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麗娟◎著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鍾沅進教室的基本動作,從幼稚園到高中行之多年。她自小就是個瘋丫頭,千篇一律的教室格局和一成不變的上課下課令她生煩,便來點變化以自娛。國中之前,她是在男生堆裡「混」的,國中她念了私立女中,面對一干文靜用功的女同學,她頓失玩伴,只好把佻野的玩勁拿來運動,加入了排球與游泳校隊。跟鍾沅在一起,我那懵懂的十六歲心智彷彿對人與人之間的感覺開了一竅,乍然用心動性起來。鍾沅則說她初見到我那兩隻生生嵌在臉上的圓眼睛,便想問我是否看到另一個世界。當然,我們之間,到底是誰先喜歡誰至今仍是未了公案,然那早就像無數開天闢地的神話一樣,無關合理,也不需論證了。

那天,鍾沅開始加入我們學校的泳隊集訓,我背著書包立於池畔等她。昏暗天色裡我尋找著池裡的鍾沅,突然池邊的燈一柱一柱放出光芒,我瞧見兩隻溼亮的手臂迅速划開蓬蓬水花朝我游來。到了池邊,鍾沅倏地自水中躍起,柔軟光滑像魚一樣。水自這條直立的魚的髮梢滴落,沿著臉龐、頸子……一路淌下,在腳丫周邊蓄積成灘。我仰首看鍾沅—她高我甚多—她的黑髮搭貼在腦後,襯得一張臉水亮清明,那頸上的血管、懸垂在下巴尖上的水珠,還有嘴唇、鼻子、眼睛、眉毛……我一下子看呆了。眼前的鍾沅像尊半透明雕像,自裡隱隱透出一道十六歲的我從未見過的光。霎時,如魂魄游出軀殼般,我忍不住伸出手碰觸光源……

當我的指尖碰到鍾沅那溼涼富彈性的、呼吸的肌膚時,我才轟然一醒,回過神來。一股混雜著奇妙、驚懼、興奮、羞赧的熱流在我體內疾速奔竄,我無措地垂首。鍾沅近前一步,托起我垂下的臉。她呼出的氣息往我面前一寸寸移近,我無助地闔上眼。鍾沅的唇往我眉心輕輕一啄……

從此,每天見面分手鍾沅必定在我眉心這麼輕輕一啄,不管是在校園裡、公車上、馬路邊。我一方面貪溺於這奇妙美好的滋味,一方面又看到了周遭異樣的眼神。我不禁開始惶亂憂懼著—一個女孩可以喜歡另一個女孩到何等程度呢?

 

--未完‧待續
 

《童女之舞》
曹麗娟◎著

對於2012年的《童女之舞》復刻版,她說:
「現在我才知道,風把我們吹到這裡,竟未離散,我頑強寧靜的讀者們。」

《童女之舞》在純文學市場寧靜長銷十年實屬罕見。「它是夢幻逸品。」錯過的讀者說。

如此一位作家,早慧,惜墨,作品寥寥可數卻篇篇珍貴,她悲憫疏離,冷冽纏綿,深情似刀劍又似細水,一如鍾愛她的讀者,頑強寧靜。

 

 

曹麗娟《童女之舞》復刻版分享會
 
1999年1月,童女之舞,初版發行。
2012年5月,童女之舞,復刻重現。
 
二十世紀末的「夢幻逸品」,再度以寧靜頑強之姿與讀者見面。
曹麗娟與紀大偉精彩對談,不同世代所讀的《童女之舞》 。

‧主講/曹麗娟、紀大偉
時間/2012.05.18 PM19:30-21:00
地點/女書店(106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56巷7號2樓)
主辦單位/大田出版
聯絡電話/02-2369-6315;【點此線上報名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