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標_褚士瑩.jpg 

我在NGO領域的好朋友Connie說他記得我以前寫過一篇文章〈重拾對距離的敬意〉,說的是因為交通工具的快速便捷,讓旅行變得太輕易,連帶地,也讓人失去對距離的敬意。當橫跨太平洋也不過是十個小時,吃個飯,打個盹,看兩部電影的時候,我們很容易忘記這兩點之間,其實阻隔著半個世界。

前幾天,他見證了朋友MIni為了要延續她在阿富汗的一段感情所做的付出,告訴我他才又想起了我這篇文章,因為那種百轉千折,除了佩服她的毅力與勇氣,連帶地,也不禁感嘆,或許,現在的感情來得太容易,讓人對於愛情,也失去了敬意。

Connie跟MIni是前幾年冬天一起到印度垂死之家服務而結識的,後來在二○○六年夏天,MIni去了東帝汶一個月,二○○七年,又到阿富汗參與為期一個月的和平營,結果便在當地留下來,預備以一年的時間繼續從事志工服務。如果對國際新聞關注的人,應該還記得二○○七年七月,有二十多位前往阿富汗進行醫療服務的韓國志工,被塔利班政權以他們在當地傳教的名義逮捕,其中兩位並在扣留期間陸續被殺害,韓國政府將人質救回之後,下令所有的韓國人必須全數撤離阿富汗,往後也不再能夠得到阿富汗簽證,若企圖私下前往,甚至就要取消其韓國國籍。

MIni正好就是隨著另一個韓國NGO過去服務的志工,韓國籍的隊員都被迫離開了,留下來自台灣的她跟其他兩位外籍志工,如果他們也跟著走了,那麼這個辦公室大概就立刻關門大吉,往後要再進入的可能微乎其微;然而,一個在阿富汗沒有資深正職人員,只憑著初來乍到,只有三個志工的組織,到底又能夠在這樣的情形下做些什麼呢?

其中一位志工,在二○○八年五月先行離開, MIni和另一位志工夥伴在沒有韓國成員參與,但有其他國家志工的狀況下,於當年夏天舉辦完最後一次的和平營,連同MIni,一共有多達五位台灣來的志工,在阿富汗可以算是空前絕後。夏天過去,也就是二○○八年的九月,MIni一年的任期終於完成,也離開了阿富汗。回台灣以後,MIni沒有跟別人說太多那一年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朋友也只隱約知道她在當地設法跟其他的國際NGO合作,幫小朋友弄了個社區圖書館之類的,但是,其他呢?Connie隱約覺得,一年不算長,但也不算短,一定還有發生什麼其他的事情吧?

一開始,MIni總是避重就輕,說光是在阿富汗每次要辦理延長居留,就要來來回回很多趟,百般刁難完全沒有什麼道理,但光是這個理由,也不足以讓一個不支薪餉的志工,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堅持待滿一年吧?最後,MIni終於鬆口,原來是在阿富汗交了個男朋友。

原先,MIni的父母對於外國男友的想像,無非就是金髮碧眼的西方人,所以也沒有太過驚訝,等到他們終於透過電腦螢幕,看到一個竟然乍看之下,長得很像恐怖分子賓拉登一般的人,就只差沒昏倒!

這位阿富汗人,原來是MIni合作的韓國NGO裡面的當地員工,要不是發生人質事件,要不是韓國人被強制撤離,依照原先的工作規劃,MIni原本會到另外一個地方駐點,不會長期留在喀布爾,這個阿富汗男子跟MIni大概也沒機會多接觸。Connie說這情節好像張愛玲《傾城之戀》的翻版,雖不能說是為了成就這段姻緣,而發生之前的種種事件,但在亂世裡發生的戀情,哪一樁不是造化弄人呢?

MIni返回台灣,生活立刻就從亂世回歸到太平。過去這一年在阿富汗發生的種種,原本也可以就讓它如過往雲煙,一筆勾消。然而,拜現代科技之賜,就連感覺上在幾個世紀外的阿富汗,透過手機,透過網路,透過MSN、Skype、Facebook、Twitter,也都在彈指之間,要想重現牛郎織女,羅密歐與茱麗葉,或是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恐怕也很難。但是,再先進的科技工具,也抵不過十指交扣。

雖然回國已經一陣子,但MIni在找工作上卻不是那麼順利,畢竟她的經歷太特殊,還真沒有幾個NGO組織知道該怎麼用她,而原先打算到美國念書的計畫,經過阿富汗這一年折騰,也暫且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在一次的電話長談中,Connie提醒MIni,暫且別管工作,也別管留學,先面對目前最懸念掛心的事情吧!如果這事情不處理,其他的都沒可能做好。之前,在阿富汗,那是特殊情境造就的特殊戀情,如果轉換場景,在台灣也依然能夠相愛,那麼,就不是一場露水戀情了。
然後,MIni終於做出了決定,二○○九年春天,再次回到阿富汗,經歷一重一重比她自己辦簽證延期更多出不知多少倍的困難,百轉千迴後終於把阿富汗男子TAMIM帶回到台灣,TAMIM目前正在學中文,為他們在台的正式結婚努力中。

Connie前一陣在吉隆坡公益旅行的時候,曾經擔任上百位以難民身分在當地滯留的阿富汗人的英語老師,和阿富汗人在課堂上相遇,記憶猶新,沒想到見到MIni帶著在台灣唯一長期停留的阿富汗人,又是另一番感觸。

見面那天,TAMIM剛理了頭髮,修了鬍子,Connie也不禁讚賞真是個帥哥,很有人緣,一副聰明相,已經去過台灣不少地方旅行,即使中文還不大靈光,也能走到哪裡,就輕輕鬆鬆跟人家交上朋友。作為在台灣唯一的阿富汗人,外交部的人對他印象深刻。他們在阿富汗,已經在男方家族的見證下定親了,可是台灣因為史無前例,所以相關手續還一直在持續奮戰中,聽說還得到沙烏地阿拉伯的台灣外交領館去辦手續。跟他們道別時,Connie還答應無論如何一定要去參加他們的結婚派對。

看到這對戀人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Connie說他心裡面浮現我在那篇文章裡說過的話,大意是說因為交通工具的快速便捷,讓旅行變得太輕易,連帶地,也讓人失去對距離的敬意。MIni&Tamim的故事,讓人在為他們祝福的同時,也不禁好奇,相較現代都會男女的愛情,會不會也因為一切來得太輕易,兩情相悅後一下子就進入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常生活,滋味淡薄平淡無奇,連帶地,也讓人失去對婚姻的敬意呢?

MIni&Tamim所經歷的每一段過程聽來,都讓人可以一再地打退堂鼓,但正因為過程是如此曲折坎坷,讓人不禁重新去思索「刻骨銘心」的定義。這個故事的結局,應該如童話中的王子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現實人間的這對小夫妻,還繼續在為他們的愛情持續奮戰,對抗世界有色的眼光,迎接現實生活的折磨,文化和習慣的巨大差異,還有遠方戰亂烽火中的家人,沒有人說這會是簡單的事,也沒有人能夠保證從此一帆風順,但是現在,我們至少能獻上最誠摯的祝福,希望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個俗麗而完滿的愛情喜劇。

 

專欄連載告一段落,感謝支持!
《每天多愛地球一點點》全台持續發燒中!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