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曹麗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黑眼卡◎文

01  
昨兒個滂沱大雨,在大田會議室接受中國時報記者訪問的曹麗娟,絲毫不受偌大的雨聲影響,和記者兩人因為一位共同的朋友打開了話匣,開始細聊曹麗娟的童年與成長、也聊寫作和生活,當然也聊了1999的《童女之舞》以及現在的復刻版。曹麗娟靈動的雙眸凝視著對方,仔細聆聽對方的提問,回憶著、回應著。

原以為麗娟是非常安靜的,但她說話時表情豐富,手勢也多,對於每個問題都思量再三,細細描繪,講著講著,甚至還拿起桌上的玻璃杯舉著例子。有時候等不及,記者就揣摩著說出她可能的回答,突然來的寧靜片刻,讓人更不住期待正思考中的麗娟如何回應,這時候,曹麗娟眨著雙眼說:「好像是耶!」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對於事物、周圍朋友與讀者的關心,而之於創作、角色人物的捏塑,麗娟說就像我們一同經過一棵大樹,大多數的人只是經過了,但她卻注視了、感受了,並且以文字描繪下來,以如此真誠的心與筆寫下《童女之舞》,於是,我們也感動了。

02   

今晚(5/18),曹麗娟╳紀大偉,僅此一場《童女之舞》復刻版分享會@女書店
二十世紀末的「夢幻逸品」,再度以寧靜頑強之姿與讀者見面。
曹麗娟與紀大偉精彩對談,不同世代所讀的《童女之舞》 。【
點此線上報名


博客來OKAPI專訪曹麗娟:
時光的溫柔結晶——曹麗娟《童女之舞》復刻版
李屏瑤/文  張雪泡/攝影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曹麗娟◎著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鍾沅進教室的基本動作,從幼稚園到高中行之多年。她自小就是個瘋丫頭,千篇一律的教室格局和一成不變的上課下課令她生煩,便來點變化以自娛。國中之前,她是在男生堆裡「混」的,國中她念了私立女中,面對一干文靜用功的女同學,她頓失玩伴,只好把佻野的玩勁拿來運動,加入了排球與游泳校隊。跟鍾沅在一起,我那懵懂的十六歲心智彷彿對人與人之間的感覺開了一竅,乍然用心動性起來。鍾沅則說她初見到我那兩隻生生嵌在臉上的圓眼睛,便想問我是否看到另一個世界。當然,我們之間,到底是誰先喜歡誰至今仍是未了公案,然那早就像無數開天闢地的神話一樣,無關合理,也不需論證了。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曹麗娟◎著


十六歲的時候,有一次我跳沒有配樂的獨舞。舞畢,觀眾中有一人大喊:「看啊!這是死亡與童女之舞。」此後,這支舞就叫這個名字。
—Isadora Duncan(伊莎朵拉‧鄧肯)

其實,我一直很想送鍾沅一朵花。

那種淺紫色的玫瑰,半開,帶著水珠。

你見過那種紫嗎?如果你染過布你便知道,那是一種很難控制的色澤,偏紅不對,偏藍不對,偏亮不對,偏暗也不對。不是染劑比例的問題,也不是色層順序的問題,那絕對無法控制。即使染出來了,也只是碰巧,第二次你絕對無法控制。還有,它不是均勻的紫。還有,你絕對找不到一種胚布的質感像那種花瓣的質感。

第一次見到那種玫瑰,那種紫,我就想送鍾沅。我也曾以每朵十三到十六塊不等的價錢,買過一朵又一朵半開的、帶著水珠的紫玫瑰,但我從不曾將其中任何一朵交到鍾沅手中,因為,是的,因為鍾沅根本不愛花。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曹麗娟◎文

本來是抗拒《童女之舞》重新出版的。
不知道有什麼理由要重新出版。

但教書的朋友說,學生買不到。書店的朋友說,沒書可賣。出版社說,倉庫真的一本都沒有了。於是我被說服。

仍然由大田的培園和鳳儀經手,謝謝她們對我的溫柔耐心。《童女之舞》復刻,鳳儀說:「真想喝一杯。」的確不容易,第一次見培園的記憶猶新,那時她們都還好年輕,轉眼已經十三年。

一九九一年〈童女之舞〉在聯副發表的版本,鍾沅曾給童素心留了個電話號碼,那完全是可以刪去的,我失心瘋寫下當時自己住處電話。發表後,電話響了,找鍾沅,找童素心。我張口結舌:「她……她不在。她……她出去了。」講不出「這裡沒有鍾沅沒有童素心」這種話。印象最深的一次留言是,天冷了請童素心保重別感冒尤其懷孕了要多小心云云。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儀主編◎文

決定《童女之舞》的復刻,突然,時光好像回到了十三年前。

彼時出版社剛成立第三年,1999年。

那一年藍芽技術問世;李登輝總統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談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那一年9月21日台灣中部發生了芮氏7.3的劇烈地震,造成2400人死亡,8500人受傷……那ㄧ年年底,美國佛蒙特州最高法院決定同性戀伴侶,應與婚後的異性戀伴侶享受同樣的待遇和保護……

05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