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月回函卡抽獎日到啦!

來看看這次的八月小禮物和幸運的得獎者是誰吧~~~

本次小禮物如下:

回函禮物照片.JPG

恭喜以下得獎者:
新北市 曾○果

台南市 黃○秀

台北市 楊○婷

新北市 廖○伊

花蓮市 詹○佳

桃園市 傅○君

新北市 廖○伊

本次抽獎活動從紙本回函中抽出4名幸運得獎者,線上回函抽出3名。

歡迎大家多多利用線上回函,一起響應環保愛護地球,同時也讓我們聽聽讀者的心聲呦~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大學畢業後,我直接入伍當兵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所以乾脆先把為期一年半的兵役問題給解決。

而就在退伍前,姑丈答應我爸幫我尋一份在大陸的工作,包吃包住,月薪五萬,以大學畢業生的第一份工作來說,非常幸運。
但我卻要把它推辭了。
就為了這一年的打工流浪。
一個我根本不確定要去做什麼的單人床旅行。

單人床.jpg

第一句英語

記得我慢慢回神,是在跟阿翰和小芸聊天以後──他們是我在網站上約到的背包老手,畢竟一個人坐飛機這種事實在太過挑戰,聰明如我的菜鳥當然先學會做跟屁蟲就好──那時我們已經出了海關,而擊碎全家信心的巨大背包也已經消失,站在登機門前,我們隔著玻璃窗靜靜望著那台將飛往澳洲的波音七七七客機,各有所思……
遠遠看著它,其實波音客機好小……好小……卻要載著所有人無比的期待與夢想,那它,是不是感覺自己很重……很重呢?……
*****
下飛機後,老手阿翰將大家安全又快速地帶到旅館,就如同他精準地帶著大家平安降落一樣。雖然我什麼都不用做,一路也都很輕鬆,但總覺得錯過了些什麼……
第一次必須跟外國人直視並且對話,是我對櫃檯小姐交出護照的時候。雖然那只不過是一個簡單的遞交動作,而且我也只說了兩個字「Thank you」,但我還是無所不用其極地避開她的目光,因為……講英語真的很彆扭耶!尤其是旁邊還有其他台灣人的時候……幸好小芸的英語非常好,所以任何需要交談的事只要交給她就萬事OK!於是,一個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堂堂男子漢,就這樣躲在一位嬌小女孩的背後,完成了入房手續。
可是,等到我們進入房間以後,不管是真男子漢還是假男子漢,都還是要獨當一面了……

「老媽,我覺得我的英文真的很破,所以想到要去澳洲就很緊張。」我沮喪地說。
「會嗎?你英文差?你小時候有補兒童美語啊!」
「還說咧!自從補兒童美語之後,國中幾乎不用看書就能考一百分。」
「可是一上高中,程度也差太多了吧?所以按照我那『國中一百分』的懶惰唸法,怎麼唸都唸不起來,後來在聯考幾乎全盤放棄啊……
「嗯……不然這樣,雪莉阿姨的女兒現在在澳洲唸書,你跟她聯絡看看?」

MSN對話
「艾蜜莉你好,我叫克里斯。」
「你想用英文對談嗎?」她似乎不想浪費任何時間。
「呃…………好啊……
兩分鐘後
「我認為,」用英文對話到一半,她突然變回中文。
「如果你真的要帶這麼少錢來澳洲一年的話,我勸你還是好好練習英文吧。」
艾蜜莉。離線。
……
克里斯。傻眼。

一打開房間的門,靠近門口的兩張床各躺了一個人,一個白人,和一個黑人。我突然感覺自己正走進一間牢房,因為那個黑人在我們一進門後,就直起身來坐在床邊,然後用那種老囚犯看著菜鳥的冷酷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我們……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覺,但我可是當場血液凝結,寒毛直豎啊!
「有沒有這麼誇張?我不是來旅行的嗎?怎麼把自己搞得這麼緊張啊?」
於是我趕緊望向其他地方尋找床位,並開始整理自己的行李。但沒想到阿翰跟小芸居然跟那位白人聊了起來,而且越聊越開心……很顯然,那位冷酷的黑人也想聊天,於是他一直望著我。
我相信他絕對沒有惡意,也絕對不是壞人,但那雙浸泡在昏暗光線裡又滾動在黝黑皮膚旁的白色雙眼,真的非常鮮明閃亮,而那閃動的光芒,就像在夜色朦朧的深山中眼神依然閃亮的餓狼一樣,令人遍體生寒……
『我不要講英文我不要講英文我不要講英文!』我用力地在心裡抗拒著。
可是,在這種充滿渴望又嚴厲的猛烈注視下,我真的是……挺不住了……
於是,人生中的第一句英語、第一次對談,就在這樣尷尬又緊張的情況下,獻給了這位從美國來的黑人大哥,麥可……
How……How are you?

 

第一次跟陌生人回家,第一次在異國交新朋友,第一次荒郊野外求生……怎麼修也修不完的葡萄園,怎麼採也採不完的辣椒,怎麼開也開不到終點的荒漠大地,身邊的床伴一個換過一個,每一個人都有不一樣的世界,那些世界也會成為我的世界嗎?
十年過去了,想起當年許多第一次一起睡覺的伙伴,一起從不同地方來又飛往不同地方的朋友們,一起擁抱熱淚狂飆發誓永不相忘的旅行俠客……

不可思議翻轉我的人生!

※本文摘自宥勝《單人床旅行:總有新床伴的隻身冒險》

立體書封.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單人床旅行:總有新床伴的隻身冒險》各大網書預購中,813日正式上市!

博客來>>> https://reurl.cc/pdDdb
金石堂>>>https://reurl.cc/0ozoA
誠品>>> https://reurl.cc/oLDdD
讀冊>>> https://reurl.cc/z8N5k
晨星>>> https://reurl.cc/D9166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情之所以讓人辛苦,

不是相愛的兩個人無法在一起,

而是對愛反覆的確認,

總需要在每一個小事件中,

確認對方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一對小情侶,氣呼呼地來到我面前,背對背,一句話也不肯跟對方說,卻又用著眼角餘光偷偷瞄對方的表情。

我咳了一下,清一清喉嚨,試著打破隱形的角力:「你們有誰願意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知道他有多過分嗎?居然當著我朋友的面吼我,不准我再去跳舞。」

「她才惡劣哩!明知道我不喜歡她去跳舞,卻還騙我是跟閨密出去,結果卻是去跳舞,你說她是不是心裡有鬼。」

「你不要含血噴人喔!如果你會答應,我還需要說謊嗎?」

就在他們一來一往,爭奪著話語權的同時,我的意識退到了房間的角落,想要拉開一點距離,好好理解眼前這個結,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對男方而言,要解決這個問題不麻煩,只要女朋友別再做令他不開心的事情就好。

對女方來說,要化解這難題也不困難,只要男友別再疑神疑鬼,給她空間與自由。

兩種需求拆開來看,都很簡單,如果男生可以找到一個願意整日黏在他身邊的人,就能滿足他渴望被依賴的需要。而女生,只要找到一個懂得自己會快樂的伴,被信任的感覺,便能讓她放心地飛翔。

可偏偏這兩種需求放在一起時,恰恰站在相反的對立面:控制與自由、一靜一動、一黑一白,誰也不相讓。

愛情之所以讓人辛苦,不是相愛的兩個人無法在一起,而是對愛反覆的確認,總需要在每一個小事件中,確認對方有把自己放在心上。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嫉妒最可怕的地方,它雖看似無傷大雅。

卻會在不知不覺中綁架一個人的善良,

不斷地在心裡倒鹽酸,侵蝕成長的欲望。

 前些日子,偶然看見一則短片,印象十分深刻。  

大意是一個瘦弱的男孩,走在月台邊,一個踉蹌,男孩拎起斷裂的人字拖,落寞地走向角落,試圖修理那早已破舊不堪的拖鞋。臉上的表情從沮喪到生氣,氣自己修不好鞋,也氣鞋子不爭氣。

正當他撇著頭,思考著該怎麼辦時,忽然有一雙嶄新的黑皮鞋,從他面前走過。皮鞋主人也是個男孩,邊走邊彎下身,用潔白的廁紙擦去腳上的灰塵。一旁的父親有些不耐煩,催促著皮鞋男孩跟上腳步,並尋了張長凳,要男孩坐下乖乖等車。

男孩坐上長凳後,依舊沒閒著,持續擦拭鞋面,看得出來他十分珍惜這雙新鞋。但皮鞋男孩不知道的是,遠處有一個和他年齡相仿的孩子,牢牢地盯著他腳上發亮的皮鞋瞧,眼神充滿著欽羨,還夾雜一絲羞赧,因為那男孩手中只有一只破鞋,也沒人在身旁照顧。

沒多久,陣陣汽笛聲傳來,人們開始湧向車門邊。父親要兒子趕緊上車,皮鞋男孩卻只顧著擦鞋,被人流擋在後頭。父親憂心地回頭拉了兒子一把,後方心急的旅客也順勢推了一下。拉扯中,男孩的皮鞋遺落在月台上,而火車緩緩前進,就要開動了,他來不及跳下車撿鞋,著急地都快哭了。

這時,有一個人發現了。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論眼前的事情有多難,

只要這件事情,還有你想要做的部分,

那就是辛苦,而非痛苦。

有個孩子留言給我:「爸媽說念美術,將來生活會很辛苦,要我去讀程式設計。可是我真的沒興趣,每天上學都是折磨,難道他們真的認為一輩子做不喜歡的工作,是一件『輕鬆』的事嗎?」

我沒答話,因為我知道他還有一段獨立的路要走。

想起許多年前輔導過的一個學生,被逼著念不喜歡的科系,痛苦到必須拿美工刀割手,才能宣洩心中的憤怒。

在一次激烈的諮詢,她哭著對我說:「小時候,他們都說要讓我快樂學習,不要給我壓力,想學就學,不想學就不學。等我真的找到自己的興趣,想要全力以赴時,他們又跳出來阻止我,說服我那是一份很累的工作,未來一定會後悔,硬要我聽他們的。我不懂,如果現在的我都活得如此痛苦,將來還有可能會快樂嗎?」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唯有死亡,

才能切斷所有的依賴,

讓孩子真正地「轉大人」。

死亡不是消滅,

而是下一個階段的重生與獨立。

大約五、六年了,幾乎都忘記每個星期固定時間,坐在電視機前,等待著新戲播出是什麼感覺了。寧可等戲全演完,再一次毫無懸念地把劇追完。

但這次不一樣,一個名叫「花甲」的大男孩,一段他和阿嬤的告別,與四個早已白頭,在母親床前仍爭著搶糖吃的叔伯,合演了一齣情感真摯的好戲。那些再真實不過的對白與情節,只消一個眼神、一段對罵,都能瞬間讓你跌落回憶的跟前,哭得無法自己。

故事裡的阿嬤,含著一口氣,把流落在外四面八方的家人,一個個都啣了回家。所有人都在猜,阿嬤為何「走毋開腳」,卻也因為死亡的逼近,迫使每個人能夠停下腳步,回頭檢視是不是自己的荒唐讓阿嬤放不下心。

但阿嬤終究死了,就像存在主義相信的,如果沒有死亡,我們不會懂得什麼叫好好活著。阿嬤終其一生如此關愛著自己的骨肉,到最後,她依舊選擇了最慈愛的方式,推了這些孩子一把。

是的,那是死亡,看似最殘忍的結局,卻也是最完滿的開始。

唯有死亡,才能切斷所有的依賴,讓這些孩子真正地「轉大人」。

死亡不是消滅,而是下一個階段的重生與獨立。

看著別人的故事,我掉進了自己的回憶。我想這部戲之所以這麼吸引人,是因為它演出了你我心中深埋的痛。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東西上路後,

你自然會找到補給的方法,

不需要把所有家當都背在身上,

才能冒險。

有朋友問我:「當初是怎麼下定決心辭去教職?怎麼知道自己計畫好了,可以上路了呢?要做多少準備,才能安然度過青黃不接的階段?」

由於知道這位朋友,正處在生涯重要的轉折點,我沒有急著回答他表面的問題。因為在這些問題背後,我聽到的是一份擔心,所以真正需要處理的不是「怎麼知道」準備好了沒,而是「為何需要知道」。

面對未知,焦慮是必然的,也因此我們會想要多一點的確定、長一點的安排,來穩住自己動盪的心,企圖讓慌亂不再巨大。

可也正因為我們太需要安全感,常常讓自己活得太謹小慎微。於是我反問他:「如果你要去美國生活一年,你會準備多少日常用品?一個月份的,還是一整年份的?」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當然是一個月份的就好!行李超重有多貴啊!到了當地,不夠再去買就好!」

聽完他的回答,我用力地點頭,稱讚他的彈性後,冷不防地再反手接著問:「那你有想過生涯轉換,就和去美國一年是一樣的嗎?」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將來的夢想是什麼?」

如果你問18歲的高橋步,他會說:「我不知道。但我打死也不過魯蛇的人生。」

 

該怎麼做,才能活得光鮮亮麗?

他讀英雄們的自傳,

發現拚命尋找「哪種工作適合自己」,根本是大錯特錯。

徹底鑽研自己喜愛的事情,才至關重要。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受傷了,

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只好合理化對方的行為是「直接」,

讓自己好過一點。

 

不知從何開始,人們總把「說話直」和「沒心機」畫上等號。好像講話越不修飾,代表此人越坦白、率真。特別是在網路上,越直白的發言,越容易獲得關注,甚至能競選國家要職。

假使有人提出質疑,就會有人緩頰說:「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直腸子的人比較不虛偽」,把這種行為昇華成一種「瑕不掩瑜」的藉口。即使心裡已經在淌血,仍要笑笑地說沒事,以免顯得自己修養不夠、氣度狹小。卻從沒有想過,那些話聽在當事人耳裡,會有多難受。

當大家都默許這種行為,久而久之,那些說話不經思考的人,便可以披著直率的外衣,毫不掩飾地傷害旁人。甚至成為一種團體習慣或文化,使得你對於那些帶刺的話變得麻痺,深受情緒虐待還不自知。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要展現出禮貌,

前提是他得先具備消化「失望和挫折」的能力。

當一個人不懂得如何處理自己的失落,

他便會任由情緒綁架自己的理智。

踏進咖啡店,一陣響亮的哭聲吸引我的注意,

循線望去玻璃櫃前有個小男孩,一隻手扯著母親的衣角,

另一隻指著巧克力蛋糕的照片,說:「我要、我要。」

絲毫不見照片後方「售完」二字。

也許是這兩個字太難,超越他可承受的範圍。

小男孩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堅持中,不斷搖晃母親的身體。

一旁的母親看得出來很尷尬,hold 不住小男孩的脾氣,

只好把希望放在服務人員上:「你們廚房都沒有了嗎?幫忙一下,就讓小孩子開心嘛!」

店員有禮貌地回答:「不好意思,我們蛋糕都是現做的,賣完就沒有了。真的沒有辦法。」

媽媽:「一塊蛋糕而已,沒有這麼難吧!你們現在就做,應該很快就好。」

店員臉上寫滿無奈,試著解釋製作流程,但媽媽就像跳針的留聲機,

不斷repeat :「趕快做啦!」尖銳的聲線和小男孩如出一轍。

文章標籤

titan編輯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