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一定是個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的天氣,否則,實在不明白哪來那麼狂烈的傾盆大雨?

工作人員陸續發給我們一人一件黃色雨衣,公園露天音樂台的觀眾席,忠實歌迷老神在在坐定。朋友一人說要先行離去,不一起聽嗎?雖然覺得她就這樣不聽很可惜,但也沒有其他理由可以挽留心情低落的她。

場是波蘭來的年輕人組成的樂團「華沙部落」,16歲到25歲的少年人,他們到各地小村落,去聽去尋找久已失傳的老藝人的故事,把傳統波蘭民歌融入他們的唱腔,搭配熟練的各式弦樂……沒錯,弦樂。

舞台上的表演者,神乎奇技,如同魔法般,那麼渾然天成把小提琴、大提琴、中提琴的幾根弦把玩在手指間,音樂愈激烈,好像雨就下愈大,台下的人也愈瘋狂,我簡直看傻了,自己當時正在學習敲琴鍵,左手右手左腦右腦要把音符實際敲在琴鍵上,煞費苦心,可是眼看台上那些年輕人好像天生就是拉琴的,或者說手上的那把琴是他們身上的一部分,不管激昂、不管抒情,每條曲目懾魄人心,雖然傾盆大雨像用倒的淋在身上,可那一晚實在非常難忘……

如果沒記錯應該也是同一年,日本魂花樂團,天氣晴朗,滿天星斗,找來了日文吳老師,家住大安森林公園附近,二話不說興奮加入,插畫家怡芬也帶著她的小哈魯一起來,「魂花」用日本傳統樂器唱國際歌,把現場氣氛翻了好幾翻,後來又去帳篷會聽了一次,阪神大地震他們到災區義演,用音樂安慰心靈受傷的災民。聽他們的音樂平常拘謹的身體都會不自覺起舞,實在很奇妙。

還有一回,慶祝E的生日,一夥人帶了野餐布、紅酒、紅酒杯、蛋糕,坐在森林公園的草坡上,那是E的主意,一邊支持流浪之歌音樂節,一邊慶祝自己的生日,蠟燭圍了一圈,蛋糕是E的妹妹帶來的,還特別有個名字,叫做愛的祕密嗎?

最後一次應該是烏仁娜,蒙古女歌手的演唱……

怎麼會是最後一次聽呢?唉唉誰叫當時讓人一蹶不振的小情傷,說什麼都無法再經過那座森林公園、那個十字路口、那個排隊吃芒果冰小籠包的熱鬧的街,流浪之歌就這樣悄悄流去了好幾年……

今年早早就買了套票,打算一次網羅。

又有秋颱來襲,狂風驟雨中,祁願台灣一切平安,流浪之歌音樂節,精采演出。



城市邊界2008流浪之歌音樂節

http://www.treesmusic.com/festival/2008mmf/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