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盡頭的公路......沒錯,還在智利

每天過得如魚得水,

擔心的事情一件件減少,

碰上的情況都可以打開心胸接受。

 

 

日記: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我漫長的生命中,被叫醒的方式五花八門:沙灘上的巨浪侵襲,讓我(濕淋淋的)醒來;一隻跑到我睡袋裡睡覺的松鼠;警衛硬把我叫醒趕出公園。但是,今天是我生平第一次從午覺醒來後,有人(軍人)拿著槍對準我。這件事真的讓我無法對保家衛民的軍人說出「親愛的朋友」(有一段時間,我決定出現在我周圍十尺內,手裡拿著步槍的人,我都要用敬畏的眼神面對他們)。

 

  我當時仍沒有發現自己身處在軍營內,就算是那些電網,我也只把它視為一種驅離的方式,讓人不敢隨易地踐踏而已。雖然我不太高興午覺被人吵醒,但是為了表現出自己的教養(也避免士兵因為聽到我的聲音,就突然對我開槍),我很有耐心地不發一語,等著這位看著我的朋友情緒恢復,不再那麼吃驚為止。終於,他開口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的腦袋裡瞬間有數百種的答案,浮現出許多合理的解釋(不過有一半都在想著是因為一隻松鼠拿著機關槍強迫我,把我擄來這裡的),各種想法在腦袋裡盤旋,最後我還是決定說實話,因為這才是避免我要到附近的精神病院參觀的可能,況且仔細想想,我並沒做半點壞事:全世界的人都有睡午覺的習慣。但是,實話似乎還不夠,士兵覺得我在胡扯,因為他開始指著一些顯而易見的牌子。

 

  首先,他指出「禁止進入」的告示牌(可是如果我沒有站在這些牌子的前面,我要如何遵守指示?)然後,又指向一些全世界軍營都有的盾牌,最後就是在我頭頂上兩尺高的電網。

 

  有一時半刻,我還在想他們應該要感謝我,因為我的出現讓他們瞭解到自己的防衛系統裡存在的嚴重缺失(如果一名可憐的行動不便者可以穿越,無視警告,這就表示,任何人都辦得到)。不過很明顯地,他沒有關心我的功勞,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趕快通報連長,讓我在接待室待上兩個小時,看我能不能在那段時間找到更好的理由,解釋自己為什麼長驅直入進到阿里卡的軍營。

 

  最後,他們放我離開了,主要的原因:觀光客總是會被那些不應該去的地方吸引過去。一般而言,作為一名觀光客,只要不超過底線,都可以接受那些原本不被接受的行為,所以就算是阿里卡的軍方,也一樣不太追究。因此,兩個小時後,我獲得了自由,而且很高興認識了許多親切的朋友們。

 

  我短暫(但深刻)的海軍拜訪後,我學到了一課:在南美,軍人手握重權,但智利並沒有。在這裡權力也要與法律行為相符,就跟歐洲一樣,所以我才能幸運地被放出來,繼續旅行。而且我在阿里卡時,慢慢發現智利的生活型態跟其他的南美國家不一樣:不只警察和軍人都守法,這裡的街道整潔,民眾講話的方式非常文明,汽車很現代化,路上沒有半輛驢車,小孩不會獨自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玩耍,這所有的景象完全不同於祕魯、哥倫比亞或厄瓜多。另外,這裡搭便車的方式也不一樣。

 

  通常我慣常在南美招車的方式:在城市的出口處,找一位交通警察(因為這類的人專門收取罰款,好讓大家記得人人只要付費就可違法),我會和在那裡工作的人打交道,接下來,只要跟警察去找一位特別想要討好他們的駕駛,我就可以順利爬上貨車。這真的是快速、簡單又有效率,而且也是皆大歡喜的方法:警察覺得自己做了善事,我可以到達目的地,貨車司機則省下他的過路費。

 

  可是,這個方法在智利行不通,並不是警察不幫我,而是我在路上已經走了約一個小時左右,依然沒看到半個警察出現。我一點也無法攔到便車,不過,就算這樣也沒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能在附近找間房舍就好了,然後「噢!當然,附近,我這才想起,我現在在哪裡,而且沙漠這個名稱真正的意思是:什麼都沒有。不管走到哪裡,一眼望去只有沙,這也可以解釋我為什麼覺得天氣是這麼的炎熱了。」

 

  太陽這麼大,讓我想起一位載我到智利的貨車司機曾對我的未來做出的精確預言,總結成一個字為:熱。當時我很不以為然,我的敵人可以是寒冷、下雨,或灑水器,不過「也是嗎?我已經穿越過祕魯的沙漠了,如果覺得熱,只要找處陰涼的地方,就會舒服多了。再怎麼熱,只要躲進車子或建築物裡,就可以感受到空調、風扇的氣溫調節。如果是在什麼都沒有的沙漠,那也可以想像自己是駱駝,也許會覺得那廣大的沙漠就像大海一樣棒大家都知道我那超級無憂無慮的性格,所以,我真的不把熱當麻煩的結果,就是快被熱死了。」

 

  當時,我才發現自己正在穿越全世界最乾燥、最炎熱的亞他加馬沙漠。杳無人煙,看不見旅人親切地擺放的遮陽傘,沒有半株棕櫚樹,就連一點用處也無的仙人掌都沒有。這才讓我慢慢覺得不安,一整天太陽光的照射下,真讓我眼冒金星,吃盡苦頭。

 

  好險,在我沒有因為過度曝曬,血肉之身變乾,被禿鷲吃掉前,就有一名(不在執行勤務的)士兵出現,他正好要與家人慶祝跨年,所以舉手之勞,讓我上了車,結束了這段可怕的沙漠殺人之旅。

 

  經過這段旅途後,現在我有兩大結論:其一,此後我會在離開城市前就搭上便車;其二,我不會再踏上一處會讓我熱死,而不是餓死的地方。好啦,我現在要前往智利的首都聖地牙哥了,這並不會太遠……對吧?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7月新書《旅行,讓我成為人生冒險家》

想知道更多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