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蔡.gif 

最近大田的院子來了一批老朋友,它們是九重葛、七里香和柑橘。
它們以前住在某大出版社的陽台上,我曾經也是那出版社的一份子。記得那時拿著手機到陽台上說悄悄話時,除了看看天空,還會看看它們。
後來我離開了,沒想到它們也離開,和我來到同個地方。
物換星移,行星們再怎麼移動,還是在眼睛所能見的同一片天空裡啊。

幫公司整理院子的伯伯,上星期五來照料這幾盆新住民。它們有的乾枯了,有的只能繼續待花盆,不適合移植到院子的土壤裡。
走到院子看著伯伯忙,聽著伯伯說植物該怎麼照顧,突然覺得,我和這片院子很不熟。
桃樹我知道的,這兩年春天桃花都開得挺美,桃子也越結越甜。
杜鵑我知道的,到目前,還有零星幾朵沒凋落。
但其他呢?
我在院子裡繞繞走走,伯伯說,這是山茶花。
山茶花!驚!公司院子裡有山茶花!我湊近一看,樹葉間已長出了些許花苞,真期待花開那天到來。

那這株是?
這是垂榕。
咦,這不是蠶寶寶吃的桑葉嗎?院子裡有桑樹!
桑樹還小,再大一點,或許有桑葚可吃了,真棒!
在桑樹旁邊,還有一株小小的樹。
這是七里香,伯伯說:它自己長出來的,我就把它留著。在台灣到處都可以看見七里香,我們都種來做圍籬。大陸人很喜歡台灣的七里香。
竟然也有七里香!(難怪大陸人也很愛周杰倫,冷~~)
那這個呢?
這也是杜鵑,是五月杜鵑。
啊,原來杜鵑也栽植著不止一個品種!
到這裡我真的汗顏,平時只知道透過玻璃窗看著他們,但卻不知道他們的身世與故事。

這時,我的視線飄到了隔壁住戶的院子,他們的扶桑花開了,扶桑花旁,那叢黃花開得也盛。
那叢黃花是什麼?我問伯伯。
那是黃蟬。
紅花與黃花相鄰,很夏天。

再回過來看看自家的院子,發現伯伯已經在桃樹旁挖好一個洞,準備要來拯救那盆乾枯了的七里香。
看能不能再活回來,企看嘜囉。伯伯說。
可以的吧,七里香生命力這麼強盛。
我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an編輯病 的頭像
titan編輯病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