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際關係中經常會出現一種奇怪的現象,那就是人們對陌生人往往比對親人更友善。舉例來說,一位跟爸爸交談了老半天,卻仍然無法跨越內心鴻溝的女兒,看到迷路的旅人時,反而會很親切地去為他指路;總是感歎著好久沒跟死黨聯絡的朴副理,卻每週都跟公司同事一起喝酒續攤個兩三次;而一向隨和爽朗,被稱為「微笑先生」(Smileman)的崔課長,往往回到家後,就擺出一副撲克臉,變得沉默寡言。

 

當人們遇到陌生人時,總是會釋出善意,並且樂於傾聽他們所說的話,但是對於身邊的人卻不會這麼做,反而希望那些關係親密的人先主動來到自己身邊,關心自己「會不會累呀?」期待著即使自己不說出口,對方也會理解我,並且期望對方接受自己的原貌。然而,其實對方也一樣活得很疲累。於是,人們宛如生活在各自的孤島上,並且埋怨和憎恨那些讓自己倍感孤單的人。我們在街上所看到那些友善的人,可能是一個抱怨丈夫的妻子、一個對父親不理不睬的兒子、一個與戀人大吵一架而滿心傷痕的人,也可能是一個已經大半年不曾與朋友聯繫的無心人。

 

為什麼我們對陌生人如此和藹可親,與親近的人卻無法好好相處?為什麼我們都宛如活在各自的孤島上?是什麼原因讓你我之間如此受傷呢?

在我六十多年的人生歲月中,也曾遇過不計其數的人。仔細想想,出生的時候,我其實什麼也不是。但是,我在父母的疼愛之下長大,在結交朋友之後成長,在踏入社會生活之後,從無數人的身上學習到處世之道,因而造就了今日的我。偶爾在這段過程中受到傷害,也傷過人;有時感到委屈,有時討厭過某個人;有時會發脾氣,有時難過得痛哭流涕;有時心裡受傷到什麼事也做不了。

 

然而,直到我四十歲為止,都很自豪能夠完成這整個過程,並且認為是因為自己做得很好,所以才成就了現在的我。我覺得即便這個虛偽的世界上沒有人幫忙我,我也可以獨自站起來。我認為只有別人需要我,而我壓根兒就不需要別人伸出援手。我也誤以為世界如果沒有我將無法運轉,我相信沒有我的家裡、醫院和患者們,都無法好好地活下去。當然,我也很感謝周圍的親朋好友們陪伴在我身邊。不過,那只是短暫閃過的念頭,每天為了生活而忙碌的我,未曾好好地對他們致上謝意。更正確地來說,只有在緊急的時刻,我才覺得感謝,對於他們平日的陪伴,我總是視為理所當然。有一回,女兒對我說:「媽,妳不要只是傾聽病患的心聲,也聽聽我想說的話,不行嗎?」我則用厭煩的口吻回

答她說:「我現在很忙,妳不能下次再說嗎?」不僅如此,我也曾經憎恨我先生不知不覺地將家務和育兒的事都推給我;埋怨我的婆婆無視於我忙於工作和家務,卻責怪我沒有好好照顧他兒子;討厭那些明知道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卻只會在自己需要協助時來找我幫忙的人。那時,我認為所有的人際關係,都只是令人感到厭煩而疲累的事。

 

然而,在二○○一年時,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僵硬,並且被診斷為患有帕金森氏症;後來,在二○一四年時,隨著病情日益惡化而不得不關掉醫院後,來拜訪或是與我聯絡的人開始減少。起初我因為身體太過疼痛,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是隨著疼痛減輕,我回過神來才發現,原本那麼多的好朋友們竟都不知去向,周遭是如此悄無一人。此外,世界上即便沒有我,也依然順利運轉。此時,我才重新看到了那些總是守候著我的人。我事後才明白,那些能夠握住雙手,感受彼此體溫地打打招呼,凝視著對方問候彼此近來可好,天南地北地聊著天,了解彼此想法的時刻,是多麼值得珍惜。

 

然後,對於那些過去我總是以漫不經心或流於形式的態度來對待的人們,充滿了抱歉。雖然其中有些人只是擦肩而過的緣分,不過也有些應該好好把握的因緣,然而我卻以忙碌為由,錯過了它。三十多年來,身為一個精神分析的專科醫師,我曾經面對過數千名的患者。他們都因為心靈上的痛苦而來找我,令我驚訝的是,讓他們最感痛苦的人,往往是最親密的人。雖然他們想要以自己真實的原貌被愛,但是親人們卻聽不見他們的渴求。因此,對於深受創傷的他們來說,最困難的事情就是與人親近。因為他們擔心對方若是發現自己沒出息和自卑的模樣,或許會不喜歡或者離開自己。

 

由於過去的傷口太過於痛徹心扉,他們於是選擇適當地掩飾自己,以免再度受到傷害。因此,雖然渴望被愛,但是當別人靠近時,卻又害怕得逃開,而且一再反覆這樣的情節。不然就是認為只有當自己表現得非常傑出時,才有資格被愛,因而竭盡全力想要做到完美,結果在某一瞬間就累壞了自己。對於這些認為再怎麼努力也沒用的人來說,找上他們的就只有深深的憂鬱而已。他們覺得日復一日地活著毫無意義,只是讓人倍感艱辛,最後終於在我面前放聲大哭起來。

 

不幸的是,害怕受到傷害終究無法讓他們就此逃離傷口。若是想要與某人親近,其實必須保持自己想對別人隱瞞的那種沒出息和軟弱的模樣,即使被他看見也無妨的距離。換句話說,唯有你覺悟到可能受到傷害,才有可能得到你渴求的愛。但是,即便你做好可能受傷的心理準備,當真正面對傷害時,卻比想像中更加困難,因為如果對方不願傾聽你想說什麼,你就會感到很難過,如果對方堅持去做你叫他不要做的事,你就會很生氣。當你以為永遠會挺你的人,卻只是固執己見時,往往會覺得對方好陌生,離自己好遙遠,這其實是人之常情。

 

原本世事無法隨心所欲,就已經讓人感到生氣,如果連親密的伴侶都與我不同調,實在不得不讓人感到沮喪。結果只好試著安慰自己,反正人生是獨自來去,不過卻忍不住怒氣而大發雷霆。然後,對於不了解自己的對方,就不得不感到厭煩而心生埋怨。尤其是如果可以避而不見也就罷了,偏偏彼此又是即便討厭也要天天見面的關係,一旦兩人之間發生問題,對於其他人際關係也會產生不良影響。因為這種看不到改善徵兆的關係,若是日復一日地持續下去,真的宛如置身地獄一般。若是想要擺脫地獄般的關係,該如何是好?難道除了斷絕這種關係之外,別無他法嗎?

 

令人尷尬的是,我也曾經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切斷這種關係。不,是我曾經想要逃離這種地獄般的關係。不過,後來我選擇改變自己的觀點,而不是逃避。我試著問自己是否對對方有太多的期待,或者我不得不放棄或丟掉什麼。在這段過程中,我意識到自己為了做好工作和處理好社交生活,努力地與別人相處融洽,卻疏忽了去維持真正應該珍惜的關係。我努力去討好無關緊要的人,但是卻沒有同等對待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因此,本書對於那些想要跟所有人相處融洽的人,並不會有什麼幫助。現在我並不想再把時間和精力花在那些對我的人生無關緊要的人身上,這是因為我光是專注於將時間花在與我所愛的人建立更深厚的關係,都已經不夠用了。

 

不過,有趣的是,當我試圖與所愛的人恢復關係,並使雙方的關係更加深厚的時候,與他人的關係反而也變得更加舒適。以前,我總覺得跟人們碰面是很疲累的事,現在看到每個來找我的人,都覺得很感謝,也很開心,因而很享受與人見面這件事。

 

去年我曾經和高中同學一起去了一趟濟州島。雖然行前有吃過藥,但是旅程之中,我突然變得全身僵硬,所以連準備食物都幫不上忙,也不能洗碗,無法拿湯匙,所以不得不接受朋友的餵食。當時我覺得自己好像成了廢物一般,非常討厭自己。但是,有位朋友注意到我沮喪的表情,並對我說:「惠男呀!妳只要這樣待著就很棒了。」面對這些接納一無是處的我的朋友們,我不禁痛哭失聲。一直以來,獨自面對遭受身心痛楚而壓抑的情緒,突然爆發出來。哭了好一會兒後,我覺得心裡舒坦多了。雖然身體的狀況並沒有任何改善,但是我的心情真的放鬆了,似乎也獲得足以忍受任何痛苦的勇氣。擁有這些好朋友在我身邊,我有什麼做不到的呢?

 

我希望你身邊也有這樣給你力量的人。不,我希望至少你不要重蹈我在四十多歲時,曾經犯過的錯誤。最後,如果人生終究要彼此依靠而活下去,希望你學習成為別人的支柱,也學會依靠他人,而不再感到孤單。

 

本文摘自    大田出版《你和我之間:找到遠不孤單,近不受傷,剛剛好的距離》

購書網址↓↓

博客來:http://t.cn/EfKI4Kw
金石堂:https://reurl.cc/q0k9n
誠品:https://reurl.cc/nL7Qd
讀冊:https://reurl.cc/v6kyy
晨星:https://reurl.cc/bl7ZX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