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gif 

1997      Last  Live  

 

我看見好幾層的燈光照耀在你的臉上衣服上還有你的笑容,我看見你的臉你的眼神幾近可以知道你的下一秒鐘的表情轉換,你揮著手帶著一點點害羞,廣大的舞台就像天就像地。

 

炫目的一場標記就要在這場表演結束之後完全封藏了,你說你無法再承受極大的空虛,就在下了舞台之後你的心會像被粉碎的透明的鼓,轟轟轟雖然還在敲擊可你的心卻被龐大的苦痛籠罩

你知道一定有哪裡錯了?或者也不是對錯的問題。

 

你總想生命的未來。

你站在舞台上只要稍微低下頭來靜靜不動地聽著聽著……就可以聽見台下群眾的歡呼聲像浪潮一樣,一波一波,一層一層,滾滾而來……

這是巨大的風浪。當然你們從來沒想過。

當你們開始拿下單曲的不敗冠軍,開始上遍各大媒體,開始以奇裝異服征服保守的壓抑的社會,開始擔任跨年節目的壓軸,開始街頭小巷看見年輕人都像你們一樣裝扮時,當然你們還是不相信這潮流會站在你們這一邊,這時代就是你們的。

 

你從來沒聽過人的聲音竟像海浪一樣,你以為只有在夢中,自己才稍微敢這樣妄想,甚至,此刻,你都深深懷疑著,也許這是一場夢吧。

如果這是一場夢,那麼現在的你,可是夢醒了?

你束起高聳豔彩的髮你化著濃裝因為眼影你流下黑色的淚水,你後來也沙啞撕吼著你知道明明無法對舞臺下廣大的人群說什麼,你還是堅持地握著麥克風,你說我們如此任性辜負了大家的期許,你是這樣說的嗎而你已經崩潰了好幾回。在舞台上。

 

你用緊緊包紮著紗布的雙手,盡情跳躍在黑白的鍵盤上,已經進行三十分鐘的演唱了,情緒還在激昂當中,五分鐘前你在敲擊鼓聲到最後失去了理智,從台上把心愛的鼓一一摔開推開,好像要讓一切粉身碎骨才能夠證明,這三年沒有白白活過。

 

血從紗布滲出來,你在鋼琴旁重新包紮,工作人員也上台來幫忙,然後你又彈起了琴聲,這演出要如同台下的人聲一直繼續下去,如果可以,血,要流就流吧。

 

你在流滿汗水的髮隙之間,偶爾抬頭看見TOSHI穿著白色襯衫的背影,他站在鋼琴旁用他獨特高音詮釋每一首你苦思的旋律,他的高音,你比誰都清楚,為什麼這麼明白理解之後,得到的結果卻是結束與分離……

 

你停了兩拍,高音接上來,這是你們的默契,往後,這場演出結束後,不會再有這一幕了……

 

如果時間倒轉,你是否曾經後悔自己的熱情其實一開始就不該燃燒?

你曾經想……

 

 

2009 Xjapan World Tour Live in Taiwan

 

我站在全場喊著「X」的環繞聲中,我以為我聽錯了,左邊才喊完,右邊的觀眾接著繼續喊,然後是後面傳過來,接著「X」的音波像海嘯一般高過我的頭頂,淹沒淹沒……整個環繞的聲浪中螢光棒舉在空中四處交叉成一個又一個的X,一個又一個的X……好想哭,四周是尖叫聲,四周還是尖叫聲,現在是2009年,五月結束的前一天,我沒想到會親耳聽見親眼見到你們來到台灣,唱著1997年解散前最後一場演唱會的每一首曲子,好想哭好想哭……

 

我跟著一起尖叫,舉起雙手,還是尖叫。

 

你們不是解散十多年了嗎?那麼眼前這一群瘋狂的年輕人如何成為你們的追隨者?

 

天呀,等了十多年終於等到了……

 

我有沒有聽錯?在旁邊跟著你們一起狂唱的小男生也不過二十來歲吧,如果他都等了十多年,也就是說從十幾歲就喜歡你們,愛著你們了,怎麼可能?

 

還有在前面狂跳的小女生,不斷喊著YOSHIKI,不斷喊著HIDE,不斷喊著前面坐下,因為她怎麼跳高都看不見前面的舞台,一個人揮著螢光棒,跳跳跳,跌下椅子又繼續跳,她應該才大學畢業吧,23或更年輕?

 

其實我不喜歡有時候像是對HIDE的悼念,其實我不喜歡TOSHI在嘶吼的時候慢了慢了,其實我不喜歡中場那舞龍走秀,其實我不喜歡你們狂野的嘶喊卻那麼悲傷,可,這不就是你們所能展現的嗎?當台下的我們將一切的黑暗呼喊向你們,那疼痛的壓力如何估量?

 

你依然忘我痛苦地敲打那透明的鼓,舞台升起,舞台旋轉,緩慢轉呀轉,你在其中,敲到沉痛處,跌下座椅,又往上爬繼續敲……螢幕幻化火紅的花朵,你依然彈琴,純白地坐落在鋼琴前面,琴音急促快速變化,層層疊疊,突然狂烈敲打,像人生意外走調,再也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你又讓琴音回到該有的旋律,僅僅,僅僅是這樣,我們又尖叫了……

 

你從舞台這一端,跑向舞台另一端,你手握兩束紅玫瑰,你深深彎腰致謝,你握緊麥克風,一起帶著大家高喊:We are XWe are XWe are X……

我突然覺得好茫然,好盲目,好痛苦,因為這是夢,夢醒了之後,要怎麼辦?

你會像1997年那樣,在Endless Rain的琴聲中緩慢走下舞台嗎?默默地,吉他,貝斯,主唱,然後是你,琴聲停了,燈暗了,你們一一轉身,走下階梯,當台下還一句一句重複唱著:

 

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

心の傷い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

 

其實已經結束了……

 

旁邊的小男生說,他們還有練一首安可曲,應該還沒結束……

 

我用力點點頭,當然當然,這是一場未盡之雨啊,有酒當喝,有歌高唱,有痛有淚,有開始有結束,然後又有新的開始新的結束,真的很棒,不是嗎。Xjapan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