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9.20 聯合報繽紛版報導

2010.9.20 聯合報繽紛版報導.jpg 

西原理惠子◎文   王蘊潔◎譯

高中退學後,有一件事讓我因禍得福。那就是讀大學……

當我被高中退學,我媽一如往常的說:「讓別人看笑話,真丟臉!」為了避免讓我的最終學歷只有「高中退學的初中畢業」,她決定讓我去參加「大學入學資格檢定考試」,讓我讀大學。

學校上課真無趣 畫畫成為避難所

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人生完全無法預測什麼時候會遇到什麼機會。
既然要讀大學,就讀美術大學。我立刻產生了這個念頭。
我功課很差,沒有太多的選擇,但「想畫畫寫故事」是我從小隱約埋在內心的夢想。
當然,我一直覺得那只是夢想而已,絕對不可能實現。
沒想到退學後,這個夢想突然真實起來。
那時候,我第一次感激我媽「丟臉死了」的口頭禪。如果能夠上大學,也許可以離開這裡。我為此欣喜若狂。

以前,不願意在家聽父母吵架,但因為功課太差,在學校也不覺得有趣,於是,畫畫成為我的避難所。自從那次和娘砲阿涼在電影院深受感動後,我開始夢想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成為創作人。

但有一個問題。雖然畫畫是我唯一喜歡,也自認為擅長的事,但我必須坦承,從來沒有人稱讚過我畫的畫。

即使如此,我仍然對畫畫充滿期待。因為當時正流行「亂畫」風格的插圖。在廣告業崛起的八○年代,插畫家是備受羨慕的職業。有些人故意用亂七八糟的線條和筆觸畫得像塗鴉一樣,那些插畫稱為「亂畫」,幾乎每天都可以在海報和雜誌上看到「亂畫」。

我在高知的鄉下看到這種插畫時,不禁暗自想道:我也可以畫出這種程度的畫。

年輕實在太可怕了。

我完全不了解「不會畫」和「亂畫」的差別,就妄想要當一個插畫家。
「我在東京當插畫家!」呵呵,太神氣了!
如果我真的能夠在東京當插畫家,那麼愛面子的母親應該也無話可說了!

高知的高中生到外縣市讀大學時,通常都是考大阪的大學,我原本也想考大阪的一所藝術大學,但因為遭到退學的關係,我有大把時間溫習功課,順利通過了「大學入學資格檢定考試」,於是,就忍不住貪心起來。

如果未來想當插畫家,當然要去東京。
這種感覺和那些看了電視就夢想當藝人的小孩差不多。有勇無謀的野心讓我心潮澎湃。

拿出家裡所有的錢 讓女兒去東京求學

然而,繼父就在這個時候過世。他為何偏偏挑在女兒考大學的日子死呢?
於是,我趕回老家參加了那天的葬禮。家裡已經空空如也。我媽不停的向人鞠躬。
不用問,也知道家裡目前的狀況根本不可能供我讀大學。一切都完了。當時,我心裡這麼想。

但是,我媽對我說:「理惠子,這樣的話太丟臉了,所以,你要去讀大學!」我太震驚了。

我媽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會把「太丟臉」掛在嘴上。我經常想,她難道就沒有其他話可說了嗎!即使如此,她還是為整天冒冒失失的女兒感到擔心,無論遇到任何事,就搬出這句唯一的話叮嚀我。

我想,我媽一定覺得應該隨時提醒我不要為非作歹,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我終於了解,「太丟臉」是口拙的她用笨拙的方式表現母愛。
我媽為了讓我去東京求學,拿出家裡所有的錢。繼父死了,她不知道以後要靠什麼生活,卻從全部財產的一百四十萬中拿出一百萬給我:「你用這筆錢去東京。」

我到東京時,是家境跌到谷底、全家人最痛苦的時候。

雖然我喜歡畫畫,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繪畫的才華。只是我心裡很清楚,即使繼續留在老家,我也絕對不可能幸福。
看到那些女孩子因為貧窮漸漸墮落、蒼老,我始終害怕有朝一日,也會步上她們的後塵。更何況繼父死在這個貧窮得好像被土石流吞噬一切的地方。

溺水的人即使不會游泳,也會拚命划水。

為了避免貧窮吞噬一切,避免貧窮像黑洞一樣把整個世界都吞沒,我緊抓著繪畫這根稻草。至於有沒有才華,根本無所謂。
我一定要去東京,要靠繪畫養活自己。我下定決心……
有時候即使手上沒有任何本錢,還是必須跨出那一步。

以上內容摘自大田10月新書《有「錢」最重要》


 

有「錢」最重要
西原理惠子◎著   王蘊潔◎譯

自己「賺」錢,就是掌握了自由!
有「錢」,才可以保護最重要的人!
影響百萬日本人的暢銷天后,給你──她最真實的故事!

西原理惠子是日本無賴派搞笑漫畫天后!
她榮獲文藝春秋與手塚治虫漫畫賞雙重肯定,多部作品引發話題,被取材拍成電影、電視劇。
她改編真實的家庭生活《天天元氣媽媽》漫畫,在日本銷售突破百萬冊!

但暢銷與搞笑的背後,卻是在貧窮谷底慘痛活下去的血淚記,
要不是媽媽老說太丟臉,拿出家裡全部財產100萬日圓,怎麼可能去唸大學?
年輕人要努力實現夢想?偏偏她只思考怎樣才能靠畫畫賺錢!
自尊心不能當飯吃,她當過酒女,錢的單位不是一千兩千,不是一萬兩萬,
是打工服務精神、是畫色情漫畫、是一客海苔便當……
不到24歲西原理惠子靠漫畫專欄養活自己。

暢銷天后問: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能夠超越自己的生長環境嗎?
我要賺錢就是獲得自由,向「錢」看一定要永遠有工作!
但這世界有賭博、有酗酒,一旦中毒!不小心通往地獄的單程車票就拿在手上了……
難道還要再活一次貧窮的惡性循環嗎?

西原理惠子曾經在最底層呼吸、掙扎,雖然痛哭流涕還是懷抱希望。
小時候帶著魚腥味的錢,畫漫畫賺到自由的錢,
無路可退欲罷不能賭博的錢,摸得到摸不到的錢……
有錢最重要,是因為在關鍵時刻可以保護家人,讓自己變得堅強,
很好,一旦你這麼想,西原理惠子說,去工作,去賺錢吧!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