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凍筆.gif 

 

侯孝賢在香港浸會大學的電影講座,一開始是這麼說的:

 

電影不是用講的,電影是講不通的,電影實際上是要去拍的。

 

你一直拍一直拍,你就會拍出電影來,而且越拍越好。

 

還有一個眼界的問題,你一直看,看電影,看週遭的事物。

 

你一直看一直看,你就會有一個眼界,也就是所謂的鑑賞力。

 

文‧溫德斯來台灣,在政大的一場座談會,侯孝賢與他有一場精采的對談。
是枝裕和在台灣的問答座談上,談到了侯孝賢對他的影響。

 

讀侯孝賢在香港演講的內容所整理的書《電影講座筆記》,他把自己拍片的細節與心得,很口語而樸實說出來。

 

有人跟我說,不喜歡侯孝賢,因為他的電影充滿大男人主義。
有人跟我說,從「千禧曼波」,就不再看侯孝賢了。

 

我在中山捷運站跟侯孝賢導演擦身而過,匆匆回頭,啊那是國際大導演侯孝賢,他就一派白襯衫牛仔褲球鞋打扮,鴨舌帽低低戴著。

 

我記得當時看「悲情城市」的時候,因為是個話題非常賣座,我坐在電影院裡面,好像是最後一排,看到快結束了,我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我希望電影不要結束,那種感覺非常強烈,以至於讓我無法忘懷。

 

大家說侯孝賢的電影結局非常悲傷,可是他自己說是蒼涼。

蒼涼有一種時間和空間的感覺。

 

如是,那當時的我,必定是在那蒼涼中,想要抓住時間什麼的。

 

我打算再去翻出侯孝賢導演的作品來看。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