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放映的「角川影展」中,一部「犬神家一族」再度看見「市川崑」這個名字。這個
1915年大正時期的老導演,2006年竟又重拍三十年前的片子,卻仍具有相當活潑的功力。這次金馬影展「市川崑物語」當然成了片單中必選的一部。

 

  只是看見黑白電影海報,就讓人激動不已。

 

  市川崑坐在只有筆跟稿紙的桌前,編劇妻子和田夏十坐在後面的沙發上。

 

  記錄片一開始岩井俊二就說:如果要問我,日本的導演誰的片看得最多,或者受誰的影響最深,無非就是──市川崑。

 

  全部記錄片前面三分之二沒有對白,只有鋼琴,只有膠捲和影片的旁白聲音。畫面是黑底白字,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用文字來敘述市川崑。

 

  單單透過文字,看見市川崑如何從孩提時代,戰爭時代,到進入東寶前身的動畫部門工作,如何開拍自己的第一部片子,如何與編劇妻子的相遇合作,如何成為日本首屈一指的大導演,文字寫實而動人,字字可見岩井俊二的仰慕之心。

 

  整部影片讓我,又笑又哭。

 

  市川崑對岩井俊二說,有一回小偷來家裡沒有偷走最重要的東西。

  而他認為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呢?竟是一只米老鼠手錶。

  影片最後出現市川崑重拍「犬神家一族」的現場,鏡頭掃到他穿著米老鼠的脫鞋,讓人看到這個九十歲的莞爾老頑童,太有趣了,童心十足。

 
  擔任黑澤明助理時拍攝改編太宰治的作品,市川崑說太君啊,是好色之徒。女演員睡覺時他偏偏要進房間,還是市川崑極力阻止,太君,太君,不行啊,不行啊。

 

  市川崑與編劇妻子的那一段故事,更是動人落淚。市川崑非常遵從這位編劇妻子的建議,兩人合作無間,改寫日本影壇的見證史,妻子在乳癌末期抗鬥還跨刀寫下「細雪」的結尾,市川崑從來沒想過妻子不在身邊的孤獨,妻子過世了,他還是繼續拍,一直拍下去……

 

  幾年前岩井俊二的全影片,也是金馬影展的專題之一,當時導演也在文化大學城區部辦了一場講座,這回帶來2006年的抒情記錄片「市川崑物語」,在影片結束,導演從走道輕步踏上舞台,再度進行一場問答。簡單筆錄問答的一些片段,也許你沒看過這兩位導演的片子,但創作背後的精神,還是讓人很感動。

  主持人問:請岩井導演談談看電影的源頭,還有拍片的源頭?


  岩井俊二答:
1976年,大概是我國中二年級時,當時我看的電影都是跟哥哥去看的「酷斯拉」還有「大白鯊」這樣的片子,「犬神家一族」第一次自己進戲院看的,上映第一天就去看,連續看了一個星期,還找朋友一起去看……這部電影埋下我的電影夢非常重要的契機。後來因為拍攝這部紀錄片,到南平台與市川崑會面,我們談了很多很多,我很驚訝,終於找到在這個世界上說話最投機的人,不不不,後來我發現,錯了,市川崑根本就是自己的源頭……

 

  從50年代到60年代,到70年代80年代,市川崑拍了70部左右的電影,100多部的連續劇,甚至到現在,在日本如果有人開始討論「這廣告很特別!」「這廣告很棒!」大部份就會發現定是市川崑拍的。雖然我不是他的學生,但其實我所有的影像就是向他學的。

 

  
  主持人問:在「市川崑物語」的製作過程,為何會用這樣文字的基調來鋪陳整部影片?


  岩井俊二答:我覺得像市川崑所使用的「明朝體」字體,一定還會大大流行,而我所使用的黑底白字的呈現方式,也是向導演致敬。影片中
100多張的照片特效,如果要請外製工廠來製作花費相當龐大,所以這100多張都是我自己跟學生在Photeshop一張一張製作出來的。

 


  主持人問:覺得自己對市川崑最相像的地方是哪裡?


  岩井俊二答:導演很會拍漂亮的女人,每次看到他拍把女性拍那麼漂亮,我總是也有同感。我自己拍「情書」的時候,不知道這算不不算影響,開場的時候,我跟工作人員說,「讓我們拍的像市川崑一樣」。

 

  主持人問:岩井導演對市川崑導演一直貫徹的本質是什麼?不變的本質又是什麼?

  
  岩井俊二答:
人本身內在的特質,無法用電影拍出來,就算你如果用非常文學的方式來拍的話,是不能拍太久的。市川崑導演是從動畫影片開始,他以
24分之1秒的動畫方式來分析人的細微動作,精細形體,我認為與其用動畫的方式拍出各個形體,不如說其實也拍出了人的本質。而正因為如此,市川崑導演才可以跨越這許多時代一直拍下去的原因吧。

  很多時候我是一邊拍攝,一邊得到滿足感的。各位看過我這樣的記錄片,也可以自己可以嘗試看看,從自己的父母親,自己的親人開始拍。

 


  主持人問:岩井導演接下來的計劃?

  
  岩井俊二答:
雖然我在拍攝這部影片的過程,市川崑導演他會說,「你不要再搞這種事了啦,趕快去拍你自己的片子吧。」不過我也很想拍拍「楊德昌物語」,如果有人要拍的話,我也想看看。目前已經寫好兩個劇本了。

 

  女觀眾問:幾年前看過導演的「青春電幻物語」,當時非常感動,今天看了「市川崑物語」也是在中段的時候大哭,因為看了導演的片子,成了我拍片的源頭,借這個機會非常感謝導演,謝謝導演。

  岩井俊二答:希望妳將來能成為年輕人的源頭。

 

 

  男觀眾問:影片當中有一段,岩井導演可以跟市川崑導演合作,但後來又中斷,請問接下來還有機會嗎?

  岩井俊二答:其實那一次的合作一開始還滿順利的,我負責編劇部份,但有一天市川崑導演跟我說,算了。但我想這好像做陶藝一樣,不滿意的作品就會摔在地上毀了它,我想我一直沒有放棄,總有一天一定要跟市川崑導演合作。

 
  女觀眾問:是否未來也會製作動畫電影?認為和實拍影片兩者之間的差別?

  岩井俊二答:因為我喜歡畫畫,所以我也很想來製作動畫。至於動畫和真人影片的差別,我認為動畫是畫什麼就產生了意圖,而實人拍攝是有什就拍什麼。譬如說動畫裡面你畫了紅綠燈,紅綠燈就是你的意圖。但實人拍攝,你拍紅綠燈是因為你拍到紅綠燈而已。

 


  女觀眾問:岩井導演目前正進行培育人才計畫,這個計畫是否會延伸來台灣?另外「情書」一片是我投入電影的源頭,在此也跟導演致意。


  岩井俊二答:培育計畫是我自己的橫向交流,有人認為拍電影是多麼了不起的工作,可是我覺得拍電影是很封閉的一件事,所以如果能夠克服語言障礙,非常歡迎大家來參與。

  我這部影片,是光用文字架構起來的,所以一切都以創意為前提,當時「情書」記者會記者問我,這部影片想給什麼樣的人看?我回答當然是給愈多人看愈好,但現在如果真要問我的話,我想給第一次看電影的人看……


  影片放映結束了,導演的問答也結束了,觀眾的掌聲也結束了。

  可是影片中抒情的敘述,活潑的氣氛,淘氣的小小開心,透過岩井式的文字描寫,市川崑跨越多個年代的紀錄物語,好看得讓人喝采。而現場一定也影響了一些台灣未來想要拍電影的學生的心,一想到這點擴散力,剛剛的淚水,喚起了雞皮疙瘩,對兩位導演再度肅然起敬。

 

 


這一篇心得整理純屬個人對市川崑的景仰,以及對岩井俊二的偏愛。

肯定有什麼疏漏之處,其他還有幾篇報導,提供參考。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egend1976/3/1297266401/20071022223808/

http://paper.wenweipo.com/2007/09/18/FA0709180001.htm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