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紐約當時尚攝影師

  按快門的速度時而加快時而變慢。為了捕捉最精采的畫面,攝影師以驚人的集中力把視線固定在照相機鏡頭上,不斷移動著身體。模特兒隨著「咔嚓」聲擺出各種表情和姿勢,拍攝中間有節奏地穿插著攝影師和模特兒的對話。曼哈頓某棟摩天大樓的屋頂上,模特兒擺出驚險的姿勢,時尚攝影師申炫雅把這一切裝進自己鏡頭中。申炫雅主要在紐約和首爾活動,她的照片上過《哈潑時尚》和《NYLON》等時尚雜誌,還參與過LG等韓國大公司廣告拍攝。她原來是在韓國某家穩定的外商公司工作的普通上班族,某天她突然辭職,在三十多歲的時候第一次開始攝影。
2

 能談談妳放棄外商公司高年薪選擇攝影的契機,以及後來留學的生活情況嗎?

  在飯店工作的時候每天面對新鮮事物,很適合我的個性,也很有趣。後來一家日本公司開出更優渥的待遇,於是我跳了槽。雖然一切看起來很完美,但新工作的行政事務比重較大,需要處理很多文件,並不太適合我。我很想做些什麼有創意的事情,正好我一直對時尚領域很感興趣,所以就產生了不如改行去時尚界工作的想法。

  可能聽上去有些荒唐,我選擇布魯克攝影學院,是因為我在搜尋美國攝影學校的時候,它是按照英文字母順序最先冒出來的學校,而且校園的照片非常美。當時我身邊的人都沒辦法為我提供攝影方面的建議,幸運的是我找到了一所好學校。從我入學的五年前開始,布魯克學院更改了入學條件,不需要作品集也可以入學。美國大部分的學校畢業都比入學更困難,布魯克也不例外,畢業的時候必須經過嚴格的作品集審查。

   在那裡我完全地投入到攝影中。布魯克非常重視技術,嚴格訓練學生技術方面的能力。學習過程很有趣,同時也很辛苦。

  我第一次在暗房裡裝膠捲時就很狼狽。本來五分鐘就可以完成的事情,過了三十分鐘還搞不定,獨自在暗房裡急得滿頭大汗。這種事情對我來說都成了家常便飯。有一次,在一個重要的作品發表會前夕,我本來以為拍得很好的照片膠捲裝反了,照片沖洗出來全是黑的,結果我一張照片都交不出來。那真是噩夢一場啊。

   除了著名攝影師和大師之外,大部分時尚攝影師都需要自己帶照相機、燈光和道具,沒有好的體力是做不到的。申炫雅沒有助手,有時候一整天拍照下來,往往累得暈頭轉向。她豪爽地笑著說,攝影師這個職業看似光鮮亮麗,其實是「做苦力」。儘管如此,她依然對自己的工作充滿了熱情和自豪。她還認真地談到了成為攝影師所需要的態度。

 3

必須接受正規教育才能成為時尚攝影師嗎?

  從結論上來說,我的答案為「不是」。我並不後悔我在布魯克度過的三年,但實際上攝影中最重要的東西是「概念和創意」。雖然在學校可以學到專家水準的技術和理論,但是很懂技術卻不會用的情況很常見。而且,只偏重技術要素的照片往往乏味又缺乏創意。為了打破這種困境,我也在不斷努力。要想拍出自己想要的照片,當然也必須很了解技術,這是能順利拍攝的前提條件。

   在紐約,有很多人不是從攝影學校畢業,而是邊做攝影師的助手邊累積經驗。在拍攝現場親自學到的東西能完全成為自己的養分。我認為,在拍攝現場直接學習是最有效的。不過,成為著名攝影師的助手機率本來就不高。不僅要有實力,還需要有運氣。

 掌握自己獨一無二的表現方法
對於夢想在外國當時尚攝影師的人,妳有什麼建議嗎?

   攝影師必須在拍攝現場主導眾多工作人員和整體氛圍。如果英文不夠好的話,攝影師本人會很辛苦。因為你隨時會遇到必須讓其他人充分理解自己的意思、協調其他人工作的狀況。溝通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你必須能把自己想要的東西簡潔、準確地傳達給模特兒。除了流暢的英文之外,關鍵在於你要充分傳達要點、掌控模特兒和拍攝節奏,同時引導模特兒擺出你想要的姿勢和表情。舉著照相機拍照拍久了,就能領悟作為攝影師獨一無二的表現方法。

   對時尚攝影師來說,最需要的就是形成自己的風格。換句話說,就是打造能讓人一眼看出來這是誰主導的攝影世界。史蒂文.梅塞(Steven Meisel)是我很喜歡的攝影師,他用照片表現創意的能力非常出色。如果讓我選令我尊敬的攝影師, 我會選歐文. 佩恩(Irving Penn)。他用男人的眼光把女人拍成了優雅而高級的結晶。另外,攝影師在表現自己風格的同時,突顯照片中的衣服也很重要。時尚攝影畢竟是因為時尚而存在的領域。

  很多人容易忽視一點,作為時尚攝影師不僅要了解攝影,還需要掌握時尚、服裝、化妝、髮型方面的知識和資訊,必須有這方面的感覺和概念。

  在紐約工作的這段時間,我深切感受到這份工作的競爭有多激烈。但是我把它當成我的終生事業,所以我並沒有感到焦慮不安。我反而覺得終於開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所以很開心。想到自己已經不年輕的時候,給自己刺激並加倍努力就行了。意志、熱情和健康是讓我持續做這份工作的力量。

   對於「在稍晚的年紀才開始攝影是否會有壓力」的問題,她回答:「快速成功並不重要。從整個人生的角度來看,早幾年還是晚幾年成功,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她每天入睡前都要看一部獨立電影,生活每個瞬間都被攝影的想法和熱情包圍。她每天扛著沉重的攝影裝備,輕鬆自如地穿梭在各個地方。對於紐約,她這樣說道:「紐約是個讓我變年輕的城市。對我來說,它是第二重要的城市。而且,紐約還有讓我很幸福的『歡樂時光』。我在這裡從不感到無聊。」

4  

本文摘自《像他們一樣工作:紐約人的生存白皮書,向他們學習熱情、創意、成長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