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gif 

等待舞台燈亮起前的那段時空,總是最教人緊張。

舞台前方,大家肩碰著肩緊靠著,還有人因為缺氧想吐而暫退離場。

有些人很早便來卡位了。他們佔據了最接近舞台的位置,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期待。

有個男生興奮的大喊〈filmstar〉、〈filmstar〉,他希望待會能聽到這首歌。

我心裡也有一首歌:〈The Wild Ones〉,我愛它。在等待的同時,它在心中不停哼唱。

 

五年前我也曾經等待著同一個人。2003年,以他為首的樂團Suede首度在台灣開唱,britpop迷蜂擁而至,撼動了台大體育館。而我也在其中。誰料2004年,Suede宣布解散消息,錯愕了所有樂迷。

 

1900,來到預定開演時間,但他遲遲不出場。

5分鐘過去,10分鐘過去……舞台燈終於亮起。

他走入了聚光燈下。Brett Anderson登台。

穿著合身的西裝、留著短髮,一派優雅英國紳士裝扮。

他過去的妖媚中性姿態與在歲月的淬鍊後似乎淡去,但走路的姿態依然如貓般傲視。

 

不與大家打招呼。直接走到鋼琴前坐下。大夥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這回他不以樂團的編制表演,只帶了一位大提琴手,和他的木吉他。

完全呈現了他單飛後個人專輯的創作精神。

少了電吉他的呼嘯與鼓點的震撼,Brett用他的耽溺歌聲喚醒樂迷們的記憶。

在那個Radiohead電台司令、The Verve神韻、Oasis綠洲、Blur布勒、Pulp果漿、Travis崔維斯和Suede麂皮各佔有英國樂壇一席之地的90年代,身為Suede主唱和創作靈魂的他,便是以迷幻與耽溺歌聲媚惑人心。

081210.jpg 

時空來到21世紀,昔日聽聞與Pulp主唱Jarvis王不見王的Brett,竟在同一個舞台上先後登場。前晚,Jarvis抱病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唱著他個人專輯裡的創作,High翻全場。看著〈Disco 2000MV裡的他唱著〈Fat Children〉重現眼前,我感動地與他合唱起來。

 

Brett則是以抒情沉潛現身。一開場,連續幾首他新創作的曲子都是以鋼琴與大提琴彈奏,我心想,他該不會就一直坐在鋼琴前彈唱到結束吧,五年前那個扭動腰肢全場舞台跳來跳去的Brett真的消失了嗎?……幾首歌後,他終於抱著吉他,走向台前……

終於看到了他的笑容:)

而我的心願成真。當〈The Wild Ones〉的第一句歌詞從他口中唱出,全場瘋了。

And I cried

舞台前的大合唱開始。接連著〈Saturday Night〉、〈Trash〉、〈Pantomime Horse〉幾首名曲,大家隨著Brett的吉他聲嘶吼合唱,Brett數度送出飛吻,笑容不停浮現。

Better?」Brett笑著說,我想他的意思是:我唱這些Suede時代的歌,大家覺得好點了吧。最後他還送給歌迷兩首安可曲〈The Living Dead〉和〈So Young〉。

So Young〉前奏一下,站我右側那個女孩抓狂了,她拍著她朋友的肩膀說:So young耶,他唱So young耶……

 

對樂迷來說,一生最大的喜悅就是看到Live在眼前實際上演。

那是能讓全身上下失控的狂喜。

 

演唱會結束,音浪在身上留下餘韻。

2008年快結束之際,BrettJarvis兩位britpop界大老,留給台灣樂迷許多美好的記憶。

而我期待他們兩人的SuedePulp能有再出新輯的一天。

The VerveOasis在事隔多年後,不也在今年發行了新專輯。

沒有過氣這件事。(音樂、文學或藝術創作的當下就是永恆。)

沒有不可能的事。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