創造一些被動收入;我還打算飛到美國達拉斯去看地、買房,聽說那裡正在崛起,而且報酬率驚人;也準備和朋友開一間跟旅行有關的公司,想用免費幫助大家旅行的方式獲取其他收入;甚至還和朋友私下撰寫電影劇本,打算用便宜的機器自己來拍,希望可以像《靈動‧鬼影實錄》一樣,只用四十五萬台幣就拍出全球賣了九十三億台幣的電影—但我們真的不貪心,只要賣出一億就好,因為只要有這個數字,我們未來就可以不愁吃穿了……

一億,就是這個數字,一億。

它深深地綑綁著我,也是我認為這一切努力的最終目標。

下定決心全力衝刺

我最近常常被家人問一個問題:「如果大家知道你有小孩了,你接下來還會像現在一樣好嗎?」我真的很不想回應他們。所以在還沒想到特別厲害的說法之前,我只會說「我自己會想辦法」,然後轉身就走……但這種態度,簡直就跟「唉,一定會更糟的啊,我已經決定了嘛,你們就不要再問了」沒什麼差別,所以家人開始對我輪流轟炸,從奶奶開始,姑姑、妹妹,最後終於輪到我爸的時候,我決定要絕地大反攻了!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的景象。當天的案發地點,就在我家廚房。因為那時我的「額外賺錢計畫」都鋪墊得差不多了,也是我下定決心要全力衝刺的一天,所以當我爸經過我房門口去喝水,然後順便問了我演藝事業會不會被動搖的瞬間,我唰的一聲站起來,大步跨出房門,接著用綠巨人浩客的氣勢以及羅密歐與茱麗葉準備接吻的距離,對我爸說了一句(他可以聞到我熱血鼻息的話):

「你等我,三年內,我一定會讓我的存款達到一億台幣!」

一億台幣。這下好了,我算是對宇宙下了個超大訂單了,而且也用一個「你們全都給我閉嘴」的強硬態度、送了一捆最大的封箱膠帶把大家的嘴巴封起來……因為沒有人可以講出比我更囂張的話了吧?在一個事業準備受到打擊的時刻,在一個大家都找不到思維出口的當下。

「所以你這算是未婚生子嘍?還是你們已經登記結婚?」

「有沒有代言產品有違約的?就是有簽不能結婚的那種產品啊!」

「那你什麼時候要宴客?會在哪裡舉辦?」

「所以你真的不是同志喔?還是這又是煙幕彈?」

「會不會怕影響收視率?上禮拜才播第一集不是嗎?」

「有沒有什麼話要對粉絲說?他們一定會很心碎吧?」

………………………………………………

我大概還有很多問題要面對吧?

關於家人、關於記者、關於朋友、還有關於自己。

要賺多少錢才能養得活小孩?

要接多少戲才能賺這麼多錢?

那我還能接得了這麼多戲嗎?

新事業有沒有可能會拖垮我?

那在這些問題之下,我的夢想,還需要談嗎?……

但不管我現在要回答什麼,或是不回答什麼,我們都已經跟記者說好,在明天報導登出的凌晨六點,我也可以同時在自己的臉書上宣布消息。

菜鳥奶爸問

有人真的是「準備好」以後才開始當爸的嗎?
  而所謂的準備又是些什麼?
  如果我自己覺得沒準備好,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負責?
  或是如果我覺得已經準備就緒,是不是就不應該再出現更多負擔?
  當爸爸,真的可以獲得人生中更高層次的幸福嗎?
  那為什麼這樣的身分轉換卻常常讓人崩潰暴走?

 

本文摘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2/20 4:21AM
 

  今天一早,要飛去日本三天,接受一堆採訪,以及錄製節目。但在凌晨我沒有睡,只是靜靜地坐在床邊,如人偶般一動也不動。
那時的我,沒有太太、沒有小孩,只有鋪天蓋地發展的事業,以及一個被放棄很久的夢想......
     「你回台灣之後要做什麼?」阿賴吃著鱷魚肉,然後看向吃著鴕鳥肉的我。
  「我喔,我打算去環遊世界,就用這種背包客的方式,你不覺得很酷嗎?」我嚥下了那口有點乾硬的大鳥肉。
  「哼,酷啊,但你有錢嗎?」他連看都不看我,逕自把整盤袋鼠肉全都撥到烤盤上。
  「你放心,我自己會想辦法。」
  七年前,我們在澳洲的艾爾斯岩旁,剛結束了一場長達四十天的沙漠單車之旅,那年的我二十四歲,正值一個意氣風發的年紀。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去應徵國外旅遊節目《冒險王》的主持人,因為我知道,我的夢想,就是環球旅行。

  「媽的,你真的幸運得很誇張。」我都已經應徵上《冒險王》,也已經去拍過三個國家了,但阿賴還是不能接受,而且每次想到就很不爽。
  「是啊......還滿幸運的......」但我的表情卻沒有很好,就只是默默躺在沙發,並沒有任何回應。
  「你這種人,就叫得了便宜還賣乖!有人免費送你去全世界玩,還付你錢,這樣的人生是還有哪裡不滿意?」他越說越激動。
  的確,阿賴回到台灣後必須當房屋仲介,跟他每天要和客戶明槍暗箭相比,我真的不該有任何抱怨。匈牙利、印尼和葡萄牙是我之後的行程,而印度、衣索比亞和奧地利則正在接洽,所以按照這樣的進度下去,我幾乎可以不用花上任何一毛錢,就可以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但在心裡,卻有一股悶到快吐的感覺,因為我知道這不是旅行,這一切,都只是在工作。
  「我希望我可以離開《冒險王》。」從印尼回來之後,我跟製作人提出了辭呈。
  但他並沒有理我,只淡淡地跟我說了一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就這樣,我如被催眠般地繼續主持了兩年,然後簽約,而且還不斷演出眾多的偶像劇......

  「老闆,我真的需要去旅行了!而且這次至少要一個月!一定要。」我的眼神充滿了堅定,甚至擺出一副如果你不讓我去、老子就跟你拚了的凶狠表情。
  「好好好,我們來討論,你本來就是背包客,當然偶爾要去旅行一下啊!......」

  這一部偶像劇創下了全台灣的最高收視率,而且所有台灣人,都已經在三個月內知道「藍總監‧宥勝」這個人了,所以我很清楚,只要我認真、只要我努力,我和家人未來的生活已經不成問題了。
所以是時候,該把自己推向那環球旅行的偉大航道上了吧?但......
  「這樣吧!最近有個拍寫真集的計畫,不然我們去澳洲拍?然後讓你早去晚回?」
  「等等宥勝,寫真集拍完後有部很棒的戲劇要開拍,是第一部華劇,公司一定會傾注很多資源下去宣傳,而且你有機會當男主角......」

  「有家唱片公司想要幫你發片耶!不然我們到馬來西亞受訓好了,這樣你也可以邊訓練邊旅行啊!對不對?」
  「大陸這部電視劇是由一部非常著名的小說改編,最後決定在上海拍,你不是很想要在不同城市住上一段時間嗎?上海是一個很值得探索的地方吧?」

......................................................................
........................................................................................
 

  各種選擇。各種,看似我不做就會後悔一輩子的選擇......
......................................................................
..........................................................................................

  今天一早,我要飛去日本三天,接受一堆採訪,以及錄製節目......
  七年了,我的夢想一直被自己的恐懼踐踏,這樣的我,活著到底有什麼意思?我真的需要這麼多錢嗎?真的少接一部戲就會被世界遺忘嗎?那為什麼大家都要這樣勸我?那為什麼我會沒有勇氣反駁?......我的環遊世界呢?我的熱血旅行呢?我到底還是不是我自己?還是......我根本就已經是別人了?既然是這樣的話......既然是這樣的話......
  「喂?」
  「不好意思,王媽媽,請問宥勝在家嗎?」
  「小嫺喔!他一早就開車出門了啊,他今天不是要去日本嗎?」
  「......呃......王媽媽......宥勝......他沒有來公司,手機也沒人接,所以我不知道......」
  「不會吧?我現在馬上去看看!」......
   是的,
  我崩潰了。

  就在那一天。
  我決定讓自己在這個已經完全失控的人間裡,徹底蒸發......
  所有人全都傻眼!然後馬上到公司召開緊急會議,其中也包括我的父母......幾天內,我的演藝工作全部暫停、經紀人四處道歉、老闆下令封鎖消息、家人開始求神問卜,因為我並沒有帶走任何行李,戶頭裡也沒領出任何一毛錢,因為我留下了所有我能留的東西。
       唯一消失的,就只有那輛讓我不用走路到海邊的車,以及我本人所發出的任何訊息......

 

  一個男人最重要的,究竟是家庭、事業、還是夢想?
  因情感而成立的家庭,
  因家庭而打擊的事業,
  因事業而放棄的夢想,
  沒有一樣可以兼顧,沒有兩樣可以並存,
  甚至根本,沒有三管可以齊下⋯⋯
  所以這是個選擇題嗎?還是個數學題?
  30%、30%、40%?
  10%、90%、0%?
  60%、30%、10%?
  我不知道⋯⋯
  而現在,
  小孩生了,老婆娶了,事業⋯⋯也不知道了⋯⋯
  所以現在的我,
  到底還能拿自己的人生怎麼樣?

 

本文摘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庭Family

2014/7/20 9:36PM

 

  我現在正坐在婦產科門口,心情非常緊張。

  旁邊海報上的嬰兒正對我笑著,她好像是在說:「嘿嘿,你這次逃不了了。」我沒有理

她。只是繼續坐在那張感覺有刺的椅子上,假裝鎮定,耐心等待。

  「我現在的表情應該很自然吧?」

  「那為什麼旁邊的人都在看我?難道我不能坐在這裡嗎?」

  「該不會等一下就要被罵了吧?唉,我實在不想再面對這種事……

    「再撐一下,或許這一切就快結束了……

  這時,診療室的門突然唰一聲地打開,我整個人嚇到彈起來,然後趕快小跑步到她身旁,因為我想要知道,她到底是真的懷孕,或只是虛驚一場?

  結果她緩緩對我點頭了。她的眼神非常喜悅,帶點害羞、也帶點緊張。

  但我整個人卻結凍了。我眼睛瞪得老大、然後再問了她一次:「妳,確定嗎?」她再一

次點點頭,然後看向地板,而且臉頰,也整個紅了起來……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退路了。我知道我只能像個男人一樣繼續前進。所以我決定做出狂喜的表情,因為我不希望她以後會恨我,在一個這麼重要的時刻、在一個這麼敏感的場合……

所以我開始高分貝地又叫又跳!

        我發洩似的對著四周的人大喊:「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然後用力地抱抱她、再用力地抱抱護士……我不知道我該做什麼了,但是還是必須一直持續下去,因為這樣才能讓人印象深刻,因為這樣她才不會生我的氣,結果……結果……

       「卡!!

  結果,導演還是暴怒了!

  「王宥勝!你有沒有搞錯啊?聽到女友懷孕不是沒有表情,就是像要殺人,你可不可以正常一點,做出那種非常開心但不要那麼誇張的反應?可以嗎?都最後一場戲了耶!拜託你嘛幫幫忙……

  這是我第一部偶像劇的殺青戲,而且已經NG五次了。不但再一次對不起女主角,而且也再一次讓導演生氣,因為我真的沒有這種經驗,當時也還只是個戲劇菜鳥……

       後來大概又演了四、五次這種橋段吧?每一次故事都寫得差不多,場景不是在婦產科、就是在家裡的廁所,但這幾檔戲都沒有寫出我第一次真實面對的心情,因為這世上應該沒有編劇能夠寫出我當時一口氣買下的驗孕棒數量……

       「七支!怎麼樣?夠不夠啊?」我喘著氣跑回車上,壞笑地秀出我在超商跟藥局搜刮的戰利品。

              「你很誇張耶,買那麼多幹麼啦……」她又好氣又好笑,但卻是滿臉興奮,而且充滿期待。

  到目前為止都還跟戲裡演的差不多,畢竟兩個相愛的人如果準備生小孩,那在真的成功的時候肯定是會歡天喜地的。但編劇沒有寫,故事也沒有繼續演的,就是當兩人正在興奮討論可以讓誰知道這個好消息的時候……

       我們卻連第一通電話,都不知道該撥給誰……

 

本文摘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