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蔡.gif

已經很久沒騎機車。
騎上公路,重新熟悉一下油門和剎車感,很快就騎順了。

聽出租店老闆的話,先去加了油,然後往老街裡去找吃的。
到小吃店裡吃了簡簡單單的肉燥飯和紫菜蛋花湯,很美味呢!
一邊看地圖一邊大口吞,三兩下就吃光光。

跨上機車,先依著地圖找到種植著高高木麻黃的環島北路,
正式開始我的小旅行。
我的小小無罩安全帽,根本抵擋不住東北季風帶來的風沙,
眼睛都要睜不開了,只能瞇著眼,維持時速40公里往前騎。

時速40公里的三天兩夜,不快不慢地,去了一些地方。

沿著環繞金門的公路,一個點一個點造訪。
老家、瓊林、沙美、太湖、山外、成功海岸、古寧頭、慈湖海邊、金城老街……

燕尾脊、馬背脊古厝聚落;大片大片已收割的光禿禿高粱田;在田埂上慢步的黃牛;過著緩慢生活,自個兒種菜養雞的老人;插著反登陸樁,美麗卻讓人難以親近的海灘;三三兩兩穿著迷彩裝,逛大街的阿兵哥;迎面而來的火紅夕陽……

腦子裡深深刻下這些影像,但回到台灣最懷念的,卻是馳騁在公路上的那段時光。

筆直、安靜的公路,彷彿沒有終點似的。
維持相同姿勢一直往前騎,腦子越來越空。
常常過了該轉彎的路口許久了,才發覺自己正騎向一個預期外的地方,
於是停下車確認地圖,再調過車頭……
這樣單調的行進,卻讓我忘了很多情緒和惦記。

離開金門的前一天傍晚,想著要去看海邊的冬季候鳥鸕鶿。
從島南端的成功海灘,一路騎到島西北端的慈湖。
抵達那裡,發現有個來自台灣的賞鳥攝影團早了我一步,
他們個個裝備齊全,手上拿著的相機鏡頭一個比一個大。
再往海邊的碉堡看,有個10人左右的旅行團,
正在那裡眺望著遠方的小金門與廈門。

停佇在沙洲上的上百隻鸕鶿,不負眾人所望,
一隻接著一隻振翅飛了起來。
所有人都驚呼了,抬頭往天上看。

那些黑色的大鳥,井然有序地以Z字形朝海的另一端飛去。
一批接著一批。
IMGP4552.JPG 

我坐在這海邊,度過了一段時光。
當太陽漸漸接近水平線,海風開始夾帶著冷意,
就回頭去找那台陪了我兩天的機車。

晚上回到金城老街上,
如願以償吃了讓食尚玩家的浩角翔起嘖嘖稱奇的蚵嗲,
和清爽卻滋味濃郁的金門式廣東粥後,
用散步的方式走回飯店,
途中卻被一間柑仔店門口的白色可愛博美狗勾住了注意力。

為了向牠搭訕,我跑去了跟店老闆搭訕。
「頭家,這包洋芋片多少錢?」
「雜扣。」(10塊)
老闆看起來60、70歲,有幾顆牙齒不在了。臉小小的,笑起來很可愛。
「這隻歸悔?」(這隻幾歲)
「嗯栽ne,來金門三年囉,近前住迪台灣。」(不知道耶,來金門三年囉,之前住在台灣)
「舊古椎ㄟne……」我摸摸那隻白博美的頭,牠也咧開嘴用舌頭舔舔我的手。

離開了可愛的老闆和狗狗,走入了黑夜的老街。
突然想到剛剛應該拍下他們的,
現在,還可以回頭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