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gif

未完待續……
那,
後來的故事呢?

後來,小小的曉D調展開了好幾天的野放生活。
跟著一點都不熟的鄰居小朋友或親戚四處玩耍四處串門子。
就算聽不懂,也硬是要在一堆大人之間湊熱鬧,聽他們聊天、唱歌。
想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就爬上外婆家的屋頂,
站在高高的地方能看多遠就看多遠……

經過了這麼多年,
那段夏日回憶能記得稍完整的幾乎都是白天的歡樂時光,
晚上一個人回外婆家後的記憶,反而模糊了。
腦海裡能拼凑起的影像只有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裡的綜藝節目,
還有躺上外婆幫我鋪好的被鋪後,眼睛直盯著窗戶外的黑暗,
害怕著會有什麼怪物跑進來……

直到多年後的那一天,媽媽提起那次我被表姐帶回外婆家的往事,
我才明白了那些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有一天晚上妳外婆打電話給我,她說:『趕快把妳的娃娃(ㄨㄚˇ ㄨㄚˋ)接回家啦,她每天晚上都在哭,還吵著要吃蛋,我都拿她沒辦法了……』所以後來我只好叫妳老爸去接妳回家。」
真相大白,原來我是個這麼難搞的小孩。
是一個會因為想家而不安的小孩。

而爸爸接我回家這事,其實我一直記得很清楚。
連日的陽光普照,那天卻是陰天。
和爸爸去買了些花蓮土產後上了車,
沒多久就靠在爸爸的手臂上安心地沉沉睡去……

那天之所以想起這件往事,想寫些有關鄉愁的東西,
是因為看到水災專題報導中那些被迫離開部落的南台灣災民,
他們談著總有一天要重回部落重建的心情。
我心裡很能理解他們寧願站在廢墟中重建,而不願離棄土地的堅持。
橋斷了、路斷了又如何,靠雙腿雙手就一定有路可以開、有橋可以過。
當年祖先也是這麼建立起家園的啊。

在那年夏天之後,
小小的曉D調一聽到要回外婆家這事,還是很開心,
只是後來每次的重返,都是一家子的旅行。

我很想再更深刻地寫些細節的,關於部落,關於族人的面貌與生活,
關於文化,關於自然,很多很多……
也許在某一天,會自然而然的寫出來。

感覺,這個夏天也許快要結束了,我最愛的秋天應該不遠。
前幾日大田部落格的轉型公報相信大家也看了,
這回是曉D調的最後一篇文章。
我將告別往日的小調曲式,在周五以搖滾菜式姿態重現,
多一點娛樂、音樂、觀影、閱讀、看Live、或參與活動的分享,
周末嘛,大家開心一點,嘿嘿!

最後,放一首來自外婆家部落的傳統歌謠給大家聽。
這首歌,巴奈唱過、胡德夫在聽奧的開幕式上唱過、陳建年也唱過。
它叫〈太巴塱之歌〉。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