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標_褚士瑩.jpg 

這輩子,我為自己的人生做最正確的兩個選擇,一是縱容自己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二是成為一個NGO工作者。尤其是作為一個國際NGO的田野工作人員這件事,更是讓自己滿意極了! 我常常在想,哪天我死了,能得到最光榮的一枚徽章,莫過於被身邊人記得我是個長年致力於NGO發展的傢伙。

跟我有同樣想法的傻子還真不少,雖然NGO計畫的工作環境往往辛苦,但是我們卻都無法想像自己去過另外一種人生。因為,我們每天做的,並非為了生活不得不做的事,而是為了這個世界真心想做的事,對生命的滿足感,輕易取代了犧牲享受的表象。

我的搭檔Connie最近說,回想起她今年暑假帶著清大學生在印尼亞齊(Aceh)中部Takengon服務期間,最難忘的片刻,是每天早晨,端著200ml的水步下高腳屋,穿過整個高腳屋轄下的領域,約需三分鐘,來到長屋的盡頭,通常她都選擇面向對外大門的第二根柱子坐定,然後慢條斯理地,用那200ml的杯水,完成刷牙漱口的儀式。

當地淡水很珍貴,所以Connie只用了平常十分之一的牙膏劑量,以免沖不淨滿口的泡沫。

因為海嘯後漫長的重建,體認到清水的珍貴,刷牙過後還要剩半杯的水量,才足以沾濕擦臉用的手巾,她用的是朋友從Okinawa帶回來,以芭蕉纖維織成輕柔細緻的手帕,才完全地塞進透明的塑膠水杯,吸飽每一滴水後,擰乾,細細地擦遍整個臉。

她專注於每一個刷牙洗臉的動作,不能浪費任何一滴水,怕有閃失,就不能完成只用一杯水的自我期許。

「特意選擇同一個定點,為的是探視前一天刷牙洗臉的遺跡,為刷牙洗臉的必須,所不得不使用的資源與污染,每天都徹徹底底地蒸發,無跡可尋,基於物質不滅的道理,我知道那只是我肉眼看不見,並不是真的完全都沒有造成污染。但是,我想我盡力了。」她說。

她說,這種盡力的發想與實施的過程,完全不是也不需要事先預備,環境本身會產生誘導。

她還說,這樣的瑣碎與枝微末節,往往也是旅行途中,不期而遇的自我觀照,以及不得不身在人群中,他人完全可以尊重,於是得以不被驚擾的寧靜片刻。

由於這樣的片刻,Connie說她得以洗滌自我,重新面對往後的每一個漫漫長日。

區區200cc的水,足以洗滌心靈,但是居住在現代城市的一般人,一家四口每天用在洗澡、做飯、飲用、洗衣、洗碗盤的水,就高達三百到四百加侖,每按一次抽水馬桶,就是5加侖的水,5加侖相當於20公升,也就是200cc的整整一百倍,光是抽水馬桶,一個家庭往往每天就會使用掉五百六十公升的清水,佔家用水總量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之多,但是我們一點都沒有因此而變得更潔淨或更滿足。

我在緬甸鄉間工作的時候,每次如廁完,只有一瓢水可用,先洗完手以後,才將穢物用同一瓢水沖掉,每次我都驚異於一瓢水,竟然就足以將便池沖得如此乾淨,但是在大都市裡,卻有那麼多人每次使用前,使用中,使用後,都一次又一次毫不在乎地按下抽水馬桶,每一次就是20公升,就算新式的省水馬桶,每次一沖也得耗費1.6加侖(6公升),我們比印尼亞齊島上的住民多消耗那麼多的資源,卻並沒有因此更加感恩或珍惜。

感謝NGO工作的環境,不但讓我學會珍惜每一滴資源,也學會看待世界的另一種角度。


※本專欄下次上線時間2010年8月14日
摘錄自褚士瑩7月新書《每天多愛地球一點點》,全台熱賣中!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