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gif 

我們前往男鹿半島
在旅程之前,心中想著是否能看看大雪紛飛的日本海?
秋田當地人問我,台灣四面環海,對海應該早已經習以為常了,難道日本海跟其他的海不同?被這樣一問到底是難以回答的,波瀾壯闊的湛藍海洋以及雪花四散灰色深沉的海洋,我都嚮往。

而來到男鹿,最主要體驗早已無法追朔的傳說所流傳下來的「生鬼柴燈祭」。
我們進入市區之前已經先看見兩尊龐大的生鬼站立在大雪中,一紅一藍的高大生鬼站在雪中,我們下車拍照,冷風冷雪,雪地上沒有任何足跡,抬頭望著天空以及生鬼,不知爲什麼這虎虎生風的生鬼,好像兩個頑皮的大孩子在雪中玩耍不想回家,或者像是在提醒頑皮搗蛋,偷懶不做功課跑出來玩雪不想回家的小孩,記得要趕快回家做功課。 

前往男鹿.jpg 

接近中午我們到男鹿的海鮮市場二樓一家食堂,這裡的料理全是新鮮當地漁獲,刺身定食、海鮮丼、燒魚定食……當天刺身定食只剩兩份的比目魚刺身,一套2000日圓,從來沒有這麼豪華奢侈享受著這麼豐盛的刺身料理,而且海就在窗外,雪就在窗外。

海鮮市場.jpg

來到生鬼文化館,完成屬於自己的生鬼面具,這是當地特別爲「生鬼柴燈祭」首次所規劃的體驗行程,只要將面具按照自己的喜好,眉毛、嘴巴、臉頰、鬍子、頭髮,任你搭配,然後將面具貼在木板上,蓋上男鹿半島之章,這生鬼面具你可漂洋過海帶回台灣。我不小心將還沒粘牢的面具提起,結果滑落摔壞了,指導小姐馬上進行粘合的緊急手術,將我的生鬼面具毫無瑕疵地又重新接合,回來之後整理行李,端詳這面具,不知怎麼,突然覺得頂可愛的。

在文化館另外還有一場生鬼表演,表演穿著稻草外套的生鬼,在除夕夜來到家中,主人要擺出好菜好酒來招待生鬼,而他們拿出手中的記事本,上頭記著這一家人在過去一年裡是否都有努力工作,劇情中的生鬼偶而流竄在古老的房子裡,我們夾在觀賞的人群裡,一開始只聽見生鬼的吼聲從格子門處發出來,沒想到生鬼一下子竟然跑到身邊抓著你問:早上有沒有準時起床呀?有沒有賴床呀?嚇得大家拼命嗨嗨嗨,點頭說有有有,笑聲還有尖叫聲,相當有臨場感。

生鬼館.jpg

在真山神社的熊熊柴火中,天空慢慢下起一陣一陣的雪,火在地上肆無忌憚燃燒,冰冷的雪從天而下,祭典的吟唱聲、生鬼的怒吼聲,還有太鼓鼕鼕鼕在雪中舞台不斷的鼓動聲,我在距離台灣台北好幾萬哩外的山裡,耳邊聽著、眼睛看著,大雪還有大火,不知為何竟有深深的感動,是冷空氣讓腦袋特別有遺世獨立的清醒感,還是這場雪中生鬼在眼前翻攪著一種古老的、漢唐時代的時光之流,讓我身處於靜謐的風雪中,而火燒傳說,我竟在傳說裡。

生鬼祭.jpg

這是我此次的秋田之旅拿到的最棒的宣傳手冊。
小生鬼是由一群小三的學生,由老師帶領來到祭典中,他們一出現就受到在場每個人的注目,他們每人手中拿著大家分工合作繪製的「生鬼宣傳手冊」,裡面總共有16頁,仔細規劃目錄,寫著生鬼的傳說、生鬼說話的台詞、生鬼面具製作法,甚至做了生鬼五七五的俳句,簡直把生鬼這角色從頭到尾仔細分析了一次,讀了這宣傳手冊,覺得這生鬼真是可愛極了……

小生鬼.jpg

從冷到零度以下的祭典山裡回到旅社,最棒的是吃一餐熱騰騰的晚餐,今晚指定的料理是一種叫做「石頭燒」的魚火鍋,女服務生將我們帶到餐廳大廳,一一示範「石燒」過程,石頭經過滾燙的炭火燒過,然後倒進湯中,竟然可以煮熟生魚,再加蔥花海帶調味,一道熱騰騰的石燒魚鍋馬上端到眼前,熱氣蒸騰,呼呼吹著還燙著,喝到肚子裡,呵呵,太棒了,就是這味,簡直暖到極點……

石頭火鍋.jpg

能夠撫慰人心的實在太多了。音樂?電影?閱讀?愛情?
而此刻,每一餐的料理都能夠深深撫慰我的味覺與視覺,每一餐都讓我好像走進了早已經看慣的日本台所介紹的美食節目,自己彷彿化身為主持人一般,對擺盤、對口感、對色澤、對味道會去思量,會去懂得找到形容詞來輸入大腦裡,山菜的細緻嚼感、干貝的鮮度、豆腐的嫩度……不可思議的文化同謀呵。

看完生鬼.jpg

我花很多時間整理這份秋田之旅報告,處理圖片、閱讀當時蒐集回來的資料,可能是一個下午,或者一整晚,一邊整理、一邊寫、一邊聽著「深夜食堂」的主題曲,或者舒伯特的冬之旅,然後一個下午過去了、一個晚上過去了……每點出一張照片、每寫出當時的情景,就再一次回味著彼時彼地,然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回味,感情就越來越深刻,日復一日的,竟到了忘不了的程度,旅程之前想要看看大雪中的日本海,我看到了……日本海.jpg   

旅程繼續走下去,下一站我來到了昭和時代的小學時光裡……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