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
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
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我一位加拿大航海作家朋友丹尼森(Dennison Berwick),最近剛剛花了三年的時間,完成單人駕駛他的三十二英尺帆船「觀音號」,從一場高度冒險的極地航海回來,我們重逢聊天的時候,我問他這段時間學到最重要的功課是什麼。


  「我學會什麼叫做『剛好』。」丹尼森說。「在岸上的時候,我常常只為了喝一小杯茶,煮一整壺熱水,剩下的就會倒掉。但是因為在船上,要煮沸熱水需要用柴油,為了省著用,我想要喝一杯茶的時候,才煮不多不少,剛剛好一杯茶的水。」在這個「吃到飽」(All-you-can-eat buffet)制度暢行的時代,「剛好」卻變成了一個需要訓練自制力的困難功課。


  為了學會「剛好」,我很少涉足吃到飽的餐廳,頂多一、兩年一次的程度。


  身邊雖然也有不少人對吃到飽的餐廳敬謝不敏,但理由跟我通常不大相同。


  「吃到飽餐廳的食材一定比較差,不然怎麼能讓人無限制地吃?」


  「我在減肥,去這樣的餐廳吃飯沒有辦法計算卡路里。」


  「食量太小,不划算,沒辦法撈本。」


  「我家小孩專門挑便宜又容易飽的東西吃,氣死我了!」


  所以與其說我不喜歡吃到飽餐廳的食物,其實我更不喜歡那些喜歡去這些餐廳的人。因為旅行者總是走到哪裡、吃到哪裡,隨遇而安,到處有驚喜,當然也有驚嚇,對於食物我並不挑剔,食材夠不夠高檔,CP值高不高,其實沒那麼重要,畢竟我既然不算美食主義的擁護者,也不是美食評論家。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因為根據統計吃到飽的餐廳,上桌的食物有高達百分之四十是扔掉的;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記得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念研究所時,我跟著一個專門做國際發展的教授,學習發展領域的顧問諮詢,當時正好有一個客戶是位於亞利桑那州東邊的「白山阿帕契部落」(White Mountain Apache Tribe),需要研究「加拿大馬鹿」(Elk)繁殖過剩,造成山區開車交通危險的問題,因此如何在不損害部落傳統價值,甚至增加部落收入的前提下,有限度地開放非部落成員打獵。


  加拿大馬鹿這個名字聽起來很陌生,但是牠幾乎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鹿,也是北美洲和亞洲東部體型最大的哺乳類動物之一。到底有多大呢?如果不計算鹿角的話,成鹿的肩膀大概有一‧五米高左右,重量三百多公斤。試想著如果晚上在山路上開車,馬鹿受到車燈的驚嚇,高速衝到馬路上,說有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阿帕契族不像拉科塔(Lakota)七個蘇族部落,把加拿大馬鹿當作心靈與精神的象徵。拉科塔的男性出生時,就會被贈予一顆加拿大馬鹿的牙齒,以保佑這個孩子能平安長命。但是阿帕契人也謹守著「不過度向大自然拿取」的原則,所以每戶人家每年只能在秋天獵取一頭加拿大馬鹿,使用牠的毛皮,將肉曬成乾,在冬天缺乏食物的時候,作為肉類的來源。「數量太多?那多獵幾頭就好了啊!反正自己不用還可以賣人......」這種想法,對於節制的印地安部落原住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貪婪,所以才需要哈佛教授幫助他們找尋解套的方法。


  其實不只是原住民部落,在過去的農業時代,採集跟收穫的目的是生活的必須手段,為了能夠源源不絕取得食物,都會有所節制 。比如英國有一首家喻戶曉的童謠—


  One, two, three, four, five,(一二三四五,)
  Once I caught a fish alive,(我抓到活魚,)
  Six, seven, eight, nine, ten,(六七八九十,)
  Then I let it go again.(我又把魚放走。)
  Why did you let it go?(你為什麼把魚放走?)
  Because it bit my finger so.(因為牠咬我手指頭。)
  Which finger did it bite?(咬你哪根手指頭?)
  This little finger on the right.(右邊的小指頭。)

  

  這一首聽起來很平凡的童謠,卻代表了一個社會的富足跟公民意識的成熟。喜歡釣魚的人都知道,釣魚的快樂,不見得來自於把釣上來的魚吃掉。很多先進國家政府明文規定,釣客如果釣到小魚、已懷孕的母魚,或是一些瀕臨絕種的魚類品種,就一定要放生。有些國家也規定在一定深度的海洋、河流或湖泊,特定漁獲是不能帶走的。就算能合法帶走,大多數先進國家的釣客,頂多是照張相,或是留下一張魚拓,然後就小心翼翼地把魚放回
水中,放牠自由,享受釣魚的樂趣,但細心不傷害生物鏈的平衡。


  這首童謠接著還有兩段,分別抓到螃蟹跟鰻魚,但結果也都一樣是放掉,因為跟魚一樣,咬了我的小指。


  咬了我,所以我把魚放走,跟「竟敢咬我?老子不把你給吃掉我就不是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生命態度。吃到飽無非就是貪婪的人類,把這個世界吃個片甲不留的縮影。但是對於基本生活已經富足的現代人來說,「吃到飽」似乎反映著要把所有一切都據為己有的壞習慣,已經不是為了需要,收穫最重要的目的,變成了占有欲,和「什麼都太多比較好」的錯誤安全感。

 

 

在日本的標準料理,往往是小分量料理。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美食魂:全世界都是我的餐桌》

, ,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訴別人我們在肯亞生活過一年時,最常聽到這些問題:


  「你們都吃什麼?」


  「因為沒有食材,你們沒辦法做韓國料理吃吧?」


  唉唷!可不是這樣喔!我們在這裡不只吃了白菜泡菜、辣蘿蔔泡菜,還吃了炒章魚、豬腳、韭菜煎餅、醃黃瓜⋯⋯而且還是自己做的呢!就跟世界各地一樣,肯亞最常見到的亞洲人是中國人,而且我猜肯亞最熟悉的亞洲國家應該也是中國,這點從我們走在路上最常聽到「你好」就能料到。最近,中國替肯亞免費鋪了一條貫穿奈洛比的八線道高速公路,所以到處都掛著紅色的旗子。這裡中國餐廳很多,僑民也很多,所以市場裡的中國食材相當豐富。


  除了最基本的白菜和蘿蔔之外,韭菜、菠菜、小白菜、蒜頭、辣椒在這邊也很常見。以蒜頭來說,有肯亞產和中國產可以選擇;辣椒粉則比較難買,所以醃泡菜的時候,我是把當地買來的紅辣椒磨碎,再加上韓國帶來的辣椒粉一起醃;至於魚醬,可以用泰國料理常見的魚露替代。可惜的是,製作過程雖然耗工夫,也把所有材料都加進去了,但做出來的東西還是有些空虛─外觀很像,味道卻不太一樣─畢竟白菜、調味料和鹽的味道不同,要醃出道地的泡菜是不可能的。不過就算是這樣,醃完泡菜還是令人覺得很滿足。有時很熟的僑胞家也會給我們一些黃瓜泡菜或嫩蘿蔔葉泡菜,那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來肯亞以後,小允和小俊的胃口變好了,不只是韓國料理,肯亞和印度的料理他們也都喜歡。


  「媽媽,今天學校吃的是印度餅和基德哩(Githeri,肯亞一種以豆類為主的食物),好好吃!」
 

  「我也覺得都很好吃,所以每天都吃兩輪。」


  其實來肯亞以後,我幾乎不吃肉,尤其是牛肉和山羊肉;而且也不太敢喝牛奶,因為牛奶有一股特殊的味道。不過,小允和小俊好像不覺得有什麼味道,比在韓國的時候更不挑食,什麼都愛吃。他們說學校一週兩次的非洲餐很美味,更誇張的是,他們連白飯也說好吃,每次家裡瀰漫白飯的香味,他們就會抽動鼻子聞了又聞,興奮地說味道很香。奈洛比有三家韓國米店,賣的都是從烏干達進口的米。肯亞的米比較長,吃起來很乾,跟印度的米很像;烏干達的米則跟韓國的米最相像,形狀較圓,也比較有黏性。身為韓國人,自然是偏好烏干達的米,而十公斤兩萬韓元的價格也與韓國差不多。既然有韓國的米,那就代表也能製作年糕,因此米店也做了辣炒年糕的糕、長年糕、糕湯的糕、半月糕、切糕等等,什麼都有。肯亞沒有什麼點心,加上也許是認為韓國的食物很少見,所以小允和小俊也很喜歡年糕,一起去買米的時候,總是先從年糕開始找起。

  

  有一個東西是我們原本在韓國不太吃,但來到肯亞以後卻變得很愛吃的,那就是「巧克力派」。奈洛比也有像韓國E-Mart 這類的大型超市,叫做Nakumatt,在那裡就可以買到巧克力派。學校要我們替孩子準備上午的點心,但我找不到能帶些什麼,因為大型超市裡賣的餅乾,好吃的通常都是歐洲進口的高級餅乾,以肯亞的物價來說非常昂貴,一小盒巧克力餅乾就要打掃阿姨一天的工資,所以第一次看到巧克力派的紅色盒子時,我不知道有多開心。
 

 

  我告訴自己,至少在非洲的時候不要過得太奢侈,而這麼做的原因,與其說是為了省錢,不如應該說是因為愧疚─毫不多想就爽快地付這筆錢,令我覺得很不好意思。總而言之,我選擇了巧克力派當孩子的點心。因為很久沒有吃到巧克力派,而且還是在國外吃到,那絕佳的滋味讓兩個孩子驚嘆,而我也似乎明白為什麼當兵的人會喜歡上巧克力派了。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孩子說,來對了非洲》

,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流男人的不變原則,
 就是呈現倒三角形體型比較帥,
 上半身看起來很大的同時,
 下半身看起來就比較細。

 

  從古至今有個「一流男人」的不變原則,那就是「呈現倒三角形體型的人看起來比較帥」。


  現在,女性們也都在外幹勁十足地工作,不過從舊石器時代到近代,都是「男主外,女主內」的男女分工形態,越是在外面努力工作的男人,他的肌肉越發達,就會呈現倒三角形的體型。


  雖然現在是不靠肉體勞動也能賺錢的時代,不過我認為在長年人類的歷史當中,「體型越是呈現倒三角形的人越會工作」這樣的印象也深深刻在現代人的DNA裡。


  所以我認為為了要維持理想體型,必須在健身房鍛鍊身體。

※上半身大,下半身小!


  可是,實際上要靠鍛鍊身體鍛鍊出倒三角形的體型,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應該有很多人忙到「沒有時間鍛鍊身體」吧。


  為了這些人,我推薦靠衣服打造出倒三角形的方法,實際上在工作上看起來能力很強的人,都是靠打扮做出倒三角形。

  也就是說,上半身看起來很大的同時,下半身看起來就比較細。


  例如:在男性偶像中,多是身高不怎麼高的人,常常是實際上見到他們,才發現「原來他這麼矮啊」,即使如此,他們之所以不會讓人覺得身高不高,而且還讓人覺得很帥,是因為他們做出倒三角形。


  靠服裝做出倒三角形有兩個重點。


  一個是靠襯衫、領帶、西裝在胸前構成「V區域」,讓這裡感覺範圍較大(關於V區域,請參考下一項)。還有一個是要選擇從膝蓋以下稍微做成錐形(逐漸變細)的長褲。長度要剛好稍微落在鞋面上,只注意這兩點,也就可以強調出美男子的體態了。


  再補充一點,這在穿休閒服裝時也是一樣的道理,例如:上半身穿羽絨外套,下半身穿上細長的長褲,就可以展現出男性魅力。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獄門國家公園

「趕快起床,要去騎腳踏車了。」
一聽到這句話,原本閉著眼睛的孩子就像殭屍一樣跳起來,開始收拾行李。


星期六一早才破曉,我們便踏出了家門。將加入橄欖後緊緊壓實的飯糰、水煮蛋、烤香腸、結冰水放入包包,把剛睡醒的孩子送上車以後, 我們加快腳步出發。離開了奈洛比, 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很快地出現在眼前,這個巨大的裂谷是兩千五百萬年前因為地殼變動而產生的,長約七千七百公里,從敘利亞的南端延伸到衣索比亞、坦尚尼亞、馬拉威、辛巴威。我們爬到最高點,在上面迎接早晨,並欣賞著遠方的馬賽馬拉和坦尚尼亞附近。

 

原本以為來肯亞就能盡情地騎腳踏車,不幸的是,奈洛比的街道簡直是腳踏車的地獄─想在連人行道都不完善的地方騎腳踏車,根本是天方夜譚。之後,我們找到了地獄門國家公園。在這裡,只要花五百先令,就可以租一整天的車,孩子們大可盡情地騎腳踏車。從國家公園入口到中央塔為止,長度約為八公里,因為是已經整頓過的泥土路,所以很適合騎腳踏車。
 

每次去那裡,小允就會騎腳踏車到處奔馳。大清早出來喝水的斑馬,被他的出現嚇到而跑走;膽小的長頸鹿則是躲在大樹後面,看著他與斑馬賽跑;搖搖晃晃的疣豬一家也被腳踏車的聲音嚇到,一窩蜂跑了起來;遠處還有黑斑羚正搖晃著尾巴。

小允脫離了道路,隨心所欲地在草原上縱橫馳騁,一邊大喊著:「呦呼!」不知道是因為沒有合適的腳踏車,只能借大台腳踏車的緣故,還是因為泥土路上太多石頭,落後哥哥一大截的小俊常常摔倒。

雖然我問過他要不要跟我一起走路或是搭車,但他說沒關係,一面遮掩著疼痛的膝蓋。騎累了,他會停下來休息一會兒,擦一擦滿是汗水的鼻梁,然後又跨上腳踏車。那天,小俊雖然跌倒五次,還是騎完了八公里。抵達中央塔之後,我們在那裡吃早餐,偶爾有浣熊出現,凶狠地想要搶走食物,於是我們一邊吃早餐,一邊教訓貪吃的浣熊、故意惹牠生氣。這是我們記憶中,星期六最美好的早餐。吃完早餐,我們一如往常開始探險。

地獄門現在雖然是陡峭的裂谷,但是在水位很高的時期,奈瓦夏湖的湖水甚至曾經流過地獄門公園的內部,一路綿延到納庫魯湖;河水流經時,一點一點沖蝕了裂谷,導致地面越來越低。

「地獄門」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裂谷中間有一些低矮的硫磺溫泉滾滾噴發而出,就像地獄一樣而得到的名字。遇到下雨天,裂谷裡的水會漲高,不只增添了探險的驚險刺激,遇到小溫泉池時,還可以煮生雞蛋來吃,孩子們都很喜歡。

替我們帶路的馬賽青年們,會給孩子們看裂谷裡的各種小動物,也會告訴他們相關的傳說或可怕的故事。發現黑曼巴蛇的時候,他將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睜得更大,說道:
「不要動,那是黑曼巴蛇,是這世界上動作最快的毒蛇!」

 

聽到「黑曼巴蛇」,小允和小俊睜大了眼睛。
「聽說牠只要五秒就能殺死人。哇!我們竟然親眼看到了。」
「之後回韓國告訴其他人,他們會相信嗎?」

 

兩個孩子的興奮之情似乎還未消退,頂著一張紅通通的臉,面向遠方的天空吹著風。火山地溝帶幾萬年前形成的裂谷,就像傳說一樣正在俯視著孩子們。裂谷探險持續了兩、三個小時,小允、小俊仍不覺得疲累。由於早上下過雨,裂谷裡有些路被堵住了,所以我們有時得涉水而過,有時則是必須驚險地貼著岩壁走,每當這種時候,他們的表情就變得非常悲壯,彷彿印第安那.瓊斯一樣。

當乾燥的地方出現,可以看到因為火山活動而形成的各種形狀的熔岩和懸崖,也可以輕易找到火山岩「黑曜石」,激發了孩子們無限的想像力。在這一段時光,過去總在書桌前看書的孩子們挖掘出體內潛藏的野性本能,也得到了遇到任何困難都不屈不撓的勇氣。
 

在非洲,他們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去摸索這個世界,雖然走錯了得再走回來,或是從頭來過,但幸運的是,人生的廣度也會因此擴展。在這裡,不能只按照別人說的路走,因為大家說的那條路,很可能因為雨季突如其來的暴雨而瞬間消失,這時候就只能靠自己的感覺找出一條新的路。如果平時不培養感覺,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出路,因此你必須學會透過太陽的方向分辨東西南北,藉由觀察樹木彎曲的角度來判別路線。這也算是尋求人生智慧的一種探險。

本圖文摘選自大田出版《孩子說,來對了非洲》

孩子說,來對了非洲_立體書_20160321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jpg

 

  

 

 

 

 

 

 

 

 

 

 

 

 

 

   

 

 

  先喝一口吧!綠茶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具有美容皮膚的功效。有些人因為綠茶的咖啡因而拒它於千里之外,其實大可不必擔心會從綠茶裡攝取到過多的咖啡因。原因在於,綠茶內含15∼25mg的咖啡因量,約略只等於咖啡內含咖啡因量的四分之一而已(順帶一提,成人一天攝取咖啡因量的上限為400mg);再加上綠茶裡的兒茶素與咖啡因結合後,能夠有助減緩其吸收速度;適量咖啡因也有利尿的功效,可以藉此將體內的老廢物質排出,同時還能紓解積累在身體裡的疲勞。除此之外,兒茶素可以去除有毒物質──活性氧,藉以抑制衰老,並且還有舒緩發炎、降低膽固醇指數等功效。

 

  藉由飲用的攝取方式很好,但是不妨讓一點綠茶的分量給肌膚吧!相較於其他天然原料,綠茶不僅對肌膚產生副作用的案例較少,而且還適用於所有肌膚類型。出色的抗老、抗炎功效,除了能夠預防肌膚鬆弛之外,另外也能鎮定濕疹、各類肌膚問題,以及皮膚炎等等。尤其如果正苦惱於泛紅、疼痛的痘痘時,最好讓自己早晚都能在浴室見到綠茶的身影,因為綠茶擁有降緩臉部火氣的效果。如果想要沖泡綠茶粉、綠茶葉、綠茶包等等,當作洗臉時最後用來沖淨的水,記得要避免使用粉末類產品,這是為了防止沒有徹底溶解的綠茶粉滲入毛孔;綠茶粉用於磨砂或面膜最好。

 

1.jpg

 

 

 

 

 

 

 

 

 

 

 

靠綠茶變漂亮的五大方法
1.綠茶洗臉 

將綠茶當作洗臉時最後用來沖淨的水,輕拍使其滲透進皮膚,無須再用清水洗淨。


2.綠茶磨砂 

如果沒有閒暇特地空出時間敷面膜,可以將小指指甲分量的綠茶粉混入洗面乳泡沫中,用以按摩臉部肌膚,輕鬆去除老廢物質與殘妝。


3.綠茶蒸臉 

以熱水沖泡的綠茶浸濕紗布,敷於臉部,冷卻,重新浸濕後,再次用以敷臉,重複兩、三次後,以化妝水浸濕的化妝棉擦拭,便能擁有去完角質後的滑嫩肌膚。


4.綠茶面膜 

將綠茶粉混入水中,厚敷於臉部,有助於調解油性肌的油脂分泌與鎮定肌膚問題。如果是乾性肌或敏感肌,可以在綠茶粉內添加蜂蜜後再敷臉,一次吸收綠茶的抗氧化與蜂蜜的豐富營養。


5.冰綠茶包 

將使用過的綠茶包放進冰箱,早上起床後可以用來消除水腫,或是撕開茶包,善用茶葉的磨砂功能。此外,放在冰箱會有滋生細菌的風險,所以記得一定要在三天內使用完畢。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山紀之一九六六年出生於臨近東京的川崎市。該市人口約為一百五十萬,總面積一百四十三平方公里,分成七個行政區,其中位於內陸的麻生區、多摩區是相對新興的中產階級住宅區,也成功招攬了多所大學。相比之下,東山從小住的幸區、川崎區等靠海地區,工廠集中,一九七○年代空氣汙染頗為嚴重。《川崎之子》裡,東山寫道:當時不能把洗好的衣服掛在外面晾乾,因為一下子就會被汽車與工廠廢氣熏黑。母親帶著他和小三歲的妹妹要住在那麼個地方,因為母親早就跟孩子們的父親離婚,一個女人家除了當理髮師以外還要找散工做,才能養得起一家三口所致。她是個苦命的女人,四歲就跟母親也就是紀之的外婆死別,長大後結婚的對象既喝酒又賭博,離婚前的一段時間裡,為了逃債,一家四口還跑過日本各地。

紀之不記得父親的姓名,只記得爺爺有俄羅斯血統。有一次,他偶然看到母親藏有的父親照片,果然是出類拔萃的帥哥,遺傳給他長而直的兩條腿。父親家的男人代代都是酒鬼,住在川崎市裡特殊浴室集中的地方。母親帶兩個小孩離家出走後,搬到市內的韓國人居住區。所以,紀之小學時代的鄰居,很多都是韓國人。當母親上班不在,看家的孩子們挨餓的時候,韓裔阿姨曾給豬腳吃。家裡沒有洗澡間,得去附近的公共浴池,那裡有很多背後紋身的叔叔們。

做電工的大舅帶他去玩的地方是川崎賽馬場;他四十二歲就中風去世了。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母親跟一名卡車司機再婚。繼父也愛喝酒,動不動就打人。總的來說,他從小長大的環境是日本基層。從那兒如何爬上更高社會階層的?紀之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母親任職於NHK廣播電視台理髮室,拿到了公開收錄節目的入場票。紀之跟三個同學去澀谷。他當時身高不到一米五,剃光頭,著川崎孩子之間流行的運動套裝,也穿女裝涼鞋,以為自己夠酷。看完節目後,走回澀谷火車站,在十字路口等綠燈的時候,有一輛大轎車停在前面,裡面坐的中年男人給他名片,也要了他家的電話號碼。三天後,他果真打來電話,說當天就過去看他父母親。

那男人就是在日本娛樂界擁有天王般地位的日裔美國人傑尼‧喜多川。紀之本來對娛樂界沒有興趣。可是,每週末去位於原宿的傑尼斯事務所,不僅可以免費上跳舞班,免費看錄影帶,而且可以免費吃烤肉、漢堡。再說,之前他生活中的成年男性包括爺爺、繼父、老師等全部都會打人,傑尼是他認識的第一個溫柔人物。不過,紀之在日本娛樂圈正式出道是七年以後的事情。長長的中學時代,他只是作為背景舞者出現在傑尼斯事務所主辦的舞台上、電視節目中罷了。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東京閱讀男女》

0303東京閱讀男女立體書封1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肚子和腳,熱呼呼!

 

   讓臉部降溫、進行半身浴、保暖下半身,通通來

自於同一個原理,簡單來說,想要變漂亮,血液循

環一定要好。

    如同水滾之後,水蒸氣會向上擴散蒸發一樣,熱氣

的傳導特性是由下而上,所以只要下半身溫暖,氣血

就能順利流向溫度較低的頭部;可是,如果因為壓力

或運動量不足等原因,造成下肢冰冷,而頭部較熱的

情況,聚積在頭部的熱氣便無法往下流動,一旦血液

不循環,心臟自然也沒有辦法正常律動。

未命名

 

 

現在起必須開始實踐的生活習慣  

 

避免冰冷食物

冰冷的食物會讓身體變寒,一旦體溫下降,免疫細胞就沒有辦法活動,

隨之下降的免疫力便會使身體各部位變得容易發炎。

打開冰箱就直接把食物立刻吃下肚也不是一件好事,要記得先將食物

拿出來回溫後,再食用較佳。

 

積極正面的想法

負面情緒會給我們的身體造成壓力,也會讓火氣往上聚積於頭部。

抗壓性較低的人,易罹患異位性皮膚炎或乾癬等皮膚病。

努力讓自己持續抱持著積極正面的心境,便能將情緒控制自如。

 

 

穿襪子睡覺

睡覺時,因為身體不太活動,體溫多少會有些下降,穿上襪子睡覺,

有助於防止體溫從腳尖流失;即便要多花一點錢,也請選擇材質好、吸水性佳的襪子。

 

 

簡單的運動和伸展操

升高體溫的最有效方法,非運動莫屬了。有很多下半身冰冷的人都是因為體力差,

不過比起過分激烈的運動,建議選擇剛好只會留一些汗的簡便運動讓身體變溫暖。

 

 

熱敷與半身浴

藉由外來的暖氣讓下半身變得溫暖也是個不錯的方式。利用熱水袋或暖暖袋溫暖

下腹部,或者選擇半身浴、泡腳等。冬天時,可以進行20到30分鐘,其他季節則控

制在10分鐘以內,如此就能感受到恰到好處的熱度。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生活美容:過去搽太多保養品了》

未命名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一五年,日本書店的排行榜上,充斥著「貧困」兩個字,例如《最貧困單身母親》、《最貧困女子》、《女性們的貧困》、《單身母親的貧困》、《把貧困推給孩子的國家—日本》、《貧困大國美國》、《孩子們的貧困》、《反貧困》、《現代的貧困》等等。若說二○○○年代日本社會的關鍵詞是「格差」(落差),二○一○年代的顯然是「貧困」了。

我們一代人還清楚地記得,上世紀七○、八○年代的日本曾標榜「一億總中流」,意味著大多數國民擺脫了貧困,而成功地進入了中產階級,彼此的差別只在於中上、中中、中下之間。細看當年出版的書籍目錄,若在標題中有「貧困」一詞,指的要麼是一九二○、三○年代的世界蕭條,或者是印度、非洲等開發中國家面對的挑戰,總的來說是別人的事。

日本社會一時消滅了貧困,未料,從一九九○年代起,國家經濟又開始緩緩走下坡,書店裡出現了關於「homeless」(無家可歸者,台灣人好心稱他們為「街友」)的報導文學。因為本地原有的乞丐、流浪漢等早就跟「貧困」一起滅絕了,只好借用美國名詞來稱呼那些新出現於都會後街的族群。日本媒體當初把他們視為富裕社會的副產物:只要丟棄自尊心,從餐館、便利商店後面的垃圾桶撿來剩飯或者剛過了賞味期限的食品,生存並不是很困難。然後,來到二○○○年代初,小泉純一郎首相的長期政權。他和親信經濟學家竹中平藏都是美國式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信奉者,「自我責任」成了社會上流行的口號。政府緩和勞務派遣法的規制,結果導致低薪臨時工的激增。社會上,「勝組」(勝利族群)、「負組」(失敗族群)、「格差」(落差)成了流行語。

二○○三年,當官僚出身的經濟學家森永卓郎出版《年薪三百萬圓時代的經濟學》之際,大多數日本人以為該書的標題太誇張了,因為此間上班族的共識是:年薪一千萬是不難實現的目標,三百萬則連作為起薪也嫌太低了。誰料到,沒幾年工夫,至少對年輕一代來說,三百萬是很現實、非接受不可的數目了。其實,這些年來,收入的兩級分化是全球性現象:少數一部分人賺大筆錢,多數人的收入卻低迷。森永的預測來自對世界經濟潮流的觀察,並不是算命算得準。

大家轟轟烈烈地討論了幾年「格差」以後,有人忽然指出來:當下的問題不再是相對的「格差」,而是絕對的「貧困」了。二○○七年,社會福利學者岩田正美發表《現代的貧困—working poorhomeless╲社會救助》一書,第一章的題目就是:從「格差」到「貧困」。書名中有兩個英文名詞「working poor」(有職貧困族群)和「homeless」(無家可歸者、街友),表示當代日語裡沒有語義相同的詞,可見在二十一世紀初的日本,「貧困」是消滅了多年以後,重新被發現,重新被定義的現象。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東京閱讀男女》

0303東京閱讀男女立體書封1  

 

,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怦然》一書裡,近藤說:整理的時候,必須親手摸一摸每件東西,並且問自己對它「是否心動」?

如果心動的話,就可以保留下來,如果不心動就得分手了,並且千萬別忘記開口向它說句:謝謝你當初讓我感到幸福。這樣子,能夠跟很多身邊不再讓人心動的雜物文明告別,以後在乾淨舒服的環境裡,只跟自己心愛的東西生活下去。

可見近藤的整理法特別在把東西擬人化,丟不丟棄的判斷不再基於有沒有用處,而是基於還有沒有感情。這顯然來自她的生活習慣:每天回家都向房子說一聲「我回來了」,放下皮包

則說「謝謝你一天的服務」。她在每一件物品中看到靈魂,用學術用語是「泛靈論」所致。果然她在書中寫道:曾做過五年神道巫女。在日本報紙的廣告裡,她更明確地說:要把客戶、讀者的房間弄成跟神社一樣乾淨有力量的空間。

日本神道既沒有教主又沒有經典,由西方宗教學者看來是原始人的萬物信仰。儀式上注重祓禊,要解除汙穢,並且崇拜大自然裡無所不在的「八百萬神」。有趣的是,不少二十一世紀美國人居然會感應個中的療癒力量。

例如《COSMOPOLITAN》(柯夢波丹)雜誌的編輯,在辦公室裡跟近藤單獨上了堂整理課以後,坦白說:考慮自己對物品「是否心動?」,對將要丟棄的東西表達謝意等,當初覺得怪裡怪氣的,但是身體力行後,發現確實有用,因為如此一來留不留的判斷變得直觀省時,再說也能夠擺脫心中感到的內疚。不愧為著名雜誌的編輯,她正確地指出來近藤式整理法的魔力在哪裡:免除內疚。沒錯。我們甩不掉好久以前買的衣服、看到一半沒看完的書、別人送來的禮物信件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內疚,覺得丟棄等於浪費資源,或者不珍惜別人的情意。

在視頻上看近藤麻理惠在美國演講時的讀者反應,有些人竟聽了直流眼淚,顯然受到很大的感動。由他們看來,近藤是來自遙遠東方的整理教教主。

一些媒體稱她為「禪宗整理大師」,好像弄錯了神道和佛教吧?沒有關係。近藤的整理法觸動了他們就是了。

還是《COSMOPOLITAN》的編輯厲害,她都注意到了近藤施魔法的瞬間:丟棄每一件物品之前,近藤還一定用手輕輕拍一拍。那手掌傳導的溫暖,該是近藤魅力的所在。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東京閱讀男女》

0303東京閱讀男女立體書封1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絕對有一些非丟不可的廢物保養品

丟棄化妝品

一天,像是要大掃除般打掃梳妝檯也可以,但是如果一次就把整個梳妝檯清空,會很容易就陷入「好像該購物了」的欲望當中。平時就很愛買保養品的人,可以試著玩玩「一天丟個幾樣」的遊戲,每天晚上坐在梳妝檯前,丟棄設定好的數量即可。若是保養品數量不多的人,一天丟掉一樣就好;若是囤貨程度已經到達堪稱「垃圾保養品女」的人,一天要果敢地丟掉三樣才行。起初,先從丟掉三包試用品開始,接下來便是面霜、面膜、精華液等,鼓起勇氣整理梳妝檯。重感情而無法割捨的人,可以把保養品拿來搽在手、腳、手肘等部位亦可。

如此一來,不出幾天,就能把梳妝檯整理得乾乾淨淨。從此,不僅能了解「丟東西」的樂趣,同時也能體悟漫無目的地購買、囤積保養品,是多麼浪費的事情,藉此改掉衝動購買保養品的習慣。建議大家丟棄沒用完的保養品,老實說,心裡很是戰戰兢兢,我可以理解那些對此建議投以異樣眼光的人。但是,被用不到的保養品占滿的梳妝檯,跟堆滿無法丟棄又保存很久,早就變成腐壞食物的冰箱,沒什麼兩樣。終究都要進到垃圾桶的東西,不要再依依不捨了,即時丟棄才是上策。藉由自己的雙手丟掉花了大把鈔票買回來的保養品,勢必能讓自己醒悟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了。

 

開封超過六個月以上的睫毛膏

 

 睫毛膏的保存期限格外短暫,再加上它是擁有可能侵入眼睛裡的高風險單品,所以千萬不要使用睫毛膏超過六個月。保留很久的試用包 一拿到試用包,就在一星期內把它用掉吧!試用包裡的保養品對溫度很敏感,很容易變質。

 

 

 

洗過很多次的刷具和海綿 

 

  化妝工具就像內衣一樣,需要勤加清潔保養。不用說使用完要立刻清理了,想要盡可能減少肌膚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經常更換。

 

 

 

已經改變形態或氣味的護唇膏

 

 經常開開關關的護唇膏,加上會用手指碰觸的緣故,非常容易氧化。基本上不要使用超過六個月,此外,即便還沒超過保存期限,一旦形態或氣味改變了,就得果斷丟掉。

 

 

 

擱置很久的功能性保養品 

 

  視黃醇、維他命等各種功能性成分,是很容易氧化的,再加上開封後三個月內使用完畢,才是能看到內含成分效果的方法。因此,用不完整瓶而被擱置許久的功能性保養品,就算再貴,也大膽地丟了吧!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生活美容:過去搽太多保養品了》

生活美容_立體書_20160226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被昂貴產品的宣傳口號騙了 

對那些寫在面膜包裝上的美白、肌膚問題改善、撫平皺紋等等宣傳口號視而不見吧!
不要再被什麼「所有的營養都裝進一瓶精華液」,什麼「高濃縮精華液能夠滲透肌膚」諸如此類的詞句所蠱惑了。我不
知道高價的面膜是什麼情況,但是就一般而言,我們期待從面膜得到的功能僅僅只有「保濕」而已!

冰進冰箱,想到就用 

冷藏保管的面膜可以快速供給肌膚表面水分,降低肌膚的溫度,並且鎮定敏感的肌膚。光是上述這幾點,便已經稱得上是維持好膚質的最關鍵要素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所有的肌膚問題,都是源於缺乏水分。肌膚一旦乾燥,肌膚內的膠原蛋白就無法合成,不僅彈力就此下降,也會受到紫外線等外在因素影響而輕易產生細紋。因此,只要能利用面膜有效控制肌膚的乾燥程度,便能讓膚質維持在中上水準。

躺平敷面膜 

想要在此強調的一點是,敷面膜的時候記得躺平。雖然面膜輕輕薄薄一片,卻會讓皮膚必須出力支撐。

無論是坐著敷面膜或敷著面膜走來走去,都會拉垮皮膚,所以盡可能用最舒服的姿勢躺平,好好享受一番吧!

 

圖文摘選自大田出版《生活美容》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吃到飽」從我的飲食習慣上消失以後,我也逐漸發現「節制才美味」的道理。我的父親生前因為糖尿病,每週洗腎三次。通常病人都是過了中午開始報到,在洗腎病房的等候室,有一種跟醫院不搭的歡愉氣氛,幾乎所有等待洗腎的病人,都在快樂地吃著各種甜食。

  「這種時候,就是要吃平常想吃、但不能吃的甜食,趁洗腎前吃,反正等一下洗腎就交換掉了。」其中一個老鳥,若無其事一面吃著紅豆麻糬,一面笑著說。

  我一開始覺得很驚恐,這樣真的可以嗎?趕快大驚小怪地去找醫生,好像小學風紀股長發現有人上課偷吃便當一樣。

  經驗老到的醫生聽完,只是笑了笑說:「生病已經夠痛苦了,如果吃東西能夠帶來快樂的話,有什麼關係呢?」

  醫生看到我還是很懷疑的樣子,接著說:「我總是跟病人說,沒有什麼需要忌口的,什麼東西都可以吃,這世界上沒有什麼病人不能吃的東西,只要記得,想吃的東西,吃一點點就好。」

  父親臥病以後,曾經有一段時間短暫失明。在這期間,有次我去看他時,身邊正好有一顆我隨手在商店買的巨蛋波羅麵包。

 「我要把這顆麵包藏到棉被底下,偷偷啃光。」什麼都看不見,因糖尿病每週洗腎三次的父親抱著麵包,愛不釋手,還不斷嗅著芋泥散發出來的甜香。

  我一直笑,等著他把麵包交還給我,但是父親遲遲不肯鬆手。我伸手去拿,他的兩手緊緊按進麵包裡,突然我笑不出來了,他是說真的。

  我那一刻才意識到,他逐漸凋萎的人生唯一能夠緊緊抓住的,就只有這個難吃的麵包。

  從那之後,我謹記洗腎室醫生的那番話,不再拒絕洗腎的父親想吃的東西,而是確保他喜歡的東西都能吃到,但只吃一點,滿足了就好。

  不知不覺,我也開始用這樣的態度,對待自己的飲食習慣。

  我有個英國朋友,告訴我他發現自己成為成熟大人的那一刻。

  「有一天,我發現我的酒櫃裡,竟然有好幾罐沒開封的葡萄酒,卻不會想立刻打開來喝,而是盤算著要在哪個特別的日子裡喝,才會最滿足。」

  幾年前網路上曾經瘋傳一則恐怖的故事,大致上是說有一個女人在自己房間養了一條很大的寵物蟒蛇,這條蛇突然有一天開始不吃不喝,持續了一、兩個星期。飼主很擔心,帶去看獸醫,獸醫問女人這蟒蛇是不是跟她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她說是,但奇怪的是,最近蟒蛇睡時並不是蜷成一團,而是伸得直直地躺在她身邊。於是獸醫告訴飼主,這蛇不能留,因為牠正在清空腸胃,同時測量女人的長度,準備要把主人整個吞掉。

  後來動物學家出面,反駁了這種說法。蛇就像自然界大部分狩獵的動物,看到什麼想吃的獵物就會當場立刻吃掉,絕對不會預先做長期的準備。因為大自然裡的獵物,不會靜靜在那裡等著被蛇吃,如果蛇要準備那麼久才能吃的話,早就餓死了,只有人類才會有這麼深的心機。

  有所節制,為美好的飲食經驗事先準備,是「人」才有的能力。吃卻不用吃到飽、吃到撐,確實是人與動物的重要區別。

  因為有所節制,所以特別美味。

摘自《美食魂:全世界都是我的餐桌》

 

博客來
http://bit.ly/1SpEZaJ  
金石堂
http://bit.ly/1QrIjQl  
誠品
http://bit.ly/1NnDkWk
晨星
http://bit.ly/1NnDnkR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幾天沒下雨了。這裡本來清晨都會下一點雨,讓早上的空氣變得涼爽;而下午五點的時候,就算原本大太陽,也會下起一場清涼的大雨。但是,最近已經好幾天沒下雨,看來應該是乾季真的要到了。日落之後天氣還是很冷,我跟孩子們為了忘記寒意,於是一起早早上床睡覺。來到肯亞以後,孩子們入睡的時間變短了,之所以會這樣,除了因為奈洛比是高原地帶,也因為他們玩了一整天。當然,還有部份原因是因為家裡沒有電視,晚上沒有事情做。二兒子依偎在我的懷裡,一下摸摸我的臉頰、一下摸摸手臂,轉眼間手就垂了下去;大兒子則是頭一碰到枕頭就睡著了。我心想:「我曾經跟他們有這麼親密地相處過嗎?」

 

  「媽媽,你今天也很忙嗎?」

 

  「你不能陪我們玩嗎?」

 

  這是孩子過去五年在韓國最常說的話。因為工作的關係,每次遇到節目播出的日子逼近,我在家就只顧著工作,連孩子叫我也沒空回頭。

 

  「那你可以哄我睡嗎?」

  「對不起,你先睡吧!媽媽現在沒辦法跟你們一起睡。」

  「唉,爸爸也還沒回來。」

 

  二兒子每次都會深深地嘆一口氣。這種時候,身邊要是至少有爸爸在,他們還能睡個覺,偏偏媽媽在忙的時候,爸爸也晚回家。於是,孩子說要躺在我的電腦桌旁邊睡,一面摸摸我的腳也好。看著像小狗一樣入睡的他們,真的好心疼。 

 

  我再也不想對他們感到愧疚,所以就算只有一年,我也要抽出時間整天跟孩子們待在一起,想睡覺的時候一起睡覺,早上一起起床吃早餐和散步。我想過以孩子們為時鐘的生活。

  來非洲一個月了,至少這個計畫我還確實遵守著。雖然不知道怎麼跟男孩子玩,所以只能陪他們玩玩牌,但也算是整天膩在一起。早上早早帶他們去上學,再帶他們回家,回來的路上,我們會聊聊學校的事情。

 

  週末晚上和待在韓國的爸爸通電話時,爸爸問二兒子:

 

  「去肯亞以後,你最開心的事情是什麼?」

 

  二兒子毫不考慮地回答,整天跟媽媽待在一起,睡覺的時候有媽媽陪,下課回家的時候有媽媽等著。這些都是我在韓國沒能替他們做的,也是我該做卻沒做的。孩子們需要的就只有這樣─整天陪伴他們。這就是最棒的禮物了。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孩子說,來對了非洲》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要去非洲?

「為什麼要去非洲?」見到我的人都這麼問。

「因為想看斑馬。」我總是這樣回答。

大多數的人會笑著點點頭,然後又問:「那孩子們高興嗎?」

當然嘍!他們很高興。

每到星期六早上,我們會在斑馬跑來跑去的地方騎腳踏車,會跟非洲的孩子們一起踢足球,也會搭十五個小時顛簸的火車去印度洋游泳。真的很棒。

 

「喔!我也好想這樣生活……好想試試看⋯⋯那就是我的夢……

每次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就會嚥下一口口水,然後鼓勵他們。

那就去吧!去看看吧!有什麼原因不能去嗎?

人生這麼長,就抽出一年的時間……不,就算是六個月也可以,

到非洲去看看吧。就算你這麼做,世界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因為我去過,所以很清楚。去吧!

聽到這裡,大家的眼神變得更認真,又問:「要去嗎?可以嗎?」

其實,這問題不是在問我,而是在問他們自己。

我充滿自信地說:「可以。就去吧!」

 

接下來,他們會問更具體的事情,比方說:不會很可怕嗎?要花很多錢嗎?英文能通嗎?一面拉椅子坐了下來。就這樣,我們開始長時間的對話,聊好幾個小時都不夠。

 

有時我們講到太陽下山了都還沒結束,有時則熬夜繼續聊。但是很可惜地,光聽我說,並沒有辦法呈現完整的非洲。因為我說的,僅止於我所接觸過的,還有我和孩子實地去過、實際看過的,所以大部分都是跟我們住的肯亞奈洛比相關的事情。我跟孩子並沒有深入那塊乾渴的土地,徹底體會過苦痛和飢餓。

 

從抵達非洲,一直到結束一年的生活回到韓國為止,我們始終都是邊緣人和旁觀者。老實說,有時候僅僅是待在非洲這個空間,就讓人很過意不去,甚至感到椎心之痛。光是一直以來生活得太舒適這點,就令我感到愧疚。無法對他們的生活造成影響,或是給予他們任何幫助,面對這悲傷的事實,我有好幾次都不禁落淚,也時常對無能為力的自己生氣。

 

但,從某一天開始,我的心境漸漸出現變化。和貧民窟的小朋友們一起玩氣球;當那些因為愛滋而失去父母的孩子一天的媽媽;教貧民窟的學生怎麼拍紀錄片;與在咖啡農場工作的女工成為朋友之後,我明白了。

 

原來我真的非來這裡不可!

生活就是這樣,在生命的許多轉彎處,我們會和命定的某個東西相逢又分開。

那可能是一個人,也可能是一個地方。回首過去的時光,其實就連相遇以後分開的人,都是一定得遇見的人;而相愛後分手的人,也都是我們必須去愛過一次的人。

 

到某個地方旅行也是相同的道理,我想,沒有任何邂逅是不具原因和意義的。

非洲也是一樣。當某人叫我去非洲看看、當非洲讓我有些動心的時候,我笑著忽略了好幾次,而且也不肯相信。然而住在非洲的期間,我才終於明白,原來我跟孩子是屬於那裡的,我們一定得去一次看看。

 

這一年,我們結交了許多朋友,用全身去感受風和雨;有時玩得好疲憊,有時則是無聊得發慌。我們和非洲漸漸親近,學會怎麼漫步,也懂得越來越多非洲的鳥名和花名。最後,我們將這段珍貴緣分的一部分留在肯亞。

 

我要開始述說這段時間的故事了。關於為什麼會去非洲,在那裡都吃什麼,遇見了哪些人,在心中種下什麼樣關於愛的夢想,兩個孩子的成長……我會從頭開始說起。故事也許有點長(畢竟是一年期間的紀錄),但你們肯定不會覺得無聊,而且說不定我都還沒講完,你們就想打包行李了。別急,請忍耐著聽到最後。

 

四十歲的媽媽,帶著十二歲和七歲的兩個兒子,

某一天,三個人突然跑到非洲的肯亞了

 

本文摘選自大田出版四月新書《孩子說,來對了非洲》

 

 

, ,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