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家都解散之後,第一次被一個人留下來的時候,
        那種慌張的感覺,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  Sunni

 

 

第一學期,我們每個星期五的早上,都不是在工作室裡上課,而是前往特定的場所上課。第一次上課我們去了擁有一百五十多年的歷史,和收集了四萬多種植物,被指為世界文化遺產,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植物園──英國皇家植物園(Kew Garden)。聽說這裡是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的繪本──《穿背心的野鴨寶兒》(Borka: The adventure of a goosewith no feathers)的主角寶兒生活的地方,所以一定要來看看。不過幸運的是,還好因為這是校外教學,所以我們不需要付13英鎊的門票就可以免費進場。導師還告訴我們植物園裡面賣的東西很貴,人也很多,所以想多畫一點東西,帶個便當來會比較好。而且因為第一堂野外課是在離學校很近的倫敦南部瑞奇蒙地區(Richmond),於是我們便在金斯頓市中心的公車站一起集合出發。


過了三十幾分鐘,我們到了皇家植物園,這裡就算用地球上最大的庭院來形容它也不為過,因為即使我們走了好一陣子也看不到盡頭。聽說這裡的景觀是追求自然風景的庭園樣式所打造出來的,起伏不大的山丘,和曲線自然的湖水邊界等,幾乎讓人看不出來有人造的感覺。偶爾還會在路上遇到一點也不怕人,毫不介意我們進入,大搖大擺地走著的雉雞家族、綠頭鴨和孔雀。


如果有經過英國大大小小的公園應該會發現,庭園文化在英國人之間已經風靡很久了。自己設計個人所擁有的庭園和園藝生活就像遊戲文化般的風行整個英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如此,在韓國二十、三十歲女性之間相當受歡迎的凱斯•金德斯頓(CathKidston)這樣以花為主題所創作出來的多元化設計才會這麼地有人氣。因為四點的時候有一個素描的評鑑大會,沒有辦法悠哉地到處參觀,只好打消了想東逛西逛的念頭,趕緊占了一個位子開始素描。


一開始總是很貪心,明知道不可能把所有的東西都畫下來,還是準備了各種顏色、大小的素描紙,畫畫的材料也從水彩畫顏料到色鉛筆,打包了一大堆東西帶過來,最後被包袱的重量給拖垮,在還沒開始正式畫畫前,身體就已經先感到疲憊不堪了,就算明明知道根本用不到所帶來的東西的一半。


叫做Farmhouse的溫室裡林立著椰子樹、麵包樹等熱帶植物;還有看起來超過十公尺,好像就快穿破屋頂,生長茂盛的植物;還有從印度蒐集來的、全世界最大也最臭的花泰坦魔芋,但是我們根本沒那個閒工夫仔細看,便拿起小小的素描本,開始認真地畫了起來。雖說我是為了完全投入在畫畫之中而選擇了這條路,但是儘管我都這把年紀了,要我一整天都在畫畫,說我不會覺得負擔很大是騙人的。不過做不做得到這種懷疑也只是暫時而已,因為光陰似箭,不知不覺離評鑑的時間愈來愈近。Christine就像她的外號──可怕的老奶奶一樣,給的評價不是非常毒舌,就是非常讚賞,完全趨於兩個極端。以我的情況來說量重於質,對於我第一次不熟練的野外寫生作品,結果卻和我所擔心的不一樣,既不毒舌,也不能算是稱讚,只是一句簡單的評價,「色彩的調和好像是用自己的感覺來表現的樣子。」


定點素描課(Location Drawing)一個星期會有一次,從早上十點到下午五點,我們必去的場所,也每個星期都不一樣,可以悠哉地坐下來畫畫的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 Gallery)、皇家慶典音樂廳(Royal Festival Hall)、童年博物館(Childhood Museum),雖然我們也會去這類的地方,但是偶爾我們也會找上必須一邊吹著冷風一邊畫畫的皇家植物園、泰晤士河畔的班克賽(River Thames, Banksides)這類野外的空間。定點素描課就只是在指定的時間和地點集合,聽完簡單的說明,然後再各自解散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畫畫就好了。不管是建築物,還是人,或是畫框裡的畫,畫什麼都可以,並沒有特別的限制。只是必須要在下午四點的時候集合,然後分享彼此對畫的意見,還有必須要從老師那裡得到評價的這點壓力罷了。


在大家都解散之後,第一次被一個人留下來的時候,那種慌張的感覺,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皇家植物園還算比較好,因為吹太多冷風的時候,就走進溫室,畫那些充滿整間溫室的植物;要是覺得厭煩了,就往戶外移動,畫外面的樹、中國風的塔和蓮花池上面的橋,還有一邊呱呱叫一邊到處亂走的巨大鴨群,總之可以畫的東西很多。但是富有現代感,甚至有些冷清的室內美術館又不一樣了。泰德美術館聚集了來來往往的人群和垂直上升的直線結構,但是卻讓我不知道該畫些什麼而感到慌張。人不斷地移動,又在我眼前消失,很多時候畫一畫最後都只能成為未完成的半成品。而且就算畫掛在牆壁上的畫也讓我覺得不太適合,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想法也開始漸漸被打破。

 

找不到適合畫的東西,腿又很痛,最後我只好在一個角落的位子一屁股坐下,開始畫來來往往的人群。大家不斷地移動,暫時停在一個地方站了一下,但是又不知不覺地離開,消失在原本的位子。雖然完全累翻的我已經抱持著要放棄的心情,但是至少我沒有把鉛筆放下,還是繼續塗鴉,並且自然而然地在我無法完成的人像上面,再加上另外一個人的樣子。既然可以這樣畫,我也不知不覺地開始揮灑這個人加上那個人的靈感,忘了剛剛自己還在發牢騷說,人一直離開,這樣怎麼好好畫啊?我把穿著小碎花洋裝,小腹凸出的中年婦女的身體,加上一頭白髮戴著帽子的老爺爺的臉,結果這樣就變成了一個人呢!
 

定點素描課讓我覺得收穫最大的就是,我獲得了一個打破窠臼的契機。人當然會一直不斷地移動,因為他們沒有義務要當我的模特兒,而我也不是為了要畫出一個完整的人才到那裡去畫畫的。沒有任何人要求我要畫出一個完整的形象,既沒有任何創新或是特別的方法,也沒有任何限制,那我為什麼要覺得既然開始畫了,就一定要完成呢?為什麼我要先找到某個答案再來畫呢?


成長不是在你所畫的圖之中,而是在你的心裡面。改變心裡所感受到的方向,你所畫的圖就會慢慢地不斷革新。
畫畫要用心來判斷,自己是否覺得愉快,是否沉醉在其中,心都會先感受到,然後再從你投入的那一刻起開始改變。

 

 

●更多精采內容,都在《去倫敦上插畫課》


博客來 >>> https://goo.gl/J5vRvX
誠品 >>> https://goo.gl/GwPVA0
金石堂 >>> https://goo.gl/otpZAk
讀冊 >>> https://goo.gl/j3Nl0l
晨星 >>> https://goo.gl/5Gbuk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