鯊魚◎文
資料來源:樂多新文創‧每日提案http://magz.roodo.com/article/1503

因為只有在途中,才知道有未來

生命,像是一趟走在希望這條鋼索上的旅程。人們必須聚精會神地亦步亦趨,深怕一踩空便掉入無盡深淵,即便不知道也無法知道鋼索最後會通往哪裡。

 

村上龍於1995年完成的小說《京子》,便是類似這樣一個情境的故事,《京子》,除了象徵著希望,也裝載著村上龍本身對古巴音樂的熱愛,自1993年出版了《新世界的節奏  快樂的古巴音樂指南》後,隔兩年便完成這本大量描繪舞蹈及古巴音樂的《京子》,在村上龍充滿畫面感的筆觸下,《京子》彷彿是一部公路電影。事實上它也確實被村上龍自編自導地翻拍成電影。小說以愛跳舞的日本女生京子為故事軸線,京子從小失去雙親,在拉美裔美國大兵荷西的教導下,京子找到生命中的熱愛:舞蹈。長大後,京子為了答謝荷西,獨自前往紐約,沒想到旅程卻變成意想不到的模樣,從紐約延伸到邁阿密,最後到了加勒比海的古巴。

 

從踏上紐約開始,旅途中的每個角色開始串起故事,在一段看似簡單平實的尋人故事裡,村上龍透過每個角色面向的觀點,每段章節都是其中ㄧ位角色的觀點,有的角色甚至只出現幾頁,卻很精彩地陳述出自身的故事線索,推動故事前進,在這樣的多方敘事中拼貼出「希望」這條鋼索,再透過這條鋼索,指引出未來。這跟村上龍的大部分作品一樣,不管呈現出的世界是多麼怪誕、混亂、黑暗、甚至毀滅,總是會在其中藏匿著如蛛絲般的「希望」。

 

1952年出生於日本長崎縣佐世保市的村上龍創作力不但旺盛,而且書寫題材層面寬廣,舉凡電影、美食、音樂、政治、經濟、運動、兩性都能寫。而在細膩描繪舞蹈的《京子》一書裡,村上龍選擇更溫柔地對待讀者,讓人很容易就能一口氣順暢地讀完,就算小說中出現的人物依舊邊緣(愛滋病患、小偷),處境依舊險惡,但只要回到堅強的主角京子身上,在不肯放棄的堅持中,就算只是完成一個小小心願,灰濛濛的現實便會因為一盞小燈而發出一道溫暖的光。

 

 「只有持續尋找什麼的人,才會遇到什麼。」這樣的話語若是出自於其他作品,很可能就流於八股、說教。但由村上龍筆下被現實啃咬過無數次的人物口中說出來,就會讓人相信。如果你不相信這句,至少可以相信另ㄧ句:「在未來,現在存在的東西會消失,現在沒有的東西會出現。」

 
村上龍的《京子》就像一部關於追尋的公路電影,只有起點沒有終點,因為「只有在途中,才知道有未來。」

 
 

    全站熱搜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