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去倫敦上插畫課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unni 〈李智善〉
www.jisunlee.kr

長時間擔任藝術總監,因為無法放棄想成為繪本作家的夢想而遠赴英國金斯頓大學和布萊頓大學,專攻插畫BA課程和插畫MA課程。留學英國期間曾獲頒2006波隆納兒童圖書節「年度傑出插畫家」、2006與2007英國插畫協會〈AOI〉新人獎、2006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插畫獎、2009 CJ 圖畫書特展插畫部門繪本獎等傑出的獎項。在金斯頓大學時所創作的繪本《黑獅子》先在日本出版,最近也在韓國翻譯出版。Sunni目前參與各式各樣的展覽,並計畫以英國留學時所創作的多個故事為基礎,準備未來的創作。

*******************************************************************
 

為畫辭職,走闖天涯
sunni曾在出版社擔任設計師和藝術總監,工作六年後她毅然決定辭職前往倫敦學習插畫。從五歲起便開始繪畫的sunni無法想像自己的世界少了畫畫會是什麼樣子。雖然她很喜歡出版社的工作,但也希望有自由時間創作,因為她喜歡和圖畫對話,每當一有新的想法便想馬上栽進創作的世界中。

03.jpg  

定位素描大考驗
在倫敦求學的過程中,最令sunni印象深刻的一向訓練,就是「定位素描」。所謂「定位素描」是指許多人在同一個定點集合,經過說明後,各自在現場找自己想待的地方開始素描,沒有主題的限制,最後再全體集合一同討論,並由老師講評作品。似乎有點像台灣的「寫生」。在進入金斯頓大學前,sunni從沒有受過定位素描的訓練,對她來說要在戶外畫畫還真是既緊張又有點害羞。但是受過這堂課的訓練後,sunni便常常帶著素描本在倫敦市中心或歐洲各地自我訓練,這對她的創作影響很大,也讓她學會將觀察的事物記錄下來。

image2 copy.jpg  

在英國求學時,創作任何作品都會被要求先做研究,雖然找資料的過程不一定有幫助,但對sunni來說卻是必要的,因為這能讓她為每件作品找到適當的方向;不過對於所找到的資料、靈感和其他素材,仍然會不斷的自我檢視,因為這些事物總會延伸出許多其他的疑問,而一旦發現疑問就要找出答案,不可能半途放棄。雖然Sunni也曾面臨許多挫折和瓶頸,但反而能激盪出更多新的想法;她不會只停留在原地,而總會要求自己不斷前進。

CNV00032.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unge〈朴相姬〉
www.munge.co.kr

munge畢業於韓國弘益大學視覺設計系後,十多年來都以「職業無業遊民」的身分過活,突然前往英國是為了給自己換個環境。在倫敦住1年5個月的時間於金斯頓大學進修MA課程專攻動畫。回到韓國後,將充滿自我個性的繪畫展現在書封設計、專輯封面設計上,代表作有《壁櫥裡的千代》(荻原浩 著)、《俄羅斯咖啡》(金?桓 著)等。因為克制不住自己豐富的才能和多元的興趣而開始親自執筆寫書,成為作家,著有《Coffee Holic’s Note》、《Photo Holic’s Note》等書。
*******************************************************************

捎來喜訊的一袋草莓
munge是個追求快樂的藝術家,不過為了想改變閒閒無事的日子,因此決定前往倫敦求學。她沒有做功課,而是非常快速的遞出申請,甚至連金斯頓大學是什麼樣的學校都不太在意。會知道這間學校是因為在廣島動畫節時結識一位動畫家Damian,知道他在金斯頓大學任教,因此才得知這間大學。

後來韓國舉辦了一場插畫研討會,邀請的講師都來自金斯頓大學,其中也包括munge在廣島認識的Damian。他邀請munge來參加這個研討會。研討會結束後,munge還帶著講師們到仁寺洞參觀並享用午餐,大家相處得很愉快。後來munge申請金斯頓大學後沒多久,便收到一封信件告知即將有位老師要到韓國去,並希望有機會見見munge,他便是當時研討會上一位較年長的老師Robin。見面當天,Robin竟然還帶了一大袋草莓當作禮物,這讓munge深深覺得Robin是位非常有禮貌且紳士的英國男人,當然會面相當順利,而munge也如願以償的申請成功。

動畫系的訓練
在金斯頓大學,munge最喜歡的一堂課是「色彩計畫」〈Color Project〉,每個人必需獨力完成作品,插畫系和動畫系的學生也會一起上這堂課,而Robin是這堂課的指導老師。色彩計劃是只將三原色為基底色,並調出中間色,再利用中間色調出其他顏色並拼湊成一個色彩圓環,而這裡面包括了彼此適合及不適合的色彩,而那些彼此不適合的顏色特別吸引munge。

Robin在復活節假期指派關於色彩計畫的作業給他們;那段時期,munge對於繪畫臉部很感興趣,因此決定以臉部為主題。她到圖書館找尋肖像攝影集來參考,並沉溺在繪畫臉部的世界裡,創作完作品再簡單上色,不過為了要達到整體作品的力度,她第一次嘗試將許多色彩相互對比來呈現,讓作品回到最初的本質。雖然一開始還不習慣用高彩度的色彩,對最後在這之中找到了協調性,這樣的色彩組合看起來還蠻有趣的呢。她說自己太喜愛臉部創作,因此必須在顏色中冒險;經過這堂課後,她對使用色彩的判斷及感覺也大大增長許多,
而且也成為自己最喜歡的創作項目。beatkids2.jpg   

一切都以做研究開始
munge認為自己在金斯頓學到最重要的是「做研究」。這是一個重要的過程,因為研究資料都必須在作品完成後與成品一同呈現出來,而且事前研究對於發展構想、表現方式和手法都很重要,因為研究是這些步驟的基礎。學生們必須將研究資料和成品一同展現,讓大家知道他們是如何產生想法,他的創作又受何影響,因此紮實的論點能讓觀眾更清楚作品的概念。

金斯頓大學非常注重這個部份,然而munge之前從沒有做過創作的事前研究,剛開始也不曉得要從何開始,好在指導老師和同學們都很幫她,從聊天的方式導引出創作主題,找出適合的資料,參考別人的作品再慢慢延伸自己的想法,並藉著素描本將創作過程記錄下來。不過她承認自己經常倉促的創作而沒有好好做研究,因此經過金斯頓的訓練後,她現在都會照著步驟記錄創作的過程,以探討作品更深層的本質。她認為做研究真的很重要,不但能讓作品更好、更紮實,也改變了她對創作的態度。

_MG_1390.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con-sunni5.jpg  

沒有正確答案

第一學期,我們每個星期五的早上,都不是在工作室裡上課,而是前往特定的場所上課。第一次上課我們去了擁有一百五十多年的歷史,和收集了四萬多種植物,被指為世界文化遺產,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植物園──英國皇家植物園(Kew Garden)。

聽說這裡是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的繪本──《穿背心的野鴨寶兒(Borka: The adventure of a goose with no feathers)》的主角寶兒生活的地方,所以一定要來看看。不過幸運的是,還好因為這是校外教學,所以我們不需要付13英鎊(約台幣613元)的門票就可以免費進場。

導師還告訴我們植物園裡面賣的東西很貴,人也很多,所以想多畫一點東西,帶個便當來會比較好。而且因為第一堂野外課是在離學校很近的倫敦南部瑞奇蒙地區(Richmond),於是我們便在金斯頓市中心的公車站一起集合出發。

過了三十幾分鐘,我們到了皇家植物園,這裡就算用地球上最大的庭院來形容它也不為過,因為即使我們走了好一陣子也看不到盡頭。聽說這裡的景觀是追求自然風景的庭園樣式所打造出來的,起伏不大的山丘,和曲線自然的湖水邊界等,幾乎讓人看不出來有人造的感覺。

偶爾還會在路上遇到一點也不怕人,毫不介意我們進入,大搖大擺地走著的雉雞家族、綠頭鴨和孔雀。如果有經過英國大大小小的公園應該會發現,庭園文化在英國人之間已經風靡很久了。自己設計個人所擁有的庭園和園藝生活就像遊戲文化般地風行整個英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如此,在韓國二十、三十歲女性之間相當受歡迎的凱斯‧金德斯頓(Cath Kidston)這樣以花為主題所創作出來的多元化設計才會這麼地有人氣。因為四點的時候有一個素描的評鑑大會,沒有辦法悠哉地到處參觀,只好打消了想東逛西逛的念頭,趕緊占了一個位子開始素描。 

   sunni-22-006.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22-31.jpg  在Martina面前哭了兩次

我帶著最後一個場景去和Martina爭執,是遊樂園的旋轉遊樂設施的場景。

我堅持一定要加進這個場景才能完成電影放映機、幻影箱、手翻書這三種組合,但是她一句無聊就把我的作品給退了回來。
我又再一次向她表示我的堅持,她馬上又說沒有聽的必要,把我完完全全地給擊退了。我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最後還是哭了。

其實除了我自己一個人在看連續劇的時候,我幾乎很難得會哭。我也自認為自己算是個堅強的人,但這件事實在是委屈到讓人無法忍受。雖然我真的很不想哭,還是不自覺地一直掉眼淚。

頁面擷取自-去倫敦上插畫課_頁面_1-001.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con-sunni-2.jpg  說辭職就辭職

面試順利地結束了,過了好一陣子才從倫敦寄來了一個厚厚的信封。這封寄來的資料袋,也告訴了我一件事,就是現在的我就快要展開一場屬於我自己的旅行了。

我已經把現在上班的公司的辭呈寫好了。我要暫時告別這段,一直以來以藝術總監和插畫家的身分的日子,我只是為了更深入地窺視「我自己」,而擺脫這些束縛。我沒有什麼遠大的計畫,也沒有什麼欲望,我只是想畫畫,想把所有的專注力都投注在畫畫上,想把所有的時間都集中在一個地方。我很好奇我到底能夠走到哪裡,能夠走多遠,究竟做不做得到。

stage1-rfdgirl.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final_storyboard_03.jpg    

 

一年,剛好適合改變的時間

曾經我夢想可以漫無目的地去留學,但是當我憧憬的留學計畫都泡湯了之後,我就再也摸不清自己到底想做什麼,而且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所以我便默默成了職業無業遊民。

就這樣我開始覺得無力,我到底想做什麼?我到底能做什麼?光是為了尋找我到底能做好什麼事,就徬徨了好幾年的時間了。偶爾就算不知道自己想走的路在哪裡,還是繼續走著現在正在走的路,漸漸地我也熟悉了起來。甚至自己也跟自己妥協,這條路就是我要走的那條路。

也會覺得找自己想走的路根本一點也不重要,為了尋尋覓覓這條根本就不存在的路,每當在路上碰到了小石子,還會和別人起衝突。感覺這段時間裡,好像也有所獲得的時候,正當感到沾沾自喜的時候,又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

19-1-008.jpg  

總而言之,就是曾經感覺差點就要好轉的時候,又失敗了。尤其是當我殷殷期盼的第一本書《munge cartoon book,憂鬱》失敗的同時,所有的現實都浮上了檯面。我比以前還要一無所有,算是跌到了人生的谷底,也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當時我和正在準備留學的同學見面,他告訴了我一個全新的消息,就是英國的碩士課程MA是一年制的。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只考慮美國的學校,從來都沒考慮過英國的學校。只覺得一樣都是西方國家,英國的學制應該也跟美國一樣。加上美國一開始就是英國人飄洋過海所建立的國家不是嗎?MA課程怎麼會是一年的呢?

因為是一年,留學所需的經費也不到去美國的一半,我的腦袋裡閃過的念頭只有一個,就是「一年,要改變要玩都剛剛好~」

我心裡覺得很疑惑,於是便馬上上網搜尋了。如果透過留學代辦中心,雖然會比較方便且確實,但是費用也不是開玩笑的,所以我便決定自己打聽。

chiyocover-002.jpg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