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蔡

「你不可能不愛為你烤吐司的人。」
英國國寶大廚史奈傑這麼說。
你也不可能不愛餵你吃吐司的人。
我說。

小時候,傍晚總期待著媽媽帶回來一條剛出爐的吐司。
熱騰騰的,還沒切片。
吐司表面烤得金黃酥脆,用手直接剝下來一大塊,
香氣與熱氣立刻從白色鬆軟麵身竄出,
迫不急待大口咬下,
那白色麵身柔軟有韌勁的口感搭上酥脆表皮,
對幼小的我來說已是人間美味。
常常在還沒吃晚飯前,胃就已經被吐司填得扎實。

愛上麵包剛出爐的麥香與溫度。
直到今天,就算是從便利商店買的麵包,
也會用微波爐稍加熱,或帶回家用烤箱烤了再吃。
麵包和吐司就該是熱的,不是嗎?
這是媽媽教會我的美味體驗。

求學與就職後,在家裡吃早餐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台灣街巷內林立的早餐店,是我的好朋友。
「火腿蛋吐司切邊不切邊?」老闆娘總親切的這麼問。
我一直對早餐店烤完吐司後,塗上的那層透明美乃滋很好奇。
微甜的美乃滋,搭配上小黃瓜和胡椒粉,與蛋與火腿和諧存在。
若吐司烤到剛好的微酥程度,一大口咬下去,
喔~~~~早晨的混沌腦袋立刻就會甦醒過來。

開始一個人住之後,吐司更是我的早餐好伙伴。
假日的早上,我會先將牛番茄切片,在上頭撒上少許鹽巴與香草末,
進烤箱烤到牛番茄表皮微皺的程度(大約需10~15分鐘,此時番茄的甜度已被逼出)。
然後打一顆蛋做omelet(打兩顆蛋其實做起來形狀更漂亮,但膽固醇實在太高)。
最後才烤吐司(早餐吃到最後,吐司都還要溫熱著才行)。

吐司通常至少要買個半條,那沒吃完的吐司,不新鮮了怎麼辦?
搖滾蔡教你一個小撇步,把剩下的吐司冰到冷凍庫裡。不是冷藏室喔。
放到冷凍庫是把吐司裡的水份瞬間鎖緊,送進烤箱回烤後,
水份又會釋放出來,烤完後的口感就跟剛出爐的沒兩樣。
冰到冷藏室,只會讓水份漸漸蒸發,最後變成乾枯一片片。

寫到這裡,我好想來一片烤得香酥,
表面塗著牛油,再抹上果醬的吐司啊……


延伸閱讀

《吐司:敬!美味人生》
史奈傑◎著  林靜華◎譯

一片烤焦的吐司,總讓他想起母親……
一個飢餓的男孩,長大後,卻影響全英國人的味蕾!

英國國寶大廚史奈傑 最真實的成長故事
榮獲英國書卷獎年度最佳傳記‧入選星期日泰晤士報暢銷書
2010年原著小說改編同名電影‧2011年台北電影節開幕片

我沒料想到它是會有療效的,只是單純的寫下自己幼年的故事,而當它已成為完整的初稿時,我再回頭讀它,我才發現自己今天的某些行為,是因當時發生的某些事件所造成,像是疑惑有了解答,一些生命中的傷口似乎有了出口……
──史奈傑

※隨書附贈電影早場優惠券乙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電影預告搶先看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