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gif  

故事這樣開始的……

24歲那年夏天,他從東京帝大工科大學畢業之後,便整裝離開石川縣的金澤來到台灣,那是1910年,蟬鳴唧唧的盛夏。

妻子問他,我們要去的烏山頭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他說,那是個什麼都沒有的荒涼貧脊之地,只有雜木、泥土和水。
妻子又問他,爲什麼我們要去那裡?
他說,因為那裡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龐大的生命工程……我不會再遇見第二次……

是的,往後十年裡,他完全奉獻了自己的才能、耐力、精神,建造無論硬體工程、工法,都是當時東亞第一。名為「烏山頭水壩」。

一開始他帶著八十人的工作團隊,深入無人踏足的荒陌小路,扛著沉重器材,早上五點清晨出發,晚上深夜才滿面疲憊回到家。半年之內,他要提交一份建議書,而這份建議書將從此改變嘉南平原,台灣的糧倉,奠定台灣的國家經濟發展。

他要征服總長高達1萬六千公里的大小水路,也許你沒有概念這些水路總長,我們打個比方,如果將這些水路連起來的話,可以繞台灣13圈,繞地球半圈。

這項計畫,是日本史上前所未有的造建工程,僅次於日本的軍事預算。
5000萬日幣以上,九十九年前的5000萬日幣……

他甚至到美國去選購重型機組來砍伐載運石塊。(至今還保留著重型機組供人參觀)

可是第二年,就因為建設工程,而死了五十位以上的工作人員……

他開始懷疑,這個建壩工程是否正確?這些人的性命因他而死,這些人的家庭因他而破碎,難道這是個錯誤的計畫?

但是台灣人支持他,因為如果沒有這個水壩,旱田無法灌溉,栽種無法收成,每個人都會餓死。

大家決定,不分日本人,台灣人,要將死於這場工程的人名,刻記下來。

他更下定決心,這些人不能無謂犧牲……

他竭盡全力,奮鬥工作,即便染上瘧疾,即便遇上1923年關東大地震,預算縮減,付不出薪水,他都不在乎。

十年的時間,1930年,長1273公尺,高56公尺,蓄水量達1億5000萬立方公尺,可灌溉嘉義、台南等地約十萬公頃的農田,名叫「烏山頭水壩」完成了。

莫拉克颱風,曾文水庫受創,南化水庫混濁不堪,但,幸好,還有烏山頭水庫可以緊急供水。

這個在921毫無損傷的百年水壩,建造人,他,就是來自金澤的八田與一。

感念八田與一的貢獻,台灣人想用銅像來永久懷念。可是八田與一說,沒有必要,也不需要。但終究熬不過台灣人的熱情,於是他說,請讓我坐在這塊土地上,我要與這塊土地連結在一起……

八田與一,席地而坐,手支著頭,像在思考工程的下一步。
每年五月,來自日本方面的代表與台灣當地農民,都會用簡單的儀式來懷念這位嘉南大圳之父。

故事可能還不完整,但凡我認識的朋友,我都想告訴他們這樣一個故事,然後,他們願意再把故事說下去,傳下去……


*附帶說明*
今年九月底開始,由烏山頭水庫水利系統登陸世界遺產推動聯盟,展開連署簽名,要報請聯合國將烏山頭水庫列為世界遺產,但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所以聯盟將蒐集連署簽名送交日本,由日本整合一起送達。
如果你有感動,歡迎到以下網站前往支持:八田與一網站
http://seed.agron.ntu.edu.tw/hatta/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