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頭  

 

◎用中文寫作的日本旅人╱新井一二三

 

                 東京是很大的城市,可以說太大了。因為太大了,所以連土生土長的東京人都往往只知道東京的某一角落而已。除非有什麼特別的契機,市內有些地區,可能是很大一塊吧,一輩子都不會踏足的。

 

                 天空樹(Skytree)的開業,對不少東京人來說,就成了那樣的契機。住在市內西區,之前沒機會去東區淺草、隅田川的東京人,趁難得的機會,要麼從東京鐵塔腳下的日出碼頭坐水上巴士(輪船),或者坐東京唯一留下來的路面電車荒川線(即是在侯孝賢作品《咖啡時光》裡,一青窈常坐的小電車),到了淺草仰望新地標,然後順便走走外國遊客充斥的淺草寺仲見世一條街。

 

                 淺草曾經從江戶時代到明治初年是東京最繁榮的鬧區。看文豪夏目漱石回想孩提的散文,姊姊為了去淺草看歌舞伎,還沒天亮之前就離開早稻田的住家,從附近的碼頭坐上小船,沿著今天的神田川、隅田川,花好幾個鐘頭才抵達淺草,看完戲後又搭船,深夜才回到家來的。同一條路,如今即使坐玩具般的荒川線,都只需要五十三分鐘而已。坐了地鐵則用不著半個鐘頭了。

 

                 後來,隨著近代化的進展,東京越來越往西發展。明治維新後,在銀座修建磚瓦街,商店櫥窗裡展出了從西方進口的種種舶來品。年輕時髦分子從此不去淺草,要逛銀座大街了。一九二三年的關東大地震,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的美軍空襲,都對包括淺草在內的下町地區造成了致命性的破壞。有些地區的居民,失去了全部家產後,集體搬去了西郊。比如說,今天以宮崎駿吉卜力博物館聞名的三鷹市連雀町,原來是神田區的一個地名,關東大地震後,整個社區搬遷,不僅是居民連地名都帶走了。總之,東京西部越來越發達,東部則給人以相對沒落的印象。這是大家有目共睹卻不大講出來的公開祕密。只有外人如美國的老一輩日本通Edward George Seidensticker(一九二一—二○○七)才在著作《東京:山手、下町》裡揭破了當地人不敢說的實話。……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大田出版7月新品

《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 》新井一二三.第24號作品

大田-旅行,是為了找到回家的路-立體書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