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_週三週四專欄_1  

 

我從三十八年前就一直住在同樣的地方。住的是一棟十一層樓公寓的十樓。

我選擇住在這裡的理由是對這個地方有著靠近出生成長地的親切感。而且,十樓的視野很好。

自從七十歲喪夫之後,我就一直獨居。姪子每個星期為了處理一些事情會到這裡來一趟。

過了九十歲之後,我變得有點怯弱,覺得不能在人生最後的時間裡造成大家的困擾,打算住進老人之家。所以我做了一番調查。

如果我賣掉公寓來付頭期款的話,以某間老人之家為例,每個月必須支付三十萬圓。然後,因為不知道自己會活多久,到時候萬一出現「已經沒有錢了」「那就請搬出去」的狀況,我也就無家可歸了。這些情形我都想過了。

此外,如果進去試住一個月左右,發現「這裡的氣氛跟我合不來」而想退房的話,好像會被扣掉保證金的兩成五。以一千萬圓的保證金為例,就要被扣掉二五○萬日圓。
這算什麼呢?所以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就在某一天,姪子跟我說「住在那邊不能吃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也不能在自己喜歡的時間自由做喜歡的事情呢。這樣真的好嗎?」我一聽,猛然一驚。
我覺得我不適合這樣的生活。

所以,我下定決心,既然一樣要花錢,不如將這個房子加以改造,讓它變得更適合我居住。一有了這個念頭,我馬上找來了木工商量。 

 

牆壁打穿了之後,心情也跟著寬闊了許多

我改造房子的構想是這樣的。

拆掉面向陽台的兩間和室的牆壁,變成二十一疊(約十坪)的獨立房。室內完全採西式設計,拆掉階梯,做成無障礙空間。然後用間壁來區隔部分空間,做成床舖的置放角落。

木工師傅說「既然如此,那就鋪上木板吧」,但是只要潑到一點水,木板地板就會滑腳,所以我敬謝不敏。我決定鋪上純毛地毯,另外木工師傅建議,在地毯下面再鋪上一層厚毛毯。如此一來,腳底板踩起來會很柔軟,噪音也不會吵到樓下。

這次的房子整修花了二十天之久。

我本來打算在整修期間去暫住週租型的公寓,可是木工師傅說「我會幫您留下一個可以睡覺的空間,您仍然可以住下來」,所以我得以一邊正常生活,一邊整修房子,真是太幸運了。

話說回來,拆掉牆壁,房間拓寬之後,以前的內心疑慮便像不曾存在過一樣,連心情也開朗得自己都覺得驚訝。

眺望變大的窗戶外面的景色成了我的興趣。每天我都為飄流的雲、燃燒似的晚霞、孤零零地掛在天際的月亮而感動不已。位於斜坡上的十樓房子享受了地利之便。

我深刻地感覺到,這種生活才像是我的生活。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