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gif 

老實說,要下這個標題的時候,的確很猶豫。

大過年年初五,不跟大家拜晚年甚麼,寫甚麼「兇手」「證據」的……可是事實是偏偏趁著年假追了三季的「相棒」,下意識自己也成了「特命組」的一員了,滿腦子不是年節揚眉「兔」氣,而是陰暗社會事件,矛盾諷刺的人性。尤其每個犯罪的兇手,最常狡辯的台詞,或者另一個角度,被冤屈的無辜者所極力辯解的一句吶喊:「你說我是!請拿出證據來……」

已經進入第九季的「相棒」仍然讓人看了心驚,編劇將日本的社會新聞事件改編又具觀點細膩鋪陳。將近演出十年的劇集若繼續往回追,此刻好幾季看下來,每一集的主題糾結人心,最後我好像已經不是看杉下右京還有龜山熏如何注意一些芝麻細節而破案了,而是看見了人的軟弱、貪婪、迷惑、無助掙扎。

商店街的人情味可能變成一場謊言大追擊,執著葡萄酒的達人一不小心變成被葡萄酒牽制而犯罪的笨蛋,作家為了下一步作品大賣偷窺成癖,畫家的不倫之戀讓純情少女成了犧牲者,說是警界的尋槍高手其實卻是收購私槍高手,人氣偶像的才華後來才知道都是假裝的……

我想到日本的憲法其中有一條明示,人人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當時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樣的權利會在憲法中出現。

第六季的最終回,取名「默示錄」的這一集,一名在東京拘留所被判兩次死刑的死刑犯心肌梗塞死了,多年來辯護律師不斷上訴再審想要翻案,因為他相信被判死刑的錦貴文是無罪的……

而被判死刑的人卻在監獄中死了引發各界對二十五年前的案子重新調查。印象中台灣的幾年前播出過,但是當時沒有特別注意,這回再看劇裡法官審判長與兩位特命組的主角的對話,精采至極,審判長將當年簽字死刑的判決書作為畢生的「默示錄」。

呼應這一季的首集「複眼的法官」演出討論日本即將舉辦陪審團制度的種種問題,在有罪與無罪之間,死刑與非死刑之間,我們心中都應該有自己的一本默示錄,寫在默示錄上的文字更要有其覺悟將跟隨我們一輩子,所以要謹慎的寫,要步步小心的寫,那是人生的價值,也是人生的信念。

首集的三雲審判長在最終集中,將死刑判決的判決書隨身攜帶,因為那是他畢生的默示錄。是懲罰、是放不下的苦痛。

看「默示錄」不得不讓人想到春節年前極度喧騰的「江國慶案」。如果能夠像戲劇的布局一般,有人稍微對案情的細節多一點吹毛求疵,有人可以對證據的可信度多一點確認與求證,有人……但再怎麼布局,人性是無法布局的,戲劇歸戲劇,現實生活中,寒冷蒼白的屍體背後都是一個遺憾的故事。

很抱歉,新春佳節跟你分享這麼嚴肅而不合時宜的心情。誰教「相棒」如此引人入勝,紳士風度的杉下右京喝著皇家紅茶,對繪畫、音樂,古典雜學集於一身,龜山熏血氣方剛可是溫暖而負同情心,這兩人的夥伴關係把每一集的案情推理成為執意追求真相真理,雖然時而也會留下無奈的結局……但這也才是會讓人去一想再想可貴之處,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an編輯病 的頭像
titan編輯病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