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

  未命名    
    這張照片上我穿的就是這件火紅吊帶低胸紗裙。
  
  我特愛喜劇。高中念國際聖心時就曾經把《花田錯》的其中一場戲改編成英文,我反串男角,金髮藍眼睛、比我高出一個頭洋妞同學穿上了忘記從哪兒借來的像晨褸的古裝,我們二人又唱又演地把老師同學們笑歪了。


  我一直認為喜劇的劇本最難寫,尤其是好的幽默,是要有非一
般的眼光去看世界。

  小時候,媽媽買了一件火紅吊帶低胸的紗裙給我,我特別留著
過七歲生日穿。那一天我和比我大三歲的哥哥走在路上,我深深記得只要我一走近他, 他立刻像被蜜蜂叮著地跳開, 生氣地叫著:「走開,走開,妳太肉麻了,不要靠近我,我不認識妳!」

  我不懂他什麼意思,我覺得自己美極了。兩個小孩就為了一件紅
紗裙半追逐吵了一段路。真奇怪!一個十歲的男孩就知道不允許自己妹妹穿低胸衣服,但卻巴不得別的女生再低一點。那一個可笑的畫面不只是小男生小女生的天真,反而是中國男人根深蒂固大男人思維的表現。

  喜劇因情境而產生, 用更高的智慧卻更卑微的態度去面對問題。這種人其實會比平常人更敏感,想事情渴求更透澈更誠實。武俠世界裡的人物為何都沒有視力的問題?我常這麼想:有見過戴近視眼鏡飛簷走壁的大俠嗎?沒有的原因是否因為戴眼鏡打起來不太方便?還是有損英雄形象?如果真有視力的缺憾,應該常常會看到飛錯方向或撞到樹的大俠與俠女。韓寒寫的《長安亂》就把許多真實的缺憾加入在最不真實的武俠世界裡。人性的荒謬、矛盾、諷刺讓人哈哈大笑。可惜韓寒少爺自己承認,寫到最後已經有點忘了前面寫了些什麼,甚至還漏寫了一、兩個重要人物,所以他只好匆匆結束。這也滿搞笑的。作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失憶了?迷路了?不敢寫下去了?賽車去了?韓寒沒有解釋。

  去年喜劇演員羅賓‧威廉斯自殺過世。報導提到他死前不斷地與嚴重的憂鬱症鬥爭。身為一代的喜劇泰斗,這真是悲劇和喜劇的一線之差。渴望用「笑」化解人生痛苦的人必然對痛苦有極深的感受,但逐漸發覺這些鑽心的苦竟然失去了出口,它在累積膨脹,這個世界已無法用善去化解殘酷。我們再也看不到那些用智慧拍出的經典喜劇,那些充滿著人性和生活緊扣的作品。當這些消失之時,取代的就是暴力,把快樂建築在他人痛苦的粗俗手段。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是沒有信任這兩個字的,對他人對自己都沒有。人們自大地挑戰著大自然,囂張地擁抱著經濟和科學。當一個以歡笑維生的演員發覺原來自己的對手不再是另一個演員的崛起,而是一個又接一個的機器人時,羅賓‧威廉斯的死是否帶給我們一種提示呢?

  少了喜劇幾乎就是少了真善美。


可以不可以


  (點我聽朗讀)

我會演戲但我不會教,我只是去觀察演員的潛力,然後找方法去誘導,再使上點手段去逼他們有更精采的演出。早年的導演特愛示範演出;結果多數是那個演員就成了導演的翻版。我牢記在心,做演員時就忘記導演的身分,做導演時就要把表演留給演員。  太多人入行是因為演藝圈的門檻太低,個個都以為能在演藝圈立足不是件難事。

短暫的光芒和掌聲是很容易讓一個人陷入自欺的迷失。曾經很殘酷地告訴一個自認熱愛演戲的女孩,請她早日轉行;愛不代表適合。愛喝酒不需要開酒莊,喜歡唱歌不一定要做歌星……但是,一旦做了,那就成為你一生的修練。

我是張艾嘉,輕描淡寫的張艾嘉


輕描淡寫 COVER  
以上兩篇文章摘自張艾嘉第一本創作集《輕描淡寫》
想知道更多>>>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72297

 

晨星
http://www.morningstar.com.tw/bookcomment-2.aspx…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

 

誠品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20822412087

 


  ※  
音檔來源「誠品生活」

    ※   關於誠品生活名人廣播:

 

【誠品生活名人廣播分享】一本書、一句話、一首詩、一齣戲、一部舞、一件衣服、一棟建築、一道菜餚、一分心意、一生的哲學……不論主題為何,我們相信透過書與非書的閱讀、溝通與分享,人們可以從中發現共通的語言與感動!誠品生活希望成為一個多元的文化創意平台,我們相信,即使是一天4次為時僅約一分鐘的廣播問候,都有機會觸動在這裡活動的人們,拉近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建立快樂的友誼。

每日播出時段/地點為:11:00、13:00、16:00、19:00、21:00於全台誠品播出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