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派員2  
 

201316日,PM8:00,微雨,氣溫18度。

 

我跑在永和仁愛公園的外圍磚道上。

細細的雨打在身上反而舒適,適時為發燙的皮膚降溫,心臟以沉穩的頻率跳動著,不太喘,舒服的跑下去。

也許是雨的關係,平時很多人散步跑步的公園,人群三三兩兩,加上我,只有34人一圈圈繞著跑。

 

已經無法計數是第幾個夜晚一個人跑著。

想起去年大年初三,寒流來襲,為了準備一個月後的金門半馬,穿上球鞋與跑步服,頂著微雨,在寒風中跑了7公里。

那是真正的一個人。

RunKeeper測定外圈有1.5公里的永和四號公園,繞了幾圈,完全遇不到另一個跑者。

只有一邊漫步一邊叨著菸穿著厚重羽絨外套,看似失意的中年男子。

 

那天,我第一次感受到跑者的寂寞。

這樣獨自一直跑下去,反覆操練筋骨肌肉,阻斷大腦傳來的停止念頭──

到底是為了什麼?

 

在那天之前不久,我曾經為了練跑後痠痛的膝蓋,去看復健科。

和醫生陳述了我的症狀,他說:怕是膝軟骨已經受損了,畢竟妳已經使用了它30多年。沒關係,我們照X光來看看。

片子出來後,醫生開玩笑說:軟骨看起來很正常,但妳的膝蓋骨長得不「正」啊!

他所謂的不正,是指我的膝蓋骨長得位置比正常稍偏一點,對跑步這種膝關節需反覆磨擦的運動來說,
不正的接觸面容易造成痠痛發炎,解決的方法唯有把股四頭肌練得更強壯,減低膝蓋骨的壓力。

「那麼我能繼續跑下去嗎?」我問。

「可以啊,但盡量別跑得太長太久吧。」醫生說。

 

就這樣被宣告了我天生長一副不適合長跑的膝蓋骨。

 

2012226日,AM7:00,小雨,氣溫8度。

 

我站在金門馬拉松的起跑點上。

儘管天侯不佳,但我準備好了,不論是心態或體能上。

起跑,比預料還強的風阻與雨勢,起跑沒多久鞋子就濕了,但每抬起一步都感覺到興奮,
雖然後半段有許多連續上坡,但我盡量不讓自己停下來,
以比自己預期晚了一點的成績,
3個小時,完成21公里。

 

那時我明白了如此操損自己的身體,執意往前跑是為了什麼?

為了完成一個看似達不到的目標。

我們的夢想與目標,許多在半途因不可抗力的因素折損,或自我放棄而未能實現。

但馬拉松這個設下起點與終點的長距離運動,你可以靠自己的雙腳、柺仗、輪椅,甚至被主辦單位載至終點。

只要向前一步,可預見的目標就更近一點。

每一步的跨出,都是一次磨鍊身體,萎弱的肉體,也能成鋼。

 

從開始認真跑步到今天,已是一年半歲月。

中間當然有懈怠的日子,尤其在每次折磨自己的身體之後,為了忘卻痛苦。

但痛苦總是忘得那麼快,下次的路跑賽,還是點進去報名。

 

穿上慢跑鞋的第一年,汗水與淚水釋去了我過往的挫折與感傷。

穿上慢跑鞋的第二年,我想挑戰一下自己的身體,試著完成人生的第一個全馬吧。

42.195公里,奧運田徑比賽的壓軸項目,世界上肌耐力最強大的跑者們,
試著以更快的速度回到競技場,接受群眾的歡呼,
又一次偉大的奧林匹克盛會,在歷史留下一頁。

 

不用介意別人,面對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體會著內心轉折變化。

漸漸能體會其他跑者說的,長跑像是入定,體內那小宇宙頓時的澄澈感,讓自己那麼清楚。

於是,6小時抵達也好,7小時也罷。

朝終點42.195公里邁出的每一步,
對我而言都是可貴的啟程。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