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號日本版的滾石雜誌,尾崎豐特集。

IMG_1729.jpg     

編輯寫,日本東北大地震後,社會上唱著許多撫慰人心的歌,每首都如此鼓舞著人,但總覺得還缺少著什麼,少了尾崎豐,不聽尾崎豐,心中的傷痕是無法被安慰的。 

製作人說,尾崎豐是反覆反覆反覆思考著事情的人,從眼前的事,從本身的事,用一種凝視現實的目光,這番目光,與其說是人的目光,其實更接近犬的目光,犬的視角。 

見城徹特別明白尾崎豐,也是被折磨最慘的,尾崎豐在舞台現場從七公尺高的燈光照明處跳下,跌斷腿,被兩人纏扶著繼續嘶唱,那是198484日。 

街拍大師森山大道的自傳:犬的回憶,同樣以犬的視角,搜尋著街上的動靜,無論是尾崎豐的狂烈暴衝,或是森山大道的靜謐黑白,成為犬的視角,意謂人要變得很低很低。

 

 

創作者介紹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