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標_郭昱沂.jpg 

地鐵要錢客分為合法以及非法。

合法的會掛上市政府核發的證照,在幾條路線交會的大地鐵站演出,你在過道、轉角、長廊曲折間不期然聽見會心一笑,音樂系學生組成古典樂團、安地斯山脈排笛組合、馬利四兄弟非洲鼓樂、北歐硬調爵士,也有東方女子撥彈古箏,雅致獨賞;這類演奏者經過審核具有一定水準,甚至現場擺攤販售起CD,盛夏觀光旺季更會圍觀成小型的人山人海。

地鐵要錢客(部落格用).jpg

非法的則不,他們於月台間穿梭,隨機跳上一站鑽進車廂裡表演,再托缽或脫帽跟乘客討賞錢。這類表演絕無冷門曲目,俄國民謠〈卡秋莎〉,原為西班牙歌曲的〈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來自巴西的〈伊帕內瑪姑娘〉搭配第凡內早餐的〈月河〉,樂器以便於攜帶為主:口琴、手風琴、小喇叭、薩克斯風、小提琴,然而素質參差不齊,有的擺明了是騙錢,音準、節拍、曲調全在敷衍你的耳朵。   

唱法文老歌香頌多半是上了年紀的婦人,擁有溫潤厚實的好嗓子,她們唱著〈別離開我〉、〈海〉、〈我最美的愛的回憶,是你〉、〈玫瑰人生〉、〈落葉〉,那歌聲瞬間讓人情思悵惘起來,移動中的車廂罩著一層月光似的迷濛,時光遲遲。

熱門音樂在車箱裡轟鬧起來,循聲望去,布簾張開掛在兩根車桿上,一隻手在後面操弄著布偶的喜怒哀樂,布偶隨著節奏跳HIP HOP、練瑜珈、翻筋斗、結束前送乘客一束火紅玫瑰花,真可謂巴黎地鐵布袋戲。

採訴苦政策的單人脫口秀則主攻乘客的惻隱之心:「我失業了一年,家裡有太太和兩個小孩,小的一歲半,大的三歲,太太是非法移民又心臟有病,我正積極找工作,但現在亟需您的幫助,不論您給幾個子兒、幾支菸、幾張餐廳票、地鐵票,或者給我一個微笑,我都感激您!」

數不清多少次置身地鐵的音箱當中,其中那場雙人獨幕劇最令我難忘。男子訴說著己身苦況,如耳邊風掃過漠然的巴黎人,突然有名乘客喝醉了大聲吼著:「你要是把我老婆抓走,我就給你錢!」

「喔,不不不!我自己有老婆要養。」

「那女人是魔鬼!」

「怎麼說?」

「她是全世界最邪惡的蕩婦!」

「你們有孩子嗎?」男子關心地問,暫且放下自己的苦難。

「孩子不是我的。」語帶哽咽,神情卑微難堪。

「別這樣,朋友,我請你喝一杯。」

「你把她抓走!抓走!」酒醉乘客突然站起來扯住對方外套,兩人一番推扭拉扯,大家全看傻了,正在千鈞一髮之際,兩人以華爾滋舞步滑開向大家鞠躬問安,全體乘客一陣如雷掌聲,連平常堅持光看不賞的我都掏了錢。

約莫一兩年後,聽朋友說起這兩位演員紅了,在一部美法跨國合作的電影裡原封不動地表演了地鐵這一幕。

 

 ※本專欄下次上線時間2010年7月29日  本專欄文章將收錄於郭昱沂八月份出版新書《巴黎的前後時光》

封面(部落格用).jpg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