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標_陳寧.jpg 

montmartre.jpg 
那個在蒙馬特的下午,催人入夢……(陳寧/攝影)

台灣「浪人」舒國治在《門外漢的京都》寫到,他去京都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為了睡覺。有時坐上一程火車,本來要往某個觀光地進發,結果車晃人也搖,睡意難擋,就索性一路睡到底。最好的睡眠,竟都在京都獲得。

旅居巴黎時,我也是睡得多又睡得好的。此話一出,或會給人笑。這城市明明有諸多好看的好逛的,誰會蠢得花那麼多時間睡覺。初想確實值得羞愧,想深一層卻是沒辦法的事。正因為這城市好看的好逛的太多了,一天下來,即使甚麼也沒做,還是會感到疲累無比。回到家躺倒在床,除了沉沉睡去,別無他法。

詩人楊牧說過,許多年前他第一次到巴黎,只在心裡呼喚了一句「巴黎我來了」,便攤開稿紙伏案疾書。彷彿所有的顛沛流離,只為了抵達巴黎,既然到了巴黎,就哪裡都不用去了,甚至出門也不必了。巴黎催人入夢,還真有點根據。

有一次跟友人約在蒙馬特一家叫「螞蟻」的咖啡室,人還沒到齊,我坐在角落發呆,看著街上的人影如螞蟻攀爬,不由得有了睡意。待得朋友來了,各自點了咖啡,東南西北談興正濃,我有一搭沒一搭和應著,沒半晌,竟忍不住打起盹來,友伴見怪不怪(或許是忍無可忍),淡然說你且睡一下吧。皇恩浩蕩,我當即老實不客氣伏案小睡。

時光就在夢裡悠悠而逝,直至有人推醒我,看看時間,傍晚六時多了,巴黎的夏日仍明亮燦燦。紅磨坊前的人潮悄悄聚集,我們快步轉入地鐵站回去左岸的家。因為這一場午睡,我便總記得這個蒙馬特的下午。

※本專欄下次上線時間2010年7月28日
陳寧部落格:
http://blog.roodo.com/ningville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