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gif 

 

我參加的課程在星期六下午一點三十分。


可是十二點十五分,我就會準時坐在教室靠窗,倒數第四個位置上。
我會打開冷氣,打開電燈,微微拉上窗簾,用濕紙巾擦桌面,然後在桌上擺上講義後,到學生餐廳買自助餐。

 

回到教室之後,往往只有我一個人。

 

我吃著飯,喝著7-11的City Cafe,永遠都是熱美式。

 

吃著吃著,教室只有我一人,我抬頭看著黑板上是上一堂課的老師留下的上課內容。

 

是初級的日文發音課程吧,羅馬拼音標示著平假名的唸法。

 

我低頭又吃著吃著便當,喝著喝著咖啡。

 

教室仍然只有我一人。

 

不知道爲什麼,吃完飯,我準備把便當紙盒拿出去丟時,走到黑板前,竟然拿起板擦,開始擦黑板……

 

我慢慢擦,慢慢想,這個擦黑板的動作,是多久,多久以前啊?我都不記得了?是高中的時候嗎?跟最要好的瑋,在黑板上寫詩……

 

下一次又來上同樣的課程。

 

一樣十二點十五分進到教室,坐在教室靠窗,倒數第四個位置上。

打開冷氣,打開電燈,微微拉上窗簾,用濕紙巾擦桌面,然後在桌上擺上講義後,到學生餐廳買自助餐。吃完了中餐,走出去丟垃圾時,我又拿起板擦,擦黑板。

 

就這樣,在擦黑板的時候,默默下定決心,跟自己這樣說,在老師上課未進教室之前,我要把黑板擦乾淨……趁大家都還沒進教室之前,我要把黑板擦乾淨……

 

我想做這樣一件事。

 

但,不會有人知道。

 

因而,沒有人知道,我才有了安全感,擦黑板。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