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bn_2  

櫻祭さくらまつりsakuramatsuri
畢竟「櫻祭」跟其他的活動如「梅祭」「藤祭」「菊祭」等,在日本人心目中的重要性不同。一年裡只有「櫻祭」之際,人們在樹下鋪開蓆子,邊賞花邊跟親朋好友聊天,盡情享受一頓野餐。

  未命名  

          圖摘自《一個人暖呼呼:高木直子的鐵道溫泉秘境》

      「祭」字的原意是祭祀、祭奠。傳到日本以後,卻擴大成一切節日活動的意思了。除了「夏祭( なつまつりnatsumatsuri)」「秋祭(あきまつりakimatsuri )」等能追溯到農業社會信仰的廟會、會以外,各級學校的文藝活動也叫做「文化祭(ぶんかさいbunkasai)」「體育祭(たいいくさいtaiikusai ) 」「學園祭(がくえんさいgakuensai )」,社區或商業組織舉辦的季節性活動, 亦稱為「梅祭(うめまつりumematsuri )」「櫻祭(さくらまつりsakuramatsuri )」「紫陽花祭(あじさいまつりajisaimatsuri )」「藤祭(ふじまつりfujimatsuri )」「菊
祭(きくまつりkikumatsuri )」等,而都不具有祭祀的意思。

  記得有一年東京櫻花開得特別早。三月中旬我參加兒子的初中畢業典禮時,學校操場周圍種的許多櫻樹上,雪片般的櫻花已經正盛開著。每年春天各地舉行的「櫻祭」都定在四月初的,櫻花提前綻放起來,難免令人尷尬。畢竟「櫻祭」跟其他的活動如「梅祭」「藤祭」「菊祭」等,在日本人心目中的重要性不同。一年裡只有「櫻祭」之際,人們在樹下鋪開蓆子,邊賞花邊跟親朋好友聊天,盡情享受一頓野餐。

  冬天剛過去,春天要來的日子裡,大家出外享受野餐,好像是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的傳統習俗。漢族人過清明節,春遊寒食是其中之一吧。有一年春天去義大利翡冷翠,我也得知當地人過完復活節後,第二天就要舉家郊遊吃野餐的。中國的清明節是春分以後的第十五天。西方的復活節,則在春分後第一個圓月之後的星期天。兩者的日子相當接近。有趣的是翡冷翠的復活節,最重要的節目竟然是由兩頭牛拉到市中心大教堂廣場來的大彩車上,早設置的極大量爆竹和煙花,花半個鐘頭一一燃放,也就是當地人所說的牛車爆發。

  震耳欲聾的聲音,令眼睛迷濛的濃煙,都令我聯想到中國的春節了。

  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來說,復活節是一年裡最重要的節日之一。不過,歷史學家則說,初春過節的歷史其實比耶穌基督其人還古老。看看義大利甜品店家家都出售的雞蛋型巧克力種類之多,以及所散發的歡樂氣氛,連異教徒遊客都能直覺地理解,自古人們衷心等待春天到來的心情。我問了老翡冷翠人,第二天去郊遊野餐到底要吃什麼東西,答案果然是當場燒烤的一隻全羊!相比之下,日本人逢「櫻祭」吃的「花見便當」,雖然可說精緻美麗,但是就分量而言,只能說在兒戲之列了。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立體書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你一定想知道的日本名詞故事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bn_2  


御節料理 おせちりょうりosechiryouri

傳統「御節料理」不再吃香的又一個因素,是富裕的現代人不習慣吃剩菜。從前的人在年初的三天重複地吃「重箱」裡的菜餚而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如今可不同,大家想要吃得好和吃得飽以外,還想要吃得有變化有驚喜。


  日本人在新年期間吃的「御節料理」,按規矩,是要在去年事先準備好,並裝在多層方形漆器「重箱(じゅうばこjuubako )」中的。至於「重箱」裡要裝什麼樣的菜餚,則因地而異。

  我小時候在東京,母親做的「御節料理」主要是把冬菇、芋頭、蓮藕、蒟蒻、昆布卷等素菜紅燒而製的。另外就是甜味「黑豆(くろまめ kuromame)」、把酸章魚染紅的「酢蛸(すだこsudako )」、紅白兩色外皮的「蒲鉾(かまぼこkamaboko)」魚糕、「伊達卷(だてまきdatemaki )」魚漿雞蛋卷等等。所以,結婚以後去婆家拜年,第一次吃到關西風味「御節料理」,其豪華和豐富叫我刮目相看。「八幡卷(やわたまきyawatamaki )」是把牛蒡條用神戶牛肉片捲起來紅燒的。「數子(かずのこkazunoko)」即是黃色悅目吃起來又清脆的鯡魚子,「栗金團(くりきんとんkurikinton )」是看似金幣的栗子拌番薯泥。至於「田作(たづくりtazukuri )」是代表肥沃農地的拔絲小沙丁魚。公公叫「生鮨(きずしkizushi)」的是醋醃鮁魚,一個一個都非常精緻好吃。

  無論是東京式的還是關西式的,凡是年飯都有在材料名稱或形狀裡寄託美好願望,要討口彩的意思。譬如:黑豆代表勤勞到曬黑,蓮藕代表前景良好,鯡魚子代表子孫興旺等。這一點跟廣東人過年吃蠔豉髮菜、竹報平安等是同一個道理。

  這些年頭,一方面日本家庭的平均人口直線減少,另一方面如今的小孩子們也不大愛吃傳統日本菜,結果曾經都是各家主婦花幾天親手做的「御節料理」,越來越多人覺得買來吃現成的就算了。於是每年到了初冬,各家百貨商店、郵購食品公司等都敲鑼打鼓,大力宣傳,開始接受「御節料理」的預約。現成的盒裝年飯,一套的價錢從幾千日圓到幾萬日圓不等,菜餚種類也有二十幾種到三十幾種不同。再說,為了迎合現代人口味,有些商家都推出西式或中式的「御節料理」。西式的包括煙燻鮭魚、烘烤豬肉片、海鮮沙拉等。中式的則包括東坡肉、棒棒雞、乾燒明蝦、涼拌海蜇等。總之,「御節料理」的營業額反映出這一年的經濟景氣如何。

  傳統「御節料理」不再吃香的又一個因素,是富裕的現代人不習慣吃剩菜。從前的人在年初的三天重複地吃「重箱」裡的菜餚而不覺得有任何問題。如今可不同,大家想要吃得好和吃得飽以外,還想要吃得有變化、有驚喜。果然,我最近聽到一個母親竟說道:「御節料理」麼,買來給孩子們看就是了,算是上一堂傳統飲食文化課吧!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立體書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你一定想知道的日本名詞故事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bn_2  

烏賊素麵いかそうめんikasoumen

切絲的生烏賊,看起來確實像剛煮好的麵線。放在長方形盤子上,由白色蘿蔔絲、綠色紫蘇絲、葡萄色蘘荷片陪伴,美極了。佐料一般用山葵醬油或者薑泥醬油,不過正如之前寫的,蘸著烏賊肝醬吃,無疑是最好的吃法了。

 未命名  

  每週一、兩次,我都會去逛魚店。若看到有應時的魚上市,一般就買下來做料理。跟蔬菜水果一樣,魚也是應時的好吃而便宜。但是,如果收穫量不多的話,售價則要貴了。

 

  某年秋天的日本魚店,雖然有秋鮭子、秋刀魚上了市,可是量還不是很多,價錢相當貴,使人猶豫該不該買。遇到如此的情況,我往往就買北海道產魷魚,帶回家弄成烏賊素麵吃。

 

  所謂北魷,在日本海域通年都能捕撈,售價比較穩定,果然在日本是消費量最多的魚種了。一條大魷魚的零售額,在東京魚店約是一百七十日圓,可當作一人份的晚餐主菜和副菜,以及日後做天麩羅時的備用材料,算合理。

 

     回到了家中廚房,要邊洗淨邊處理魷魚。先把手放進魷魚的「裙子」裡面去,抓住了牠十根腳一口氣全拿出來。這時要小心別把內臟團撕破了,因為魷魚的肝臟很大很好吃,可做成副菜吃的:把去掉了墨水袋的內臟團醃在鹽酒中,臨啤酒、鯉魚旗、花車遊行……繽紛熱鬧的黃金週開飯之前用鋁箔紙包起來,倒幾滴醬油,在烤箱裡加熱十分鐘後上桌。這樣烤好的烏賊肝,單獨吃是很好的下酒、下飯菜,跟烏賊素麵一起吃,更是比得上法國鵝肝醬的頂級海味了。

 

     主菜烏賊素麵,實際上跟麵條沾不上邊,而是看樣子像手拉素麵,既白又細的生烏賊絲。我是高中三年級的夏天,去北海道函館市旅遊,在當地名字就叫「函館烏賊素麵」的餐館裡,才第一次吃到這種北海道風味。日本人做刺身

 

    即生魚片,歷來依魚種用不同的刀法。但是,我之前在東京吃過的魷魚刺身,似乎都是約五毫米寬的條狀,北海道式則不同,是切成一到兩毫米的絲狀,口感既黏又柔,好吃得很。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詞故事》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bn_2  

女子會じょしかいjyoshikai:
在傳統日本文化裡,溫柔安靜的才是好女人。所以,無論在親戚間還是在職場上,女性往往把要說的話都憋在肚子裡。女子會就給她們提供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空間。

  以前我住海外的日子裡,每次回日本上館子,都驚訝地發現:大多飯桌的客人,要麼是清一色的男客或者是清一色的女客,很少看見兩性混合的團隊。
  若是男女老少齊全的餐會,幾乎一定是家族親戚團聚;如今日本的少子高齡化越來越嚴重,飯桌邊只留下了老男老女,有第二代陪伴已算了不起,要是有第三代在座,簡直比獲得了國家勳章還值得顯擺似的。曾經也有老男和少婦的酒會,那是別有目的的男上司請女部下的;如今被視為標準的性騷擾案子,怕丟工作的上司們再也不敢冒險了。總而言之,歐美那般成人男女雙雙出來彼此交際的場面,在東瀛從不成氣候。
  

  當年的清一色男客,其實大多是幾個男同事下班後結伴去喝酒的。清一色的女性結伴去吃喝,有是有,卻只限於年輕未婚的大學女生或職業女性圈子裡。後來局勢發生了大變化,有人說,跟美國製作的電視連續劇《慾望城市》的流行有關。總之,從二○○○年代起,不分年齡和社會身分,幾個女性聚一聚就稱為女子會,轉眼之間成了大氣候。最大的因素絕對是職業女性的增加;今天的日本成年女性,百分之七十都有工作,也就是說,有自己的錢花了。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bn_2  

「忘年會(ぼうねんかいbounenkai)」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每到年底,大家就要透過共同吃喝狂歡一晚來忘記快要過去的一年裡發生過的種種事情,包括好的、壞的、光榮的、丟臉的。所謂「付諸流水」日文裡的意義等同於「一筆勾銷」。  

 

  每到陽曆年底,日本到處有人舉辦「忘年會(ぼうねんかい bounenkai ) 」。如果「忘年會」場地一位難求,會是經濟景氣好所致,成為歲暮令眾人快樂的好消息。
  「忘年會」是年底辦的宴會。平時常見面的同事啦、館、居酒屋,一起吃喝玩樂,不一定回顧過去的一年,也不一定展望要來的新年。即使活動內容跟平時的宴會沒有任何區別,只要大家稱之為「忘年會」,就是「忘年會」了。凡是日本人,都期待參加「忘年會」。雖然不是次數越多越好,但是如果連一個都輪不到的話,則一定會覺得很寂寞,猶如自己沒有所屬的圈子。何況,每年到了這個季節,日本電視上忽然有很多胃腸藥的廣告,勸觀眾參加「忘年會」之前先吃一包,以預防喝多了酒作嘔。
  日本「忘年會」的起源,似乎追溯到中世紀貴人開的詠歌會。到了近世江戶時代,普及到平民階級來了。當時以《好色一代男》《好色五人女》等故事書風靡一時的井原西鶴,就在作品裡談到過老百姓的「忘年會」。
  有外國研究者指出:日本「忘年會」沒有宗教色彩,也沒有特定的儀式程序,跟慶祝基督誕生的西洋聖誕節,或者原本祭祀土地公的台灣尾牙都不同。說得沒錯。只是,「忘年會」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每到年底,大家就要透過共同吃喝狂歡一晚來忘記快要過去的一年裡發生過的種種事情,包括好的、壞的、光榮的、丟臉的。所謂「付諸流水」日文裡的意義等同於「一筆勾銷」。
  日本人向來在狹小的國土上密集住著過日子,除非定期集體地忘卻以往的怨恨,整個社會都永遠得不到平安。所以,把難忘的事情都盡量忘記,迎接新年之際,對自己的記憶媒體進行初始化,成為了日本民族的處世之道。就因為如此,參加「忘年會」一般是平時常見面的人,而不像春節般家人團聚,或者像校友會般老同學團聚。老面孔在一起,方能勾銷過去的一切。在這一點上,忘年等於洗淨記憶。不必說,你我大家都忘記了,才算數。
  直到最近,日本家庭都會在過年前準備一套新的內衣、睡衣等,為了能夠在元旦穿上新衣服來重新做人。如今整個社會都富起來,隨時都能買新衣服了,因而沒有了元旦穿新衣服的習慣。反之,歲末拚命忘年的習俗倒越來越熱烈。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立體書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

(12月12日出版)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bn_2  

 

御雜煮(おぞうに ozouni)
因為「餅」字在中文裡和日文裡的意思不同,我在日本大學教中文的時候,往往鬧起笑話日文裡「餅(もち mochi)」

  這個字不指麵餅而指年糕,也就是台灣所說的「麻糬」。日本人作「餅」的方法跟年糕的作法又不同,乃把蒸熟的糯米放在臼裡用杵舂製的。結果加倍黏糊糊的「餅」,必須趁熱分成小塊,抹上了白糖黃豆粉、紅豆沙、蘿蔔泥、納豆,或者蘸了醬油後用海苔捲起來,趕緊吃。否則這種「餅」一冷就變硬,只好要麼火烤要麼水煮,重新弄軟吃了。

  近年,在日本年輕人之間也頗流行用微波爐把「餅」加熱弄軟以後,倒醬油和奶油吃的「奶油醬油味( バターしょうゆあじ batashoyuaji )」 ,或者乾脆把起司片先放在「餅」塊上加熱,做成日式披薩。

  我一直以為「餅」是日本特有的食物。不料,原來是大錯特錯。翻看著中國出版的《三聯生活週刊》年貨特輯,我看到,有貴州土家族婦女跟日本人一樣用杵舂著熟糯米製造「糌粑」的照片。人家不僅做「餅」而且過年時候吃,果然習俗跟日本人完全一樣。

  因為「餅」字在中文裡和日文裡的意思不同,我在日本大學教中文的時候,往往鬧起笑話來。譬如,描寫北京烤鴨吃法的文章說:把薄「餅」抹上甜麵醬,加上蔥絲、黃瓜條、烤鴨片,捲起來就可以吃了。但是,日本學生想不通:怎麼可能在熱騰騰、黏糊糊的「餅」上抹了甜麵醬,放了菜和肉以後,還像海苔卷壽司一般捲起來呢?難道不熱?不黏在手上?

  日本人元旦吃「餅」的習俗,可追溯到公元九世紀平安時代的歷史。直到二十世紀末,日本家庭還守著年初三天不煮飯的規矩,能吃的主食就只有去年底準備好的「餅」了。於是元旦把「餅」放入雜燴湯裡做「御雜煮(おぞうに ozouni )」開始,抹上黃豆粉弄成「安倍川餅(あべかわもちabekawamochi)」,或用海苔卷做「磯邊卷(いそべまきisobemaki )」,或塗滿蘿蔔泥做「卸餅(おろしもちoroshimochi)」,把花樣換來換去,曾確實吃了連續三天三夜的正月「餅」。

  至於元旦吃的﹁御雜煮﹂,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食譜。東京人把切成方塊的「餅」放入用醬油調味後加了雞肉塊和青菜的熱湯裡,京都人則把圓形的﹁餅﹂放入用白味噌調味後加了芋頭塊和胡蘿蔔片的熱湯裡等。聽說,還有些地區在「御雜煮」裡投入含糖紅豆沙的「餡餅(あんもち anmochi )」。

  從前的社會人口流動性低,各個地方都保持獨特的風俗,大家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到底吃什麼樣的「御雜煮」。所以,剛結婚不久的夫婦,往往在婚後第一次的元旦,為了要吃什麼味道的「御雜煮」而吵起來,結果鬧得很不愉快。畢竟在年初嘛,每人都想吃家鄉味的年飯,而大家都認為「御雜煮」是自己家鄉的好吃。我們夫妻,老公來自關西,我則來自東京。為了和平共處,早已訂下了規定:每年的元旦早晨吃關西味道白味噌「御雜煮」,中午則吃東京味道的醬油味「御雜煮」,也為此準備天圓地方兩種「餅」,而絕對不准說哪種更好吃。只要雙方稍微妥協,新年還是能過得和平圓滿。

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立體書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
(12月12日出版)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