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寧.gif 

如果是用「許多、許多年以後」當作開場,你會因此稍稍稀釋掉你對挫敗回憶的扼腕之感嗎?你會因此顯得雲淡風輕,當逝去的時光如同夢一場?雖然,夢總有白日天光趁隙灑進而不得不清醒的時候。

無意中自抽屜夾層掉出的一張照片,你常以為有些往事其實早已遺忘,想不起來也不願去想了。但事實是,單單憑藉那藍天、那笑容,那愚蠢至極面對鏡頭刻意擺出的姿態表情,身旁那人,是那人令你瞬間就能拉攏喚回所有的場景、情感甚至味道。是那人,令你卸下戒備武裝,在某個身心俱疲的加班夜,閉上眼彷如回到那年,耳邊傳來暢快笑聲、高亢喊你名的……
 


不是嗎?你多清楚記得,夏季尾聲,聯袂跳上一班火車,沿途樹林的青草味,以及你們口咬著火車站旁那家甫出爐的肉包就這麼不顧旁人吃將起來。興奮地探頭出窗,迎著這島北方特有的風,吹滿臉的風;你視線沿著不斷前進的火車而前進,那人只是環抱著你,含情脈脈的眼波你簡直不敢回頭直視!深怕,這以後再也看不見的,那種熱度和情愫。

情侶間該談的該鬧的該做的,你們一件沒少。

怎麼,就還是走向終點(你預感分毫不差,開始就瞥見結束,卻仍不死心如玩火那般一逕想不傷不燙安然過關)?

時間治癒心上的傷口,然後平復。那時,你再聽不到他暖暖的口音喊你親愛的;那時,你勤於洗臉,因為總覺得,他吻過的痕跡就在臉頰就在眉角。

流行歌唱過,「每當夕陽西沉的時候,我總是在這裡盼望你。天空中雖然飄著雨,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你以為時光篩漏的,會是所有美好風景,但外面的世界,你和他所期望的世界,終歸是不同的。

那段維持了五百多個晨曦的日子,順著他的離開而飛往異國。朋友說,唉你不該這樣想的,他的班機絕對乘載不了那麼多愛,所以,就留在島上了。爾後,這愛專屬於你,誰也帶不走。

多麼傻的舉動!當天,你早準備好坐在天台上,關機不留隻字片語,只是痴痴凝望天空,僅想用眼力刻鑿一朵朵雲,刻出那些你們去過的地方、看過的煙火、彼此許下的承諾,刻出你對他未斷絕的想念。此刻飛行的他,能感受到嗎?你獨自說了句Cheers,用力灌了口啤酒,那些白泡沫無聲滴落,代替你哭泣。

你勇敢,你仰頭,你道別了那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你擁有我我擁有你。在很久很久以前,你離開我去遠空翱翔。」女歌者用極其溫馴的嗓音唱著,熨平你顫抖的靈魂。這首翻唱曲,與1987年的男原唱演繹出各自的味道。你慶幸有這樣的歌聲,陪你度過失神的狀態。

許多、許多年以後,你輕捏照片一角,喃喃唸道,「其實,你不懂愛。你真的不懂。」

 

【延伸閱讀】
《其實你不懂愛》
村上龍◎著 鄭衍偉◎譯

每段愛情,都能寫成一首歌。

爵士樂是一種溫柔。
那種溫柔,就像暫時不連絡,但還是會記得你的情人。
這種溫柔,就像那一段段無疾而終的感情,總被你收藏在記憶深處。

每段回憶,成為一首在你血液裡盪漾的歌。

爵士酒吧總是跟觸動回憶有關,
那些男人女人短暫交會時的過往情節,
在漂流的濃密音符、在杯中的酒液裡忽隱忽現,
訴說著──
你不懂,愛情是什麼……

從夢幻Jazz Bar概念出發,村上龍用近40首經典爵士曲目,詮釋愛情中某種失落的溫暖。
村上龍說,爵士樂彷彿總說著:「我會永遠等你。」
那麼強靭,令人難忘,
如同愛情。

 *村上龍Jazz Bar即將於編輯病部落格每週開張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