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告別式之後,我獨自去了一趟北海道。選擇北海道,是在我決定搬家以後。因為在整理打包的過程中,赫然發現妻子書櫃上的旅遊區,居然有不只一本,而是多達三本關於北海道的書。這些年來,因為拍攝的電影受邀參加影展,我與妻子去過很多地方,北海道是我們一直說著要去,但是一直沒能踏上的旅程。買了一張來回機票,就著機票的時間限制,我一個人去了北海道。

  其實這樣的旅程,十年前我也走過一次。那時,哥哥過世,我處理完所有他的後事,帶著他書架上,當年他介紹我看的《挪威的森林》,一個人在花東晃蕩了一段時間。對哥哥的思念,一點一滴彷彿透過文字的釋放,慢慢地接受他真的走了的這件事。

  於是,這次出發前往北海道,我也只帶著有妻子簽名蓋章的《挪威的森林》。我想,是時候再看一次了。然而這次的閱讀,較之以往卻更加困難與緩慢。文字中彷彿處處都是妻子的身影,每一次翻開它,過不了幾頁,就必須停下來喘口氣。但我依然四處帶著這本書,強迫著自己每一次翻閱。宛如一種執念般,在矛盾中不停掙扎,一如這趟旅程,是面對,同時也是逃避。

  也不知道過了幾天,小樽已經無處可去了,我翻開地圖,看到「函館」這個名字,當下便決定前往。只能依靠大眾交通工具的我,要到函館需要轉好幾次電車才能抵達。也是在這轉車與轉車之間,我遺失了我妻子的書。

  不管能讀幾頁,只要上車,我就會把《挪威的森林》拿出來。發現書不見時,我正從札幌轉下一班電車,習慣性地要把書拿出來,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把書留在前一班列車座位前的置物袋裡。看著窗外的風景快速移動,我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不能明白自己怎麼會弄丟一本這麼重要的書?

  在一陣慌亂的懊惱自己的愚蠢之後,我總算稍微冷靜下來,想到身上還有前一班列車的車票,上面寫著我的座位,或許JR系統還是可以幫我找回妻子的書。完全不會日文的我,拿著車票找到了列車長,硬著頭皮用中文跟英文解釋我需要他的幫忙。不知道講了多久,只從他的表情知道他完全沒聽懂。所幸某位乘客發現我的挫敗與沮喪,前來關心狀況。會一點英文的他,充做我的翻譯,跟列車長轉述了我的希望。幾番來回之後,列車長似乎明白了,他抄下我前班列車的車號與座位,對著無線電那頭低聲說了幾句,再跟好心協助翻譯的乘客說明:書本如果有幸找到,明天之後便會出現在札幌車站的失物招領區等待我的領取。

  謝過他們兩位後,我返回座位,心情逐漸平靜下來。是不是我下意識想把書忘了,還是妻子不希望我繼續看了,或是《挪威的森林》自己想要留在北海道,種種的想像在我心中膨脹著......(未完待續)

 

11037031_10153519375706826_4544643360824802040_n  

  ──完整全文請參閱《你走了以後,我一個人的旅程:林書宇的百日告別》

   

◎ 預購通路
博客來
http://goo.gl/TtWEnI
金石堂
http://goo.gl/kcNMZK
學思行
http://goo.gl/WM0GTP
誠品
http://goo.gl/CjO36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tan編輯病 的頭像
titan編輯病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