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標_褚士瑩.jpg 

國合會的志工Ivy說,她第一次看到飛魚是在吐瓦魯的環礁湖。

Tuvalu2.jpg 

Ivy說,這一晚很難得台灣人與吐瓦魯人齊聚一堂,一同觀賞曾文珍導演的作品「等待飛魚」。看著這部電影才發覺怎麼台灣的蘭嶼和吐瓦魯有這樣一絲絲的相似,同樣的小島嶼,同樣的與世隔離,也同樣的與世無爭與同樣的美麗。

片中的小飛機緩緩降落在蘭嶼,勾勒出一片碧海藍天,我雖未曾造訪過蘭嶼,但那遠近馳名的飛魚季與達悟族文化卻叫我心生嚮往,還有每一年的野百合花季開滿整個山頭,但是班機取消的電影畫面猛然將我拉回吐瓦魯。吐瓦魯因為地理位置,交通相當不便,一星期只有兩班飛機由斐濟飛到吐瓦魯,也更不時遇到班機延誤與班機取消這等事,司空見慣之下,這部分竟悄悄與蘭嶼重疊了。

說起來真是羞赧,我出生在四面環海的寶島台灣,身為海的子民卻不會游泳,蘭嶼的孩子不穿泳衣也一樣跳入海中優游自在游泳,享受這天然的游泳池與陽光的親吻,雖然我有泳衣、蛙鏡、水母衣、面鏡、呼吸管等一應俱全的游泳裝備,但是當我在吐瓦魯,見到孩子們在夕陽下,脫光衣服,一躍身投入環礁湖時,我是那麼的驚訝,吐瓦魯大、小朋友每一位都是天生的泳將,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我倚著夕陽,靜靜地看著這很美的畫面。

片中女主角遺失錢包,問可否使用信用卡付款,蘭嶼人說:「我們這裡不使用信用卡啦,就算沒有錢也活得下去。」上面那一個論點我是深信不疑,因為吐瓦魯正是如此,從未聽過吐瓦魯有哪一店家接受信用卡付款,我的信用卡在吐瓦魯完全無用武之地,我的信用不是建立在信用卡上面,而是人。常常買東西時,因為店家沒有零錢找給我,就會告訴我:「那等妳有零錢的時候再過來吧!」在吐瓦魯常常「賒帳」,心裡想著這真的是存在世界上的國家嗎?在台灣去便利商店買東西,應該不會遇上店員沒有錢找給顧客而讓顧客賒帳的情況吧?但是我更聽說在吐瓦魯的其他外島,真的過著不使用錢幣的生活,我在心裡想像那是世外桃花源的景象。

船底是鮮豔的紅底,船身嵌滿了神秘的圖騰,我們隨著電影出海捕魚,撒魚網、刺魚,接著載著滿滿的漁獲返回岸上,俐落的刀法將魚剖開洗淨,再吊起來風乾,製成魚乾……吐瓦魯人看到這些電影畫面,忽然現場熱絡了起來,時而討論時而笑著,因為在吐瓦魯魚類也是重要的食物來源,雖然如此,但是吐瓦魯的海鮮並不似台灣那樣豐饒,因為捕魚技術沒有往上提升,常見到吐瓦魯人潛入環礁湖中,抬出頭來時,一手抓著剛抓到的魚,大口大口開始吃,一邊咧嘴笑著,我則看那手上的魚還跳動著,我作嘔了一番,相當佩服吐瓦魯人吃生魚的本事,而我至今敬謝不敏。

吐瓦魯人看著似懂非懂的感情戲,我想多半是興趣缺缺,但是場景出現台北一○一時,坐在我旁邊的吐瓦魯人眼睛閃閃發亮,跟我說:「那是台北一○一耶,妳有去過嗎?」在場的吐瓦魯人,我想沒有人不知道台北一○一,台北一○一是台灣的象徵,深深植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心中,包括我。

我第一次看到飛魚是在吐瓦魯的環礁湖,那一天的天氣很好,海水藍到深不見底,我們的船在前進,忽然海面上有物體飛起,一隻、兩隻,定睛一看原來是飛魚呀,一群飛魚在海面上飛行幾十公尺,伴著我們搭的小船,一起前進著,我興奮的拉開嗓門嚷著:「有飛魚!有飛魚!」波光粼粼,飛魚衝出海面,隨即又隱身於海中,於是我又繼續,等待飛魚。


※本專欄下次上線時間2010年7月16日
摘錄自褚士瑩7月新書《每天多愛地球一點點》,全台熱賣中!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