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燻莊.gif  

兩個導演,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但都有哀悼逝去與懷念存在的共通意涵。

「臉」用的是單格靜默暗喻,是抽象詩的手法,演繹出與時光對話的方式,以水來暗喻源頭與歸屬,母親與兒子因為爆衝的水源,陷入水的意象,存在的世界被導演的水的意象變成冥河般的陰暗,但母親與兒子之間的依附,卻又產生無可脫離的愛,那是前往冥河前的光,因為母子的相連,我們感到愛的可能。 

羅浮宮不再是人眼直視的羅浮宮,地下水道、冷酷的林木、看似荒謬的對話,卻華麗至極,達文西的繪畫,血淋淋的約翰與莎樂美,一再出現的歌舞,導演想要說些什麼?

楚浮的最後情人變身為電影製片,超越時空似地來到台北,與男主角的母親並列在一空間中,楚浮「四百擊」的小男孩,也成為某個意象,意象堆意象,有人開始想要逃脫這個不斷折磨人的隱喻中,因為導演沒有拍出具象的羅浮宮,只有不斷用鬼魂用與亡者對話式的方式,來講述一個永不會離去的美感,藏身於充滿亡者藝術家的羅浮宮中,每一個單格畫面,都在跟藝術家對話,我們都遠離了,但我們也都進入了。

一個對美,對往生者的悼念與依依不捨,導演抽象派的方式,提供觀者另一個美學的思考,如果我們這樣解讀羅浮宮,不是同意羅浮宮,是利用它來思考,我們對生命、對美、對存在的思考,可以嗎? 

不一定都要看懂,但至少要懂得怎麼找到自己的思考邏輯,藝術可以表達的,無非是來自於個人無以倫比的特質,而此特質卻也是無可以取代的藝術價值,因為瞭解自己的風格而誕生了藝術。

我們不一定要創作,但要有個人思考的藝術,導演給你一個角度,你應該去再造角度,這是美學創造者最棒的給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an編輯病 的頭像
titan編輯病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