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員1   

我以為書架上有《亂》這本書,因為看完法國導演黑澤明的紀錄片,急於想要再翻看,後來發現記憶有誤,沒有《亂》,只有野上照代的《等雲到》,還有橋本忍的《複眼的映像》,這兩本書的副標題都是「我與黑澤明導演」。

紀錄片裡,用「亂」片中的元素串起來,戰,忍,馬,霧,雨,火……重現好多好多年前,不記得是到電影院看的,還是租影帶回家看的,慕名日本國寶級大師的作品,然後看得懵懵懂懂的電影記憶,印象中只感受到氣勢磅礡的殺戮場面。

黑澤明說,我不喜歡被冠上暴力導演稱呼。關東大地震和哥哥看到溪流上的浮屍,原本不敢看的他,被哥哥嚴厲斥責,要正視恐懼,愈想躲開恐懼,愈會受恐懼控制……

橋本忍在《複眼的映像》中說明了「亂」是黑澤明化身李爾王,投入情感太深的主觀作品。在橋本忍的敘事中,完全能夠體嘗黑澤明的霸道與堅持,如同紀錄片裡,為了在黑夜中表現金光閃閃的麥穗,工作人員開始將芒草割下噴上金色的漆。從早上開始佈景,到晚上結束拍攝,但這鏡頭在剪接時並沒有用上,而被剪掉了。

黑澤明特別喜歡雨。
當有人問他說,為何每場電影都有雨,大師笑了笑說,你看懂我的電影了。

記得當年看「亂」驚心動迫的戰爭場面,在記錄片裡,被幕後無限期的漫漫等待與寒風嗖嗖嚇到,心裡覺得不可思議,那麼長時間的膠著與數個小時的重覆排練,等霧散,等風起,等雲到,等雨下,快速移轉,快速架燈,快速蓋樓,然後一鏡到底,沒有安全鏡頭,彷彿沒有退路。他們心裡在想什麼?

號稱黑澤明御用班底的「七壯士」副導演,燈光,音效,剪接,攝影,劇本,此時已白髮,已駝,作為大師的電影堡壘,沒有人比他們更專業,更知道大師的脾氣,更明白大師的藝術價值。

電影究竟是何等的魔力?讓著魔者不斷義無反顧全生命跳入。
金馬獎剛結束頒獎,不管誰得獎,實在都想為這些人鼓掌,因為他們正在燒著夢想,有些人的夢想燒成了餘燼,有些人的夢想卻愈燒愈火熱。

早上看到朋友在FB分享黑澤明的一段訪問,很多人都問他,當導演要具備什麼?想給有導演夢的年輕人什麼樣的建言?大師說這問題被問過千百遍,他的答案就是先試著寫劇本吧,劇本是電影最基本的架構,只要有筆和紙,就能寫,耐得住性子一字一字寫出來,才是最實際的練習。再來就是閱讀,沒有閱讀其餘免談!

這位被譽為日本電影界的莎士比亞,也就是多寫多讀,來完成他的每一部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an編輯病 的頭像
titan編輯病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