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記憶,不時化做各種形象,來騷擾我們。

我在閱讀《可以開啟女人心扉的一百零一個故事》的時候,看到了書本裡面徵求媽媽的有趣徵人廣告:

徵人——不容易生氣,並擁有寬闊心胸的人。需愛護吃奶的寶寶,且可以不時地在一旁照顧。喜歡懷抱著寶寶,並在每隔三至四小時餵奶的時候,要動也不動地靜坐二十分鐘。睡眠時間要淺短,而且要樂於一大早起床。上班時間每星期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時。除非把自己的媽媽找來幫忙,否則不允許休假。而且也沒有升遷的機會。

等這個孩子長大到一歲半的時候,徵人廣告的內容就改變如下:

徵人——徵求可以照顧永不疲累小孩的媽媽。需具有最佳狀況的運動員體能。要有發達的反射神經、永不乾枯的力量,以及不斷延伸的忍耐力。兼具讀心術者佳。除具急救常識外,也要可以同時處理許多事情。在邊照顧孩子同時,也要邊會開車、料理,以及接聽電話。每天上班時間為十五小時。在孩子睡著之前,沒有休息的時間。若為曾有參加奧運比賽經驗的小兒科護士,則更佳。

但是到了孩子十三歲時候,徵求媽媽的徵人廣告卻讓我感到有點難過。其徵人廣告內容如下:

徵人——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專家。要會煮大量的料理,需極具耐心。具些許聽力障礙者佳,否則需自備耳塞。孩子覺得媽媽會讓他感到為難的時候,要懂得自行立即消失。

 

比起媽媽對自己的好,更清楚地記得對自己不好的理由。

看完這些徵人廣告之後,到底有多少人會去應徵呢。這麼看來,這世界上還真沒有比當父母更累人的事情。一想到這裡,心裡油然想起了把我拉拔大而一輩子辛苦的父母親,而且也覺得自己要好好對待他們。

不過很奇怪的是,就算父母親善待了我們九次,只要有一次對我們不好,就會因為這一次而感到抱怨。承嫺也是一樣,雖然她知道在困難的家境中,媽媽也為她做了許多事情,但是在跟媽媽發生爭吵之後,她自己也莫名其妙地感到光火。而且以前挨媽媽打的回憶也全部湧進腦海,而讓她感到非常難過。她心裡雖然也知道不該提,但是在盛怒之下卻把舊帳全翻了出來。在這之後的某一天,承嫺的媽媽就找上了我:

「我在承嫺還小的時候,的確曾經有拿棍子打過她。當時我嫁過來之後,因為婆家的問題以及老公的事業問題,也讓我承受到了不少的壓力。等承嫺進入青春期之後,我是連一次都沒打過她。但是只要有一點不如意,她就開始跟我翻以前的舊帳,還說她當時受了非常大的傷害。的確,我當時做得是過分了一點,這個我心裡也很明白。但是在那之後,我也有向她道歉了很多次,可是她卻一直不肯忘記,而動不動就來找我的麻煩。已經過去的往事又不能回頭……。醫師,這到底該如何是好呢?」

站在承嫺媽媽的立場來看,這的確會讓她感到有些委屈。她除了曾經一時打過承嫺之外,真的就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平時的承嫺跟媽媽之間,是對關係非常良好的母女,她們會一起去看電影、上街購物的時候也很有默契,而且只要是承嫺想要的東西,媽媽也會盡量來滿足她。

但是承嫺仍然比起媽媽對自己的好,更清楚地記得對自己不好的理由,並不是因為她忘恩負義,或是她還不夠成熟,而是因為大腦內部奇特的機能構造所致。一般來說,我們經歷過的事情,在透過杏仁核及大腦皮質的相互作用之後,就會被大腦記憶起來。這時候的杏仁核,簡單地來說,就會發揮讓我們能夠避開危險的保護作用。譬如說,我們的手不小心去接近熱鍋子的把手,而突然感覺「好燙」地被嚇了一跳,那麼杏仁核為了讓我們能夠避開危險,會把這一次的經驗另外地儲存起來。也就是會把這種強烈的情緒,烙印在右邊的大腦裡面。老鼠見到貓就會立刻躲起來的原因,也正是杏仁核在驅使牠如此行動。

像這樣,雖然杏仁核可以發揮讓我們避開危險的保護作用,但是也就因為如此,才會讓我們牢牢記住曾經受過打擊的事情。而就算發生類似的事情,也會讓我們留在心深處的傷口,即創傷(trauma),會立刻強烈地浮現出來。

就拿承嫺的情況來說,她小時候被媽媽打的記憶,已經成為創傷,而長留在她的腦海深處。就像這樣,過去曾經經歷過的痛苦記憶,就會腐蝕著我們的心靈,不時地化作各種形象,來不斷地騷擾我們。九次的善待只會記憶成為平淡的事情,而一次的身心創傷則是完完整整地貯存起來,然後不時地冒出來。就像承嫺每次跟媽媽起口角的時候,過去的創傷就會不知不覺地跑出來的情形一樣。

因此,父母親有必要特別注意,千萬不要給孩子帶來太大的創傷。就算再怎麼生氣,也不可以失去理性而毆打孩子,而且也不可以對孩子說出侮辱人格,以及揭他瘡疤的話語。

為了如此,有必要好好回顧一下自己的成長過程。而且也有可能要先把父母親本身過去受到的創傷先治癒才行。

 

以上摘自17歲好難懂:心理醫生的青春問答,讓你明白17歲的心》內頁P.137-140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