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明綺(《如果沒有遇見你》譯者)

當這花兒盛開時,我遇見了一位擁有不可思議的魅力,有點孤傲的女王陛下。
花朵直徑達二十公分的孤挺花,的確和那位女王陛下很像。──摘自《如果沒有遇見你》

 
想想,現實生活中有萬壽子這樣的鄰居還挺傷腦筋的,不是嗎?
一會兒罵人「醜女」、「鬥雞眼」,一會兒又在別人背上偷貼惡作劇紙條,
比起猶如孤挺花般孤高的萬壽子,
前半段飽受欺凌的女主角京子,活脫脫是株可憐小花。

不過再怎麼惡劣,也比不上「鬼鄰居」(あなたの隣に誰かいる)裡
(我很少看到以鬼片為題材的日劇,這部令我印象深刻)
北村一輝飾演的澤村數馬,這個叫人膽寒的惡鄰,更令人難以招架吧。
其實惡鄰到處都有,但有萬壽子這般「半個惡鄰」相伴,
就某種意味而言,京子也算是幸福囉。
畢竟從小因為眼疾,對自己極度自卑的京子,
要不是萬壽子這個老頑童的主動挑釁,恐怕一輩子都活得很晦暗吧。
不敢談戀愛、不敢接受新的挑戰、與父親之間難解的心結,
許許多多的煩惱,都在萬壽子的「調教」下化不可能為可能。
萬壽子又何嘗不是呢?
第一次拍大頭貼、第一次上網、買了件可愛的洋裝、還染髮,
許許多多人生的第一次,豐富了萬壽子孤獨的暮年生活,努力填滿先前的空白。
人生難得知己,兩人這段跨越年齡鴻溝的「女性情誼」,
雖然衝突頻仍,卻也因為彼此的坦率與真誠,從冤家變成忘年之交。

 
記得翻譯完這部作品時,順口告訴儀主編我的譯後感:
「還好,就是滿小品的一部作品囉」。
過了段時間,偶然打開已經交稿好一陣子的譯稿,才發現我錯了。
怎麼說呢?有些作品很奇怪,
就像嚼魷魚般,越嚼越有味。
其實這部作品一點都不小品,字裡行間藏著許多令人會心一笑、默默垂淚的感動,
也隱述了每個人都得面對的問題──「老與死」。
或許現在的你正處於人生輝煌期,
總覺得「老與死」就像銀河系彼端般遙遠。
然而無論是誰,總有一天都得移民,移民天國,
只是移民的過程不盡相同,這是無法逃避的事實。
老實說,依台灣現行照護制度與社會福利,
離「在地老化」的理想,著實有一大段尚須努力的距離。
既然求人不如求己,未來無法預知,那就把握現在多做些準備吧。
想像萬壽子一樣,過了耳順之年還是有房可住,有方小庭院隨意蒔花植草嗎?
那麼,趁年輕時就要做好理財規劃,晚年才無後顧之憂。
想像萬壽子一樣,在人生舞台落幕前,還能有個忘年之交陪伴左右嗎?
那麼,趁年輕時就要培養興趣,拓展人際關係。
重要的是永保赤子心,人老心不老。


我有位男性日本友人,原是擔任連鎖超市的店長一職,
一年半前毅然辭去工作,準備介護士資格考。(意即專門照護人員)
他的決定令我備感詫異,記得他這麼說:

「日本高齡化與少子化相當嚴重,未來照護絕對是炙手可熱的一行。
其實是因為某天看到我爸媽那頭髮花白的睡臉,忽然覺得心酸酸的,畢竟能陪在他們身邊的時間正一分一秒消逝著……我想好好照顧他們的後半輩子,剛好自己對這方面也挺有興趣的……」

誠心恭喜他找到人生方向,也為他的孝心感動不已。
關係越是親密,往往越容易忽略彼此的感受。
京子因為萬壽子的一席話,找回疏離已久的親情。
萬壽子也因為京子的出現,撫平過往失去至親的傷痛,解開與女兒冰封的心結。
「愛」很簡單,從愛自己身邊的人做起吧。只要肯伸出手,一點都不難。

 

“離れることは、終わることじゃない”。(離別不代表結束)

也許這是京子最想對萬壽子說的一句話吧。

有時失去不代表永遠的失去,而是化成生命另一種美好的延續。

懂得惜緣,俯拾皆幸福。

 
PS.翻譯這本書時,適巧從母親口中聽到一件令人惆悵的事。老是徘徊在我家對面街角、7-11門口的年輕流浪漢,前些日子因為雙腳蜂窩性組織炎惡化,移民天國了。雖然他總是衣衫襤褸,蓬頭垢面,雙眼卻異常明亮,炯炯有神。聽母親說,以前精神正常的他,可是十足的英挺帥哥,遇見熟識的老鄰居還會微笑打招呼呢。我想也是。瞅了眼他常坐的街角,心想:「要是早點把老爸留下的一些冬衣送他就好了……」。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