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回函卡,看到你對書的感覺、回饋、想對作者說的話。

照片中是2019年9月到10月的回函小禮物

  


以下為回函抽獎 幸運得獎者:

施○文    

李○真


本次活動由線上回函抽出一名、紙本回函抽出一名。

再繼續寫回函吧,是給這本書的回饋,也是反思這本書的時光。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認為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意味著要變成不是自己的人,這不會是真正的快樂。

 

我為什麼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中文版「小小哲學家」系列是奧斯卡在台灣愛米粒出版的兒童哲學套書,這四本繪本當中,有一本叫做《我為什麼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用說故事的方式,幫助父母跟孩子,一起去思考其中真正的意義。書裡面的主角是一個叫做樂樂、愛問問題的孩子,到處去問每一個他遇到的人或物「我為什麼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爺爺一開始的回答,認為樂樂與其想這種沒用的問題,不如忘掉問題去玩,這個回答代表一般的大人,往往認為思考是自尋煩惱、是不重要的。但只要不去想,問題真的就不會來找我們嗎?

「問到……」時並沒有直接回答樂樂的問題,而是要樂樂趕快做決定,到底要進來,還是出去?不能只是站在那裡猶豫不決。很多人因為謹慎,所以面對抉擇的時候,總是站在門前躊躇不已,無法做出決定。但做不出任何決定的結果,往往比做出錯誤決定更糟糕。因為無論決定要進門還是出去,之後都還可以改變主意,然而什麼決定都做不出來,卻沒有任何好處。

故事裡的大樹,則認為自己被限制住,哪裡都去不了,什麼決定都不能做,因此很不快樂。但大樹想做的事情,真的什麼都不能做嗎?還是大樹只想做它不可能做的事情,因為它所憧憬的東西都「在外面」?

就像《莊子》首篇的〈逍遙遊〉「北冥有魚」前言說的,「鳥兒的蟲子,在外面。大鵬的夢土,在外面。」鳳凰的枝頭,也在外面。大樹應該想著要像小鳥那樣飛翔,才叫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嗎?如果大樹能夠心平氣和接受不能改變的限制的話,會做什麼想做的事?人應該一生充滿對「外面」的憧憬,被「外面」誘惑嗎?無論是出國旅行、愛情、功名利祿,不也通通「在外面」嗎?

 

你是一棵樹,還是一隻鳥?

 

實際上,奧斯卡雖然來自法國,卻時常會舉《莊子》裡的這個故事: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意思是說,惠子對莊子說:「我有一棵大樹,人家都叫它臭椿樹。它的樹幹臃腫而不合墨線,它的小枝彎曲而不合規矩,長在路邊,木匠也不會留意。(這樹就像)現在你的言論,大而無用,大家都會離棄啊。」

但是莊子回答說:「你難道沒見過野貓和黃鼠狼嗎?牠們卑伏身子,等待出遊的小動物;東跳西躍,不避高低,往往踏中機關,死於網中。再看看那氂牛,身體大得像天邊的雲,牠本領很大,但卻連捕鼠也不能。現在你有這麼一棵大樹,還愁它沒有用處,為何不把它種在寬曠無人的鄉間、廣闊無邊的原野,寫意無憂地在樹旁閒逛,優游自得地在樹下躺臥?它不會受斧頭砍伐,又沒有東西來毀害它,沒有用處,又有什麼困苦呢?」

然後,奧斯卡會問:「變成樹跟鳥你們喜歡哪一個?」

在這本故事書裡說的貓,想要像鳥一樣飛翔,但是貓當然不可能是鳥,就像莊子的故事裡,樹不可能變成鳥。所以如果認為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意味著要變成不是自己的人,這不會是真正的快樂。

然而,無論我們決定自己像一隻鳥,還是像一棵樹,不正是「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嗎?不需要別人的同意,也不會因為我們是人,所以不能想像自己像樹、或像鳥。這些決定,都在「裡面」,而不在「外面」。

 

限制與自由

 

鞦韆跟大樹恰恰相反,以為自己很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卻忘了自己其實只是不斷反覆做著同樣的動作,而且需要外力才能推動。我們是不是也容易因為一廂情願,犯了忽略現實的毛病呢?

落葉則認為自己沒有任何能力做決定,「風兒把我吹到哪裡,我就去哪裡。」但不能改變限制,難道就不能知道自己的想法嗎?著名的英國物理學家與宇宙學家史蒂芬‧霍金 Stephen Hawking),他肢體的癱瘓顯然並沒有阻止他對於宇宙與黑洞的了解。

小草認為自己現在還小,所以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長大以後就可以了。這就像很多永遠把一切冀望於未來的人,認為自己現在什麼都做不到,以後或許可以,卻會終其一生都這麼想,除了等待之外,什麼都沒做。

樂樂在遊樂場遇到的旋轉椅,提出一個有趣的觀點,認為為別人服務、帶給別人快樂,比做自己想做的事、讓自己得到快樂更重要。所以追求自己的快樂,是否一定比較有價值呢?

長椅很乖,也因此什麼都沒做,只是一直定在原處。但這樣的人生,值得過嗎?

告示牌總是宣布規矩,要大家遵守,但終其一生只按照別人定下的規矩過活,是不是比

什麼都不做的長椅,更加糟糕呢?

小魚跟告示牌相反,想要違反媽媽的規定,離開水去冒險,但忽略規定存在的必要(小魚一旦離水就會死翹翹),就像故意不理會交通號誌,能算是自由嗎?聽從規定,不去做想做的事,是不是一種對別人、對自己的保護呢?

奧斯卡曾經給過學生一個有趣的題目,「限制可以帶來自由嗎?」這個題目乍看之下,完全沒有道理,但是仔細從這些不同的角度來分析之後,才發現有時候限制不但不見得會限制自由,反而會帶來自由。所以,「謹慎」從來就不是為了勉強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而「不謹慎」也不是打破所有規則,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知道「謹慎的壞處」的人,就像不知道「不謹慎的好處」的人,其實都只看懂了一半。

 

本文摘自《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實踐篇》P33-P39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實踐篇》

9月24日凌晨跨9月25日 00:00 開始預購

預購連結:

博客來:https://is.gd/GF7RM9
金石堂:https://is.gd/OV7xH6
誠品:https://is.gd/oZQuHH
晨星:https://is.gd/zWJfa4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拒絕任何人喜歡他,或宣稱是他的朋友,不是無情,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而是一個對哲學這個「道」的選擇。

 

尊師和重道,原來不是同一件事!

 

奧斯卡之所以怪異,是因為他真心相信「思考」與「透過提問來對話」的力量,同時可以拋下個人好惡情緒,通過嚴謹的理性思考,看到「思考的本質」「語言的本質」,以及「行動的本質」。

也因為這位非典型的老師,人生第一次,知道如何想清楚「尊師重道」這個傳統的觀念—原來「尊師」跟「重道」本來就是兩件事,只是我以前都搞混了。

尊師是尊重老師這個人在專業位置上做的事—比如像傳道、授業、解惑。但是「尊重」老師的專業,不一定要「喜歡」老師這個人。就像我們尊重一個科學家、演員、政治家的專業,不見得要喜歡他這個人私下的種種行為。所以一個頂尖的科學家外遇劈腿、陷害忠良,都比較容易可以原諒,無損於他是一個優秀科學家的事實,不見得要接受革職的處分。但是如果他在科學期刊上面發表的實驗成果研究造假,那就不可原諒,非革職不可。

雖然表面上,造假數據沒有人受到實質上的傷害,但是,一位科學家的私生活不檢點,並不影響他作為一個優秀科學家的判斷;然而實驗造假,人們就勢必失去對他身為一個科學家的尊重。所以為了能夠訓練更好的「判斷力」,在「情感」和「理智」兩個面向上,我們必須學會做出更好的選擇,才能夠在這個沒有標準答案的世界上坦然生存。

實際上,奧斯卡也從來沒有期待他的學生、或是任何人喜歡他,既然沒有期待,他也不會浪費時間去做讓別人喜歡的事。他認為,在我們接受這位老師思考訓練的時候,與其花費這些對他而言是浪費在「相濡以沫」上的時間和精力,不如把同樣的力氣拿去用在有用的思考上。相忘於這個叫做「哲學」的江湖,這才叫做「重道」。

 

沒有「哲學之道」,我們就不是朋友

 

我記得有一堂課,我擔任他的助教和翻譯,他若無其事地說:

「我沒有什麼朋友。從來沒有人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生日派對。因為他們不知道我會不會說出什麼不得體的話。我也不能保證我不會,因為我必須對我的思考百分之百地誠實。對一般重視社交禮節的人來說,請我去參加派對或宴會的風險,實在是太高了,我完全明白。」

一個人能夠如此無其事地說出自己沒有朋友的事實,理性地用旁觀者的角度來分析原因,並且接受這個代價,決定自己的命運,我在奧斯卡身上看到他把極度的理性應用在自己的生命裡。雖然讓人聽來有點悲傷,但跟著他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和學習之後,我能辨識出他是蘇格拉底真正的嫡傳弟子,雖然兩人中間隔了兩千五百年的時空,但是從奧斯卡重視「提問的藝術」和「蘇格拉底對話」的程度,可以證明他們的緊密關係。奧斯卡不時開玩笑說,如果遭遇到蘇格拉底被人討厭、甚至因此被殺死的命運,他也完全能夠接受。

接著奧斯卡又指著我說:

「跟我花很多時間在一起,那是基於我們共同對於哲學的愛,我們並不是朋友。如果哪一天不喜歡哲學了,我們就永遠不會再見,也不會有任何聯絡,所以不要搞錯了,以為我有朋友。」

奧斯卡這麼說,當下我也笑了,因為我知道,他說的是對的。

拒絕任何人喜歡他,或宣稱是他的朋友,不是無情,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而是一個對哲學這個「道」的選擇。他輕蔑世俗的價值觀,是因為「重道」,所以不要試著用世俗的標準來接近他、評斷他,更不要想著要得到他的喜歡,或是勉強自己去喜歡他。但是如果喜歡他這個老師傳授蘇格拉底一脈相傳的道理,就是對他最大的恭維與讚美。

當然,送奧斯卡茶葉也有點效果,因為你立刻會從這位怪老頭身上得到一個難得的笑容和感謝,畢竟他也是有人性弱點的。只是我發現這種賄賂往往只有一、兩秒鐘的效果,他絕對不會記得是誰送給他的。如果他記得的話,也不會是好事,肯定是他非常不喜歡,要來向你抱怨!

知道這個人、這些事,該不該跟著這個在法國哲學界,一提到他的名字,空氣就瞬間降

溫冷卻的怪傑天才學哲學?如果問我的話,無論如何,我當然說「YES」!但我也只是另

一個別人眼中的怪人而已,所以還是自己想清楚吧!(笑)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實踐篇》

9月24日凌晨跨9月25日 00:00 開始預購

【預購連結】

博客來:https://is.gd/GF7RM9
金石堂:https://is.gd/OV7xH6
誠品:https://is.gd/oZQuHH
晨星:https://is.gd/zWJfa4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思考」讓可以選擇的路,無窮無盡地出現在眼前,真正讓我們自由的,不是路,而是思考,有紀律的思考,而不是想像。

 

是作家、也是工學博士的森博嗣,離開大學的研究工作後,隱居在日本深山,開始在自宅外原本沒有路的森林裡,親手打造了一條能載運人或重物行駛三百公尺的鐵軌,也建造了能夠搭載好幾個人的車廂。但這條軌道,既不會出現在衛星導航,Google地圖上也找不到,老實說,也沒有通到哪裡,只是「避開樹木,沿著緩坡吟味而行」,對他來說,這只是理所當然的事:既然沒有路就鋪設一條吧!

這樣自由的想法,很多人歸結於「理工腦」,或這種自由只屬於很會使用工具的「職人」,但我相信這更是「自由」和「思考」的產物。

 

你真的那麼嚮往自由嗎?

 

有一個曾經來找我進行哲學諮商的客戶,是個政治世家的第三代,他從小得到的教養,就是被打造成未來的政治人物,從來沒有想過這條路適合或是不適合、喜歡或不喜歡,因為對他來說,藉由從政延續家族在地方的勢力,就是自己的「天命」。

「難道你沒有覺得不自由的時候嗎?」我問他。

「當然有。」

「當你感到不自由的時候,會做什麼事?」

「我會半夜偷偷一個人溜出去開快車。」

「那時候,你的感受是什麼?」

「自由。」他說。

「自由?」我笑了,「為什麼?」

「因為我可以踏油門加速,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哪裡!」

「可以超速嗎?」

「嗯……」他遲疑了一下,「應該不行。」

「那你知道路是事先鋪好的,只能通到固定的地方嗎?比如說,沒有路的地方,你就永遠去不了。那這算是真正的自由嗎?」

「咦?……這樣說起來……」他陷入漫長的沉默中。

然後,他才意識到,這個世界上追求自由的人,開一般的房車,在一般的路面上奔馳,是不會因此感覺到「自由」的,感受到更多的是「限制」。

完全不想在乎限速跟交通規則的人,應該會去買超跑,代表著對速度的期待。

不想被固定在一個地方生活的人,應該會去買RV露營車,把家開著走,代表著對空間的期待。

不想乖乖地開在馬路上的人,說不定會去買俄羅斯生產的Sherp全地形越野車,因為它可以在地球表面幾乎任何地方爬山涉水。

但是一個政治人物想要的自由,只是在半夜空曠的高速公路上,一個人不超速地安安靜靜開一段車。

「你真的有你想的那麼嚮往自由嗎?」我問他。

在這場哲學諮商中,這位原本以為自己想要追求自由的政治人物,才清楚地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真的喜歡自由,那只是一種幻想。現實中的他,仍然喜歡限速,喜歡平坦的路面,因為這樣比較安全。偶爾不想要隨時讓司機載到下一個目的地,偶爾想要自己坐在駕駛座,沒有目的地的開車,這樣就夠了,然後就會心甘情願地回到生活的常軌,過著「軌道車」的人生;那種能在一條鐵軌上行駛,並自動保持左右平衡的單軌陀螺車—森博嗣在森林裡面搭建的那種。至於無限速的飆車,露營車,全地形車,能夠帶來的自由都太「極端」了。

「我今天才發現,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喜歡自由。」他在諮商最後,自己做出了這樣的結論,安心地吐了一口氣。

自從發現了自己其實不是那麼嚮往自由以後,他開始安安穩穩、心甘情願地當好政治人物,認真輔選、參選、服務選民,扮演好「工具人」的角色。

 

你是「好工具」還是「壞工具」?

 

聽起來,這似乎是個悲傷的故事,因為「工具」給人一種「被使用」的負面印象,好比「我只是個工具罷了」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指被別人當作達成目的後,便能隨手一扔的棋子。同樣地,「我不過是個玩具」這句話也給人負面印象,亦即被別人玩弄,並未真心對待。

但就像森博嗣在他的《沒有路的路》(道なき未知)這本書裡面說的,「我是那種很珍惜工具和玩具的人,認為不論是『工具人』或『玩具人』,對於整體社會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也為了這兩句話無法用在正面意義上,深表遺憾。」

我特別認同這個說法,因為我在國際NGO組織的工作,就是把自己作為在地公民組織的工具;身為一位哲學諮商師,把自己當作是客戶的一面鏡子,讓人們可以透過諮商的過程看到自己的盲點,當然也是工具。

我很喜歡可以當「好工具」的自己,被利用卻一點都沒有悲傷的感受。

工具當然也分「好工具」跟「壞工具」。我身為哲學諮商師的職責,是當客戶的一面鏡子,使原本看不清楚自己的人,可以看到自己真實的樣貌。但當諮商師忍不住開口指出客戶看不到的盲點,就算說得都對,也只是變成了會說話的「魔鏡」,有自己主觀判斷的鏡子,肯定不是想照鏡子的人的首選,所以魔鏡就是一種「壞工具」的代表。

至於「好工具」跟「壞工具」的分野是什麼?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發明了「拉鋸」的國家。亞洲其他地區和西方使用的都是「推鋸」。推鋸使用的時候向外推,對著別人,所以容易傷到別人,但日本鋸使用的時候拉向自己,所以如果有人因此受傷,也只會傷到使用者自己。這是為什麼西方的工具製造業者,如果沒有重新設計他們的產品,就很難在日本市場立足,因為這些會傷到別人的工具,在歐美雖然是「好工具」,在日本卻會被認為是不體貼的「壞工具」。

 

工具,是一種奇妙的存在。它幫助我們能更具體地看見通往「可能性」的路,而看得見這種可能性,本身就是好事。所以我很同意作者說的:

「我認為自由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得到意料中的結果,所以光有可能性,並非是自由;但要是沒有可能性,什麼也無法開始。想要憑一己之力開拓人生道路,必須先思考。雖然思考不是『行動』,但不思考便無法催生可能性,亦即不思考的人,毫無自由可言。」

 

有紀律的思考,讓我們更自由

 

自由,不是不受到限制,而是使用工具,讓我們自由。甚至知道有工具可以使用,這種可能性,也可以讓我們感到自由。

比如「找路」,無論是實際的動作,還是一種人生的譬喻,都只是在許多別人已經開好的路徑當中,選擇其中一條來走。

地圖讓我們自由,免於迷路;而看不到盡頭的道路也讓我們感到自由,免於受困於此時此刻。但無論這種自由是真的還是假的,地圖或是道路,都可以成為體會自由的工具,因此是「好工具」。

自由的人會使用工具,讓自己在重重限制中也能感到自由,也可以當好別人的工具,讓別人感到自由。

自由可以用來找路,也可以用來不找路。

尋路是一種自由,即使本來就存在的事物,「只要是自己不知道的,都是未知」。當然也可以選擇自己開路,所以森博嗣不搭火車,不坐巴士、電車,但是他走路,在森林裡自己鋪鐵路,自己開車。路不一定在地上,萬一開車也到不了的地方,就搭飛機,因為天空也都是路。這麼說來,水上的水路,甚至冰島號稱「通往地心」的斯奈菲爾(Snæfellsjökull)火山,當然也都可以是路。

如果會思考,對「路」的想像,就會不斷地擴張—跟對「自由」的想像一樣。

「思考」讓可以選擇的路,無窮無盡地出現在眼前,真正讓我們自由的,不是路,而是思考,有紀律的思考,而不是想像。

而思考,不單適用在喜歡自由的人,也適合不喜歡自由的人。適合知道如何使用工具的人,也適用於「工具人」—如果你知道工具也需要思考的話。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實踐篇》

9月24日凌晨跨9月25日 00:00 開始預購

【預購連結】

博客來:https://is.gd/GF7RM9
金石堂:https://is.gd/OV7xH6
誠品:https://is.gd/oZQuHH
晨星:https://is.gd/zWJfa4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天捷最新作品《張天捷在台北繞了一年都沒遇到蔡依林》

 

有時想對你說──
「記得,不要讓自己先找到自己;不然,你會習慣自己愛自己。」
 
有時覺得你懂──
「不要擔心,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人在找,沒有任何人的存在,是為了一個人被溺死在人海裡的。」
 
有時希望你──
「如果都沒有人愛你,那就應該是你去愛一個人,不要不負責任,快去為愛付出。」
 
有時心疼你──
「怕冷,還是?怕,沒人怕妳會冷?」
 
繞了好幾圈,好幾年,好多人,就是沒有遇到對的人。
沒關係,現在的不幸福不會是永遠,在下一個窗口還有「未完待續」的一齣戲,
要時時抱著堅強,好好期待,就有越來越有幸福的機會。

張天捷作為「一年期專職作家完結收錄」的111則極短篇+詩,以及附錄一篇未完待續的小說。
全部都是愛情。包括男生說,也包括女生說。
三言兩語說盡一個愛的宇宙,瘋狂而執著,痴傻年幼,完完全全恨之,愛之,笑之,交雜的情緒五味雜陳。

 

【完整新書預購資訊】

  • 8月26日跨8月27日(二) 00:00凌晨開放網路預購。
  • 9月1日全台網路、實體書店上市。

 

  • 【限量預購禮】
  • [張天捷限量親簽版]扉頁作者親筆簽名,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 9月1日上市後,也可以在誠品實體書店購買到親簽版,一樣數量有限!

 

    (限量作者親簽扉頁)

 

 

  • 【電子書】博客來獨家首賣將於九月一日開始販售。

 

  • 注意事項:
    1.海外讀者,請至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
    2. 2019年8月27日(二) 00:00 開始預購。但因每個網路書店系統作業不同,無法確認是否會準時開放預購,若網頁有誤,請嘗試重新整理,並請耐心等候。
    3.如果有任何疑問,請私訊大田出版粉絲專頁,小編為你解答。

 

【搶先看】新書前導影片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透過回函卡,看到你對書的感覺、回饋、想對作者說的話。

回想自己小時候也常常寫回函,好像把自己難以用「話」說出來的感想,對著一個令我安心的陌生人訴說,把對書的喜愛拋出去

照片中是2019年6月到8月的回函小禮物

 

 

以下為回函抽獎 幸運得獎者:

林○珊    

嚴○蓁  


本次活動由線上回函抽出一名、紙本回函抽出一名。

再繼續寫回函吧,是給這本書的回饋,也是反思這本書的時光。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謝謝讀者們熱情參與這次大田所舉辦的「作者親簽手寫詩贈送活動」,

這次將要送出《雪》裡的詩作品,由任明信老師親筆手寫!

 

本次活動在FB粉絲專頁和IG帳戶共同辦理,

在一百多位參賽者中,幸運讀者出現在instagram中,

得獎者帳戶為:harutoki04,

也歡迎各位讀者接下來密切注意各項活動!

 
一起來聽聽任明信老師朗讀這次的詩作吧!
 
任明信〈雪〉

任明信〈留著〉

 

0514雪立體書封(書腰).jpg

任明信《雪》
第三部詩作品 全台上市

書籍資訊|
博客來:http://bit.ly/2HymMfn 
金石堂:http://bit.ly/2VCWVqz 
誠品:http://bit.ly/2VwGbkB 
讀冊:http://bit.ly/2Hy0s5I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田出版FB粉絲專頁舉辦《企鵝都比你有特色:給自己的10堂說話課,成為零落差溝通者》分享影片抽獎活動,恭喜讀者
張伽依 獲得《企鵝都比你有特色》一本書!

 

謝謝這次讀者們的熱情參與!

就像大家留言所說的:「我要成為零落差通者!」

希望大家都可以從這本書中,找到自己的特色,找到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

 

【大田直播室】歡迎褚士瑩─說話的價值是你成為一個有特色的人!

 

 

大田- 企鵝都比你有特色-立體書(附書腰)

企鵝都比你有特色:給自己的10堂說話課,成為零落差溝通者》

博客來:https://goo.gl/rVP5Ti

金石堂:https://goo.gl/KHgCnJ

誠品:https://goo.gl/11qxLD

晨星:https://goo.gl/aetHXf

讀冊:https://goo.gl/3MhRbT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個月又過去了~~好快~雙月回函抽獎又來啦!

來看看2019年六的小禮物和幸運的得獎者是誰吧~~~

 

本次小禮物如下:

 

本月得獎名單:

楊○淳

徐○志

李○萍

葉○藍

翁○喻

本次抽獎活動從紙本回函中抽出3名幸運得獎者,線上回函抽出2名。

歡迎大家多多利用線上回函,一起響應環保愛護地球,同時也讓我們聽聽你們的心聲!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期間限定,寫書評抽波士頓馬拉松獨角獸♥】

感謝讀者朋友一起參加本次的活動!

沒想到參與者的回應都這麼熱情,

看到書評後,編輯們又再次被這趟冒險旅程所感動了呢!

本次活動共有3位參賽者符合得獎資格,回到FB貼文處留言。

 

獎項如下:

【首獎】波士頓馬拉松獨角獸

【參與獎】波士頓馬拉松加油牌(背面可以寫上選手的名字為他加油!)

最終【波士頓馬拉松獨角獸】得獎者:YI-WEN CHANG

【得獎資訊】

波士頓馬拉松獨角獸:YI-WEN CHANG

波士頓馬拉松加油牌:周昇廉、NICO HUANG

※得獎者請於6/6(四)前私訊大田出版FB粉絲專頁,並留下姓名、電話,寄件地址,逾期失效!

-

陸承蔚《越跑越勇敢:聖母峰馬拉松全紀錄》

📕博客來:http://t.cn/E6uKKrm
📗金石堂:http://t.cn/E6u9nE1
📘誠品:http://t.cn/E6uCvR9
📙讀冊:http://t.cn/E6uC58s
📔晨星:http://t.cn/E6uCoaD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