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主編  原稿細節區專欄    週一更新】

 

星期五晚上的上課教室,我都選在靠最裡邊的座位,沒有什麼特定的選擇,有時坐前面一點,有時坐後面一點。

 

通常都是埋頭抄寫筆記,或者緊盯黑板上的例句文法,很少注意看看四周年輕的同學,他們真的都很年輕,我混在其中當做隱形人。

 

有一次不小心抬頭看著窗外,不知道這窗面對的東西南北,可是竟然看到總統府的正面牌樓,就矗立在眼前百步。

 

我剎時呆了呆。

 

日據時代的總督府,紅磚建築裡映照著昏黃的燈,整個樓像一個安靜的女子,站在黑夜裡。而樓裡面可不像我現在看到的外表如此楚楚靜謐,內裡是權力的鬥爭,是政黨的角力。

 

我無從想像那樓在每個時代所發生的事件,但我總會記得父親年輕時上台北來打拼,有一回騎單車晃到總督府,不清楚總督府前是不准騎腳踏車的,嗶嗶嗶,被總督府前的憲兵吹了好幾聲警笛逮個正著,年輕的父親根本搞不清楚怎麼回事,身無分文還要被罰錢,還好憲兵大人法外開恩,告誡之後放了一馬。

 

那樓我在學習新聞攝影時,總有一堂課是拍攝夜景,總會挑雙十國慶之前那樓被打扮成美麗動人燈海一片的夜晚來拍,廣場前總會聚集各家好手,攝影器材一拖拉庫,一個比一個嚇人壯觀,但我不懂,B快門下的那燈火輝煌其實都差不多,然而那固定的儀式,是新聞攝影的必修作品,一張黑夜裡閃著雙十燈火的總督府。

 

1919年完工的樓,現在已經是快90歲的老太太了。

當時也是從荒地上蓋起一磚一瓦,1945年台北大空襲,原本造型特殊的建築成了轟炸的目標,後來又一磚一瓦整修恢復原貌。

 

當發現可以從窗口看見總統府的那一晚,只要每到星期五上課的時候,我總會下意識瞧著窗外,第二堂課九點鐘之後府內已經把昏黃的燈關掉了,安靜的女子消失在黑夜裡,我想著坐在自由廣場上的那些學生們,他們是否能從荒地上開出自己的花朵,或者他們會像沒有生存能力的野草莓風吹雨打後一顆一顆爛……

 

暫時我還不想知道答案……

 

創作者介紹

編輯病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